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流氓手段整治港大

廣告
流氓手段整治港大

廣告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周二再度召開閉門會議,並且為了所謂保安問題,移師至校園外的沙宣道跨學科研究大樓,不在主要校園之內,目的其實是可以堂而皇之召警到場維持秩序,針對的當然只是學生和反對689政權及中聯辦聯手干預港大校政的校友關注組,對於全非港大舊生卻打着旗號聲討陳文敏的所謂保衞香港聯盟的類流氓組織,自然視而不見,不會採取任何行動。

會議後校委會主席梁智鴻透露所謂「等埋首副」的荒謬理由終被捨棄,下月便會就副校人選問題開會作出決定。他沒有說出真正的理由,但據知是早前表明不怕炒魷的校長馬斐森態度強硬,在委任首席副校長的問題上,不會讓步,堅持自己有最終的選擇權。建制派原來的鬥爭策略,企圖以首副架空港大校長實權的計謀(七十年代前國粹派港大學生會副會長關品方以方軍筆名在周二會議前於《經濟日報》和《星島日報》發表的文章,不經意地暴露了建制派的陰謀),由他充當醜人,拒絕接受陳文敏為副校長,遂功敗垂成,不得不改弦易轍,用向陳文敏發出勸喻性質的提醒信,就接受捐款「處理不當」事宜,留下負面記錄。但就早前港大捐款調查委員會提交的報告,因為依足程序進行,根本不能欲加罪名,校委會只能接受,決定不予追究。

本來,建制派校委準備通過決議,要求校方對上次衝入會議室搗亂議會的學生採取懲處行動,但據知主席梁智鴻以此非校委會權力範圍為由拒絕,結果在李國章堅持自己所謂受襲、腎部受損為由下,改為報警處理。可是,當晚真正對李國章和麥嘉軒(如果)有所衝撞的示威者,隨時可能是受命聲討陳文敏的藍絲人,最終是否有人被捕落案,還是不了了之,日後的事實將會證明一切。

中共雖然動員建制派與校友關注組惡鬥,但限於規章制度,始終不能太離經叛道,不能不依照規矩辦事,最新的策略就是用盡一切辦法向陳文敏施加壓力,迫令他知難而退,為顧全大學聲譽自行引退。可是,幕後指點江山的中聯辦還不滿意,竟惡形惡狀透過兩大左報發出指令,要求對「違法亂港」,將「佔中」和「黑金」引入港大的陳文敏法辦,認為陳文敏「可能已經違反了『不得接受不明來歷捐款』」的校規,觸犯了公職人員受賄、瀆職的法例,情節已經是非常嚴重的」,所以必須面對「被依法追究的可恥下場」。《大公報》的社論,還將陳文敏事件與近期689政權秋後算賬,將發動佔領行動的學生領袖如周永康、羅冠聰及黃之鋒被警方落案起訴,以及長毛梁國雄和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先後被廉署「請飲咖啡」協助調查相提並論,認為戴耀廷與陳文敏佔中「功勞」比他們大,「又豈可逍遙於廉政和法治之外,成了『漏網之魚』?」

建制派莫助紂為虐

很明顯,港共傀儡政權在中共透過第二管治中心中聯辦指令下,不但一再走到台前,指手劃腳,更急不及待要提前實質接管香港特區,取消「一國兩制」,實行「一國一制」。

港大保衞戰可說是前哨戰,中共志在必得,身不由己或胡裏胡塗的建制派,如果不想見到母校淪陷,備受共產黨蹂躪,展開消滅香港的不歸路,就不要助紂為虐,充當港共政權的馬前卒。

君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你而死。歷史將會記下你們的罪行!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