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廢鐵賤過廢紙」回收業市場化之路

廣告
「廢鐵賤過廢紙」回收業市場化之路

廣告

文:葉文琪@結束一桶專棄

八月香港堆填區迎來兩個噩訊。首先傳媒發現書展有大量的新書在展覽後被丢到堆填區; 然後中國經濟低迷、需求疲弱,出現 「廢鐵賤過廢紙」,廢鐵冇人回收而湧向堆填區。蔡東豪先生日前在立場新聞撰文指出政府難以長期金錢扶助回收業,回收業必須找一條市場化之路。我嘗試剖析回收業的問題及探討市場化之路。

當傳媒訪問對新書在書展後當垃圾處理的看法,我已經指出不只是書展,而是每次展覽後都有不少展品被遺棄!對於參展商,當展覽完畢後,仍要等上數個小時才能運走展品及展具,就會發覺當垃圾丢棄係最經濟的方法!對於清潔公司,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在指定時間內清場,最有效的方法也是將所有物品當垃圾丢棄!對於籌展單位,回收根本不在優先考慮之列,事前完全沒有計劃,亦不會調撥資源去做!對於一個大型展覽,回收其實要在籌辦時已計劃,方可有成效。

政府總是認為紙、鐵有價,無須擔心,我總是說 「黑天鵝」係會出現。如今廢鐵冇人收,廢紙其實也岌岌可危!香港廢料一直以中國為主要市場,中國經濟有問題自然廢料出口也有問題!發展海外市場談何容易。首先人家(主要是已發展國家如歐、美、日)低端產品也出口到中國,留下的是高端產品!廢料也有高端產品?香港出口的所謂廢報紙,報紙含量不足50%,人家可提供95%以上的廢報紙。其次香港回收商的成本沒有競爭力,廢料價格差不多是全球一致, 香港的昂貴碼頭費用就已經令很多廢料如廢紙皮出口無利可圖!香港的回收商基本是收買佬,賺取買賣差價; 人家回收商,即使沒有政府出口補貼,也有服務費可收。人家有政策,不只垃圾要收費,堆填區也有超高入場費,只要有節省污者自然要付錢回收商。我前年訪問星加坡,當地垃圾收費是坡幣1.5元一公斤,回收商回收廢料(不是垃圾)的服務費(不是付款)是坡幣1元一公斤,服務費可抵銷部分營運成本,出口價格波動仍有利可圖,我不知多羨慕。

香港回收業曾經因為中國經濟蓬勃而大收,亦因此而沒有技術提升、轉型,當面對利潤大幅回落,就只有剝削,而且是層層剝削! 「黑工」在某些廢料行業一直很普遍。拾荒老人每天工作數小時只得二、三十元,如果付最低工資三個小時已經要百元!「呃秤」係行業同樣好平常,於是拾荒者就為廢紙加水。回收商入屋苑回收,付的款其實是清潔工人的下欄,而且亦有賴清潔工的分類處理,但如今物管公司要求提成,甚至有入邨費!面對回收品價格低迷,很多屋苑原有的回收商都不肯定期上門回收。前天就有知名商業樓宇致電查詢服務,並非現時沒有回收,而是物管想從清潔公司收回廢料控制,指定回收並分享提成,我問對方有否回收數據,然後根據數據(多為紙皮)指出每星期上門回收,每次成本(貨車同人工)都已三百元,以現時廢紙皮價格根本就蝕本,回收商願意來不過同清潔公司有更多合作,而且如果清潔工人沒有下欄,不會認真分類處理,尤其紙皮如果不箱叠好,運輸佔空間而成本更高,勢必有更多可回收物料堆填。

回收其實比丟掉垃圾複雜,尤其香港扔垃圾沒費用,只要交到堆填區即可!香港一般都是清潔公司負責處理垃圾,工作重點在清潔,回收只是兼顧,也作為工人的下欄。但這樣的分工做不到減廢,歐美現時是聘用專業的廢物管理公司,垃圾及回收綜合處理!香港現時似乎只有中文大學聘請廢物管理公司做減廢。一般物業不願這樣做是因為會增加成本。

回收業要的不是政府資助,我之前直言反對政府即將推出的回收業資助基金,幫忙不了業界,尤其是眾多小回收商!回收業界更需要要的是政策,提供業界發展空間。

回收業界當然要轉型,我個人提出兩個方向,一個是減廢服務的綜合廢物管理,另一個是特定物料的專業處理。兩條路其實都不易行,業者固然要引入人材、技術,市場亦有不少阻力,前者的其中一個困難就是之前提到行業分工與及物管公司的政策、取向,後者的一個困難是土地供應。

不易行亦要迎難而上,垃圾的社會成本只會越來越高,而長遠而言沒有一個地區願意去處理另一個地區的垃圾,廢膠即是一個好例子,廢膠樽以前可以很容易出口中國,但中國收緊廢料進口條例即大量堆填。

圖:明報截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