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天津爆炸向誰問責?

廣告
天津爆炸向誰問責?

廣告

2015年8月24日 全球化監察

天津的爆炸令人恐懼。這不僅僅是焦黑的屍體、洩露的氰化物以及宛如核武造成的巨坑所帶來的直觀恐懼,更是一種原先存在的安全感突然破滅所造成的恐懼。

電視裡是國泰民安的和諧盛世,平靜的渤海灣千年來未曾有海嘯光顧,地處海邊的高檔社區四周沒有化工廠——以此為家的人們以為這裡沒有危險,甚至在第一道火光燃起之時還以為是普通火災。但當爆炸接連而起、衝擊波擊碎玻璃、烈焰開始逼近之後,之前的安全感也隨之灰飛煙滅。

那麼不在爆炸現場附近、或者不在天津居住的人們是否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呢?據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幾天前統計,今年中國已經發生了十三起類似事故。另外,令人記憶猶新的事故還有2013年青島輸油管道爆炸(造成至少62人死亡)和2014年昆山金屬製品工廠爆炸(造成至少146人死亡)。而行文至此,又傳來消息,山東淄博某化工廠在今晚(8月22日)也發生了爆炸。

據多維網報導,中國三分之一的化工專案位於城市近郊或人口稠密區,目前統計得出的數量為2489個。頻繁發生的事故沒有理由不讓人感到,這就是2489個定時炸彈。

其實,不安的種子早已存在於人們心中,那些此起彼伏的環保抗議就是證據:反對PX專案、反對垃圾焚燒廠、反對核燃料加工廠、反對廢水排汙管道……天津的巨響和火焰再次證明了那些走上街頭的反對者並不是杞人憂天。

恐懼之外,還有憤怒。人們憤怒地要求政府「問責」,要求嚴查與事故有關的「腐敗」,要求排查類似的違規專案。這些要求無疑都是緊迫和必須的,但僅僅把腐敗者、瀆職者和違規者繩之於法就能解決根本問題了麼?恐怕不是。因為,造成這些災難的原因絕不僅僅是商人的貪婪、官僚的腐敗和法規的欠缺,而是有著更加根本的原因。

在闡述這個原因之前,讓我們先想一想2011年的福島核災。雖然日本有著遠比中國清廉的官僚和更加完善的法規,但恐怖的災難同樣發生了。大自然的不可抗拒不是無可辯駁的理由,最根本問題是,核電站本就不應該被建造,至少不應該建在易遭破壞的地方。但是,不管是日本、中國、還是世界其他大國,其社會重心都是以追求利潤為目的的經濟發展;當其他問題與這個重心發生衝突之時,當權者往往都是選擇犧牲前者。

因此,中國政府對GDP近乎病態的執著才是災難和事故如此多發的根本原因。無論現行的經濟模式給普通人的生活帶來了何種改善,受益最大的永遠都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極少數人,所以後者是不會輕易做出改變的。那麼,就像單靠請願書阻止不了化工廠的建設一樣,如果想要一個將生命、自然、以及其他美好事物置於經濟利益之上的社會,光靠懇請當權者進行改革恐怕也是難以達成,我們必須想出新的方向和掌握新的力量。

Photo: ChinaTime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