立即捐款

政經

調查指低頭族不讓座 6成人不認同網絡公審

調查指低頭族不讓座 6成人不認同網絡公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近年於交通工具上讓座的問題,常常成為「網絡公審」的對象。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在今年暑假進行調查,發現雖然政府及相關機構多年推動讓座文化,但只有約3成香港市民認為有所改善,約5成人讚同「乘客普遍垂下頭使用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是不讓座的主要原因;此外,有近6成人表示不認同「公審」的做法。該調查建議日後推廣「讓座文化」時,可以將「低頭族」作為重點的宣傳對像,並以互聯網及社交平台作為宣傳渠道。

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今年舉辦「中學生民意調查體驗工作坊」,參加者主要為60名來自5所中學的學生,並於昨天舉行「市民對香港讓座文化的看法」的民意調查發佈會。訪問於今年8月1日至10日進行,以隨機抽樣的方式抽選住戶,進行電話訪問,對像為年齡18歲或以上的人士,並成功訪問了400個個案。

11850709_1020447784634357_5710054787037026528_o

年青人不贊同「網絡公審」

調查指出,約6成市民認同或部份認同將不肯讓座或濫用關愛座的乘客,以手提電話拍低再上傳至互聯網,是有阻嚇作用。然而,有57.6%市民不讚成或非常不讚成這種做法。調查認為出現這種反差是因為香港市民不太接受強硬或懲罰性質的手段去逼使人讓座,當中反對的人絕大部份是年青一輩。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博士亦指出,對比起較年長的一輩,年青人較常接觸互聯網,深感體會其影響力,情況猶如網絡欺凌,所以一般也較為反對這行為。

立法規定讓座不可行

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曾提出立法監管讓座,建議政府向有需要人士發出證件,乘客當看見相關證件便可讓座。鍾劍華認為此方法不大可行,「如果要執法時,應該要懲罰坐在關愛座的人還是其他人呢?」他亦認為如果乘車時要把證件掛在身上,會十分奇怪。調查亦顯示,有約6成的受訪者認為此建議作用並不大。

讓座文化 有何出路?

中心成員之一羅嘉豐表示,香港人是實用主義者,一般也抱著先坐了,看到有需要的人再讓座的心態。他認為香港人應該改變這行為,應該先預留關愛座給有需要的人士。

針著是次調查的建議,有人質疑其實香港對於推廣關愛座的訊息其實已經足夠,有95.2%的受訪者也知道這設施,然而成效卻不大,如果單從互聯網及社交平台作為宣傳渠道,並針對「低頭一族」作出一些提示,並不足夠。鍾劍華回應指出,其實一些口號已有令人醒覺的作用,並有教育成份,就如是次中學生民意調查體驗工作坊,亦成功令同學多關心身邊有需要讓座的人士,教育效果是不能忽視的。

記者:文海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