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8月樹殤

廣告
8月樹殤

廣告

8 月,眼看香港多處的樹木被攔腰斬斷,感到不是味兒。「一年之計,莫如樹穀;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身之計,莫如樹人」(來自《管子‧權修》),這份修養隨著愈來愈保守的管理主義而消失。

路政署連夜斬掉般咸道 4 棵石牆樹,令不少香港人胸口隱隱作痛。石牆樹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們經歷與城市的長期互動,顛覆市民對樹木正常生長形態的認知。在石牆表面上編織起的根網,見證樹木克服地形生長的困難,這份天生天養的特性正恰好與獅子山精神發出類同的文化及身份號召。

然而,香港的樹木保育可謂紙老虎,既沒有標準可尋,各部門又執法不一。路政署以「保障公眾安全」的技術理由,快刀斬亂麻地移除樹木,完全不容納保育的考慮。漏夜趕工,似乎不達目標,就不罷休。原本規範政府部門維護樹木福祉的《進行發展時保育樹木指引》,也失去制衡作用。縱使官方文字寫得瑰麗堂皇(《石牆樹管理指引》,2013 年),把石牆樹描述為全球獨有的文化遺產,需要妥善管理,但斬樹事件卻把照顧樹木的承諾化為灰燼。

同樣遭受傷害的還有土沉香樹,長期被斬樹黨虎視眈眈。今年上半年,砍伐土沉香的行為以打鼓嶺、大埔和粉嶺鶴藪一帶最為猖獗,塌木遍地。村民報警及向漁護署反映,情況反而變本加厲,斬樹黨已不再以一、兩棵樹為目標,而是看中郊野公園和風水林內的土沉香林。根據政府資料(新聞公報,2014 年),漁護署自 2009 至 2013 年在郊區內累積種植了差不多 4 萬棵土沉香,可能因此而吸引不法份子垂涎,把操作模式發展得相當具規模,形成小小的伐木工場。

土沉香屬於香港法例第 586 章《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 的附錄II物種,也是國家二級保護植物。 近年國際沉香價格暴升,有關交易金額每年可達致千億元,2015 的沉香價格還是不斷向高位攀升。當中以上品見稱的奇楠沉香,平均每克售價動輒6萬港元(鳳凰網,2015 年)普通的沉香也每克賣千多元(成報,2015 年),令不少人心癢,冒著入獄的風險,拿著自由行證件,跨境到香港郊野公園和風水林亂斬土沉香。不論老樹和幼樹,無一倖免,斷枝蔓山遍野。

為了逃避偵緝,斬樹黨往往選擇窩藏在難以前往的斜陂和林地,更習慣睡在山頭野露。經筆者的追蹤,斬樹黨已發展出極佳的物流系統,相信得到其他人的裡應外合,晚上手起刀落,迅速把樹幹轉移至隱敝的叢林,然後隔半年至一年後回來觀察破口上的結香情況。

3

結香方式可大概分為 8 種(謝清和,2013 年),但以「砍傷式」、「斷枝法」和「接菌法」為本地最常見。外力造成的傷口能引發沉香樹自我修復,分泌樹脂。時間愈長,樹脂愈厚,到這時候樹脂就帶有芳香,木心變得堅實。

但這也不代表所有沉香樹都能結香,樹齡達四十年以上者,成功率較高,估計每棵沉香樹可出產 1000 克的沉香木,當中只有 500 克才是沉香(Mamat et.al., 2010 年)。若是野生沉香,以朽木製成,更是天價之物。

由於中國過度砍伐沉香樹,令這種樹變得十分稀有,國內土沉香的供應都只能靠進口維持,且需取得官方許可證才可進口。有部分斬樹黨選擇水路偷運沉香至內地,移送後亦不會高調銷售,多透過黑市市場進行交易。斬樹黨不只採收沉香,因為國內市場已經把沉香木發展出不同的副產品來,如沉香枕頭、佛珠、雕刻裝飾,甚至連木碎也不放過,變成沉香包。

2

雖然市面上已有人工培殖的沉香產業,結香速度遠勝野生,更符合成本效益,但技術只集中在台灣。加上,由於本地沉香樹多分佈在郊野公園範圍,在沒有守衛長駐的情況下,靠公共資源生財的方法依然吸引。目前斬樹人士在香港被引用《盜竊罪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刑罰是入獄 10 年。惟在現實中,入獄最長的記錄只有 4 年 7 個月(警訊,2015 年),報警數字多,卻人贓並獲少。

如果大家真的愛惜樹木,請留意周遭環境及可疑人士,不要以沉默回應斬樹行為。

參考資料︰

政府新聞公報(2014年2月19日)︰「立法會六題︰非法砍伐及盜取土沉香樹」
Momat, M. F., Yacob, M. R., Lim, H.F., Rdam A.. 2010. “Costs and benefits analysis of aquilaria species on plantation for agarwood production in Malaysia” , i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Social Science, vol. 1, no. 2, pp. 162-174.
謝清和(2013)︰沉香人工植菌研究與發展。碩士論文,國立勤益科技大學,台中市。

「原文刊於第183期《綠田園電子通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