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美婷

嶺南大學中文系畢業,小時候的夢想,是在麥當勞打一世工,因為有免費午餐食,現在長大後,居然學人矯情起來,學寫詩… 網誌

生活

笨詩人在笨城市

笨詩人在笨城市
廣告

廣告

當越來越多人追求高學歷,想變得精明有學識,雄仔叔叔卻喜歡以笨自居。被稱為文化界「泰迪羅賓」的雄仔叔叔,以「講古佬」的身份行走民間二十年,啟發一代代小朋友投入創作。今年夏天,他策劃了一個名為「笨詩人在笨城市」的活動,帶著一班青年上山下鄉,遠赴自然學校、流落深水埗街頭、甚至坐小巴、搭地鐵與不同的陌生人寫詩,實行「精人出口,笨人出手」,落手落腳創作。

亂噏當秘笈

11913931_10207640996844485_1919657399_o

三十三度的炎炎夏日,一班詩人大汗疊小汗的跑到街頭。雄仔叔一開學就傳授寫詩秘笈,「拋書包」。他認為創作先要放開懷抱,嘗試不要猶豫,想到什麼就衝口而出,「一隻蚊被另一隻蚊咬到會怎樣?/一隻杯什麼時候才會覺得口渴?/一隻鞋何時才會覺得累?/一個早上有多少牙痛?」寫詩先要拋開學堂知識,轉而發問一堆蠢問題。「當人進入思考,便開始運用常識,但我們發揮的不再是老師教的東西,是想像。」雄仔叔直言,自己很喜歡看小朋友的詩,那裡永遠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也許小朋友還小,沒有懂很多,反而能讓人在裡面看到想像最原始的一面。記得一次雄仔叔教小朋友寫老人家的詩,有一個小朋友突然舉手說,老人家是一張由朝到晚坐著的凳;另一個又說老人家是抓著飯碗的八爪魚 。「我當時很驚訝,因為上一代人經歷過戰亂,常常走難,他們都很怕打爛飯碗,會緊緊抓著碗不放,這些生活的細節居然被小朋友捕捉了。」有時候小朋友只是想搶答問題,胡亂吐出句子來,誰知這些天馬行空,反而給人奇妙的感覺,小朋友語言簡單,但往往暗藏大道理。常聽說「小朋友唔識世界」,但雄仔叔卻很重視小朋友的亂噏廿四,他鼓勵學員多些跟小朋友相處,一起創作。「其實我們進學堂之前,都是很有創意的,只是後來被學校弄糟了,在小朋友身上,能夠尋回一些抑壓在內的東西。」就像雄仔叔在過去二十年裡面,到不同的幼稚園講故事、教創作,到頭來發現反而是小朋友啟發自己。「傳統中國文化往往有一套觀念,覺得學習就是要向老一輩、上一輩的人請教學問,誰知老師不一定比你老,想寫出好詩,反而要請教小朋友,學習他們的大智若愚。」

大鄉里出城

11914181_10207640985724207_135670417_o

「笨詩人」課程來到下學期,雄仔叔叔繼續帶著學員四出探險。這次來到屯門區的自然學校,跟著這裡上學的小朋友寫詩。自然學校的歷史就像一個流浪兒的故事,成長的過程充滿不幸。因著現代學校相繼成立,加上本港出生率下降、新市鎮落成和千禧年初教統局推行了「統整政策」,致使香港大部分的村校,包括自然學校在內一一被逼殺校。過往這些至關重要的鄉土社區,這些見證著香港五十年代「難民潮」和應付「嬰兒潮」帶來嚴重學額不足的功臣,已被成功過渡為現代國際的都市所拋棄,這些曾經為鄉郊村童提供教育的重地,今天已一片狼藉。雄仔叔叔希望,學員能以詩句,再現村校昔日的美好,「這裡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對於住在城裡的人來說,都是認識鄉土的開始。」如果寫詩是一種顛覆日常的行為,雄仔叔希望透過寫作重塑被廢置的村校空間,讓人重新反思這些廢置空間和城市的關係。「創作跟我們身處的地方息息相關,我們除了用創作抒發個人感受之外,也可以是一種介入、改變城市的途徑,詩歌不只是一些文字,也是一種精神、一些行動,能夠在社區裡起到實際的變化。」由此看來,詩歌不再只是一種書寫模式,同時是抵抗遺忘的方法。常聽說香港是個失憶的城市,幸好創作能讓人繞過外殼華麗的摩天障礙物,走到主流歷史忽略的地方發現香港。

城市漫遊人

11901722_10207641008044765_353983186_o
如果到自然學校郊遊是走到主流歷史遺忘的荒地,那麼流落街頭與不同的陌生人寫詩就是另一種的行為藝術。在課程的最後兩課,學員基本掌握了寫詩的技巧,便開始蠢蠢欲動地嘗試在社區以詩會友了。雄仔叔叔相約學員坐同一輛小巴,學員可以隨心的在沿途各站下車,在街上尋找陌生人,和他們攀談起來,瞭解他們的喜好,為他們寫一首簡單的詩。場面就好像李察.林尼特(Richard Linklater)《日落巴黎》(Before Sunset)中的那個河邊詩人,當男女主角夜遊巴黎,散步至塞納河邊時,坐著小艇的他便邀請男女主角寫一個字給自己,讓他可以寫首情詩給這對小情人。雄仔叔和學員又嘗試坐地鐵的循環線,在車廂裡朗讀自己創作的詩歌,又或即興為其他乘客寫詩。雄仔叔認為,詩歌創作可以是一種公眾在公共空間的互動,不再是作家坐在孤獨的房間獨自創作。「這些活動看來有點刻意,其實也是一種實驗社區的可能,常聽人們說很留戀雨傘運動期間,佔領區的那種守望相助的精神,其實我們踏出一步,也可以自己的社區找到類似的畫面。」

後記

由賽馬會「創不同」學院舉辦為期六堂的「笨詩人在笨城市」活動已在六月尾圓滿結束,同一時期的也是「學堂原來在路上」的「人人都市針灸」和「雨讀:村校狂想」的在地研習班也順利完成,下一輪課程將於秋季推出,對於城市書寫和香港歷史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流覽“創不同”網站的最新消息。

詳情及更多相片:http://www.mad.asia/site/index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