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足球助伊波拉病患康復者重獲社會接納

足球助伊波拉病患康復者重獲社會接納
廣告

廣告

足球的強大力量,再一次為社會帶來進步。透過足球,伊波拉病患康復者Erison和他的隊友向社會證明,大家不用再懼怕他們,因為他們已經完全康復,可以如常投入社會生活和工作。

去年非洲西部的伊波拉疫情,大家還未忘記吧?在疫情最嚴重的塞拉里昂,幾個月來都沒有新確診病症,而最後一位病人在上星期亦已康復出院,而隨着政府宣布學校重開,市民從此可以再次在公眾地方進行集體活動,這次疫情總算完結,不少人在海灘、餐廳和夜店通宵達旦慶祝。在醫療科技發展落後的當地,這次疫情共有8600多宗確診個案,其中近3600人死亡,不少人在這次疫情中失去至親,令人痛惜。

Erison Turay 是其中一位能生存下來「幸運兒」。Erison 活於 Kenema 市,是這次伊波拉疫情爆發的其中一個受影響最嚴重的城市,當地的醫療設施在疫症爆發時根本負荷不了,再加上人口密集,對疫症的防護又認識不足下,疫情迅速擴散。Erison 就是在運送染病親友到醫院之時染病的,在Erison康復出院之時,他已有16位親人不敵伊波拉離世,而經過去年夏天,他的家族共有38位親人最後不敵伊波拉病毒而去世,倖存下來的就只有 Erison 和他的媽媽。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資料,伊波拉患者在剛康復的一段時間內,體內有機會仍存有微量的伊波拉病毒,但傳播方式只限於直接身體接觸。可是經過這次疫情,可以想像在較偏遠落後的地區,人們對此都擔驚受怕,很多人都對從疫症康復的人存有偏見,連平常的社交接觸都完全避免,見到已康復的人就好像見鬼一樣,敬而遠之,避之則吉。不少康復者更因而感到自卑和羞愧,從此抬不起頭面對大眾,而 Erison 正正以第一身身份,經歷了這等「歧視」,有見及此,他決定成立一個球會 – Kenema Ebola Survivors Football Club (KESFC),讓一眾康復人士有個免受歧視的容身之所,大家都可以得到平等的對待。

KESFC 有男子隊和女子隊,兩隊球隊都徹底由當地伊波拉病毒的康復者組成。球會給予他們一個可以有正常社交的地方,令人和人之間可以好好相處,互相幫助,消除芥蒂,而球員除了可以享受足球的樂趣外,也可以暫時忘記現實中他人目光和偏見等等煩憂。不久前更舉行了兩場球賽,頭場由 KESFC 女子隊與救援人員女子隊比賽,結果由 KESFC 以2-0勝出;然後再由 KESFC 男子隊與救援人員男子隊比賽,這次則由救援人員以2-0獲勝。

足球不只是有勝和負、插水越位拖延時間等都只是小事。作為全球最普遍的運動,足球再一次證明了其力量之大 – 在疑慮和誤解當前,足球把所有受苦的人都連在一起,讓他們知道生活中還是有美好的一面,有值得追尋快樂的地方。在整個社區的注視之下,KESFC 將一個重要的訊息傳遞給所有人,就是這些康復者真的完全康復了,完全可以再次投身社會和大家一起生活。透過足球,這個社區的關係和信任亦得以重新建立。

以下是一段有關Erison的訪問,感人至深,非常值得一看:

原文刊在此
Box to Box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