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新自由主義中的共享價值經濟

廣告
新自由主義中的共享價值經濟

廣告

原圖見

近期在外國雜誌見到一個新名詞Creating Shared Value。三個好淺的字,加起來卻不明所以。

Creating Share Value,中文釋作「創造共享價值」,簡稱CSV。這個新概念來自兩位哈佛大學學者 Michael E. Porter 和Mark R. Kramer。兩人希望解決在新自由主義下, 企業賺取最大利潤而導致商界在社會,由歐美至亞洲,產生的認受性危機。企業不是政府,似與認受性沒有關係,實質是企業比任何人都清楚,它們需要有良好的形象。所以不少公司會捐錢給弱勢社群,會強調自己是負責任的企業公民。

兩位學者指出,捐錢做慈善,搞CSR項目未必足夠。他們提倡企業要放棄它們的短視與眼下的最大利益,在每年搞CSR之餘,更與在地社區合作,找出既可以賺錢,又可以改善環境及提升弱勢群體的方法。他們的想法是,將企業視為開支的慈善捐款,變為與社區共同得益的收入,用長遠、可持續的經營策略,與社區共同得益,企業由「奸商」變成「搵好錢」。

聽起來好似好抽象,其實他們的概念已經變成不少活生生的案例,正在世界各地發生。

近年成為港人旅遊熱點的台北與IBM合作,將台北市變身成聰明城市。IBM旗下有一個名為Smarter Planet的計劃,利用人工智能超級電腦,加上大數據、流動裝置,改變交通擠塞、提高供電網絡效率,以至癌症的治療。台北以外,巴西的里約熱內盧亦是IBM的合作夥伴,利用科技,改善城市生活質素。IBM與與市政府合作,既可賺錢,又可以為改善城市生活出力。

IBM的合作夥伴是市政府,而路透社就選擇了和印度農民合作,透過提供天氣資料、種植知識,農產品的最新價格,改善了二百萬名農民的生活。路透社服務的對像是年收入少於二千美元的農民,要獲取資訊,農民每季只要五美元。

在香港,Samsung 推出Smart School 計劃,向67間學校免費提供電子學習套裝,包括平板電腦、打印機、電子學習軟件等。單在上年度,三星就向超過2萬名學童提供逾3500堂電子學習課,讓本地學校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體驗電子教學互動化的威力。而三星亦可趁此機會,接觸更多潛在顧客,為未來發展「從小」鋪路。

在中國,雀巢公司在黑龍江投資逾兩億元成立牛奶養殖培訓中心,向上游奶源的奶農傳授現代化養殖技術和知識。如此一來,雀巢就能掌握安全穩定的牛奶供應鏈,從根本消除毒奶危機;擁有新知識新技術的奶農,效率及品質提高了,收入自然上升。

在非洲全球最大的肥料商Yara發現,非洲農民常因交通不便買不到肥料,將作物運往市場出售一樣困難重重。結果,Yara在莫桑比克及坦桑尼亞投資6千萬美元改善公路及港口設施,單在莫桑比克就令20萬農民受惠,農民生活好,肥料商也會跟著肥。

當下,筆者無能力想像一個沒有企業的世界。企業存在,既有錢,又要賺錢,希望更多企業能加入CSV行列,與社區合作,令大家生活更美好。

近日政府扶貧委員會轄下的社創基金,擬推動CSV在香港發展,且看香港企業是否能進世界潮流,一起去「搵好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