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颱風天

廣告
颱風天

廣告

圖片來自互聯網

八月八日蘇廸羅橫過台灣的時候,我身在台南。

八月七日台北、台東等等地區的雨勢和風勢已經很大。由於台南有中央山脈庇護,相對風勢、雨勢來得較遲,也未有其他地區嚴重。黃昏左右,台南的風勢開始變大,不過未有下雨。

當夜,大概八月八日凌晨,聽到外面的雨聲越來越大,由於住的民宿沒有窗戶,唯一的小窗戶在洗手間(應該是由陽台改建的),對著隔壁的大廈外牆,晚上根本什麼也看不到。

我在室內,聽著大雨打落鐵皮屋頂的聲音,看著不同的電影頻道。房間裡,有幾瓶民宿提供的瓶裝水,一塊鳳梨酥、兩塊曲奇餅。我已經忘記了台南的颱風天是怎樣的了,總覺得「應該還好」。

各個新聞頻道不停播放著受颱風影響較嚴重的情況,餐廳要聯絡客人取消父親節的訂位等等。

雖然一直有朋友whatsapp我說這是特強颱風,但我總覺得「應該還好」。

八月八日起來時已是中午,聽到的雨聲仍然很大。即使看著「Transformer 4」,熒幕上方亦顯示出「夢時代因颱風暫停營業一天」。這時候,我才意識到颱風的嚴重性。

因著肚子餓,便外出找吃的。住在勝利路上,總以為附近的店舖會開店。但一出了大樓,就看到強勁的雨勢,路上幾乎沒有車,電單車更是一輛都沒有。整條街都沒有一家店營業,這是我從來未遇過的。

幸好,馬路對面有一家7-11仍然營業,一進門我立時跟店員說「辛苦了」。店內有人在吃泡麵,陸續有幾位外國留學生進來,大家都買些乾糧、泡麵、零食,而不約而同的,差不多人人都買了個「大享堡」(hot dog) ,這應該是大家的午餐吧!

看了幾套電影後,大約六七點的時間,決定出外走走。這時雨勢沒有很大,路上多了汽車和電單車。我騎著租來的小綿羊到附近逛逛,路上被狂風吹倒的樹本很多,也看到相關部門在處理被吹毁的招牌。但街道上營業的店不多,整條街道黑漆漆的。在不遠處吃了一碗魚羹麵,回程的時候,住處附近營業的店舖又多了幾家,食肆外都聚集了一些覓食的人們。

八月九日,早上一開電視,看到一個讓我很難過的畫面。忘了在哪一個地區,比較山區、鄉村的地方,一位八十多歲的獨居婆婆,房子裡的水淹到膝蓋處,她說昨夜一直用桶子把水倒出去,但水還是一直湧進來。新聞強調,她的午餐,是鄰居送來的一碗麵。

婆婆坐在椅子上,水淹到膝蓋處,捲起褲管,有一下沒一下的翻著碗中的麵條。一位里長在傍邊,向記者說今晚要接婆婆到鄉公所之類的地方(忘了台灣怎麼稱呼,但據我理解應是鄉公所之類)過夜,擔心會有危險。

然後,台北某個地方,大樓的陽台被吹走了,玻璃和欄杆完全失踪,電視台還特地比較了這一層和樓上、樓下的不同。另一個地方,有屋頂(天台昇鐵屋頂)被吹到兩三條街之外,堵著某人家的門口,壓毁汽車。

八月九日,台南市許多路段也封路,有相關部門不停清走被吹倒的樹木和招牌。

八月十日,市面看似回覆正常,還有陽光。而我也要離開台灣返香港。

心中一直記掛著那位獨居的婆婆,不知道她的情況如何?

回到香港後,看到大家不住排隊去跟吹歪的郵筒拍照,心裡不禁一沉。被吹歪的何止郵筒?許多人的房子也許還在淹水⋯⋯被吹走屋頂、陽台的人們,又要怎樣過呢?

台灣因為地理位置,容易有風災和地震,城市在災後要復元,當然比較容易。但在較偏遠地區的民眾,要恢復正常生活,需要多久呢?

衷心感謝在颱風天仍然工作的人們,他們是冒著生命危險上班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