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刺客聶隱娘》:侯孝賢的和平之道(文:庸生)

廣告
《刺客聶隱娘》:侯孝賢的和平之道(文:庸生)

廣告

文:庸生

筆者網頁:
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在「光影旅者」李屏賓所攝的壯麗景緻、「音痴」杜篤之主理的環境音效、考究十足同時不至於過份華麗的美術和服裝設計、加上於應屆康城獲獎的林強在影片結尾攝人的配樂交集下,譜出一部悅目的《刺客聶隱娘》。但上述的只是「配菜」,如果「配菜」與電影的劇本和中心思想等「主菜」不能相呼應、特出「主菜」的味道的話,「配菜」有多好,其作用亦只為取悅「食客」。華麗的畫面固然養眼,但更值得欣賞的反而是殿堂級大師侯孝賢沒有展示其擅長的高難度長鏡頭,沒有花巧的鏡頭運動,以樸實、簡約的風格回應電影關於和平的訊息。值得研究的是侯孝賢借這個唐代刺客為題的故事,帶出了什麼價值觀。

以藩鎮作為焦點,以台灣作為本位

電影一開場便指出故事以唐代藩鎮割據作為時代背景,並以實力最強的魏博藩作為故事主軸。電影不時提及朝廷與魏博的關係和交流,非以權力核心的角度出發,朝廷只由魏博人口中所提及,從來沒有出現於鏡頭內。至於故事主要描寫的,是魏博藩內,魏博當權者與非當權者之間的角力,故事講的是魏博裡的權力鬥爭,故事亦全發生在魏博裡,魏博是這部電影裡的「世界」,彷彿魏博就是一個國家。事實上,電影所描述的魏博君主除了稱號之外,身份與皇帝無疑,擁有無上大權,至少其權力在電影裡是無人能及,而且擁有軍事主權,能夠以名義上是其所屬的唐中央政府對著幹。

電影裡的重要角色公主娘娘,原是唐政府皇室成員,降嫁至魏博後,要對唐絕情、不再留戀,一心歸化成為魏博人。公主娘娘就如國民黨,來自「中央」的權力核心,卻被迫來到「地方」藩鎮,唐政府與魏博的「中央」與「地方」關係,就如中國與台灣之勢。公主娘娘「唐室是唐室、魏博是魏博」的決絕想法、魏博的軍政自主、以及魏博作為這部電影的「主角」身份,侯導借這部名義上非為國家的地方藩鎮作背景的電影,伸示其「台灣本位」的宣言,如公主娘娘借青鸞舞鏡故事指出她沒有同類的說法,台灣的狀況確是沒有同類。

巧合地,《刺客聶隱娘》在康城首映禮前,影展單位誤將舒淇的國籍寫成中國,舒淇要求更改為台灣,此舉被中國網民強烈批評。電影為名義上並非國家的地方藩鎮定位,回應了這個「國籍風波」。明眼人當然看出這部電影含「台灣本位」的訊息,侯導得獎記者會上,一位中國記者對侯導的提問可圈可點(片段可於Youtube搜尋)。記者指出《刺客聶隱娘》中侯導一貫以台灣本土作主題,卻以中國的唐代作故事背景,並有大量場面以中國取景,質疑與台灣本土的主題有衝突。

事實上電影以唐代作時代背景,卻是以魏博藩作故事主要背景。此外,侯導反駁指世界擁有共同文化,講「人」的電影,任何文化的也能看得懂。講中國的電影,其訊息亦能準確講台灣。侯導指別拘泥於不同的文化,而事實上《刺客聶隱娘》中公主娘娘一角雖決心當魏博人,但她也是來自唐室,她的根也是唐,只不過長守魏博後決心忘掉唐室,並維持魏博與唐兩者分割但和平之勢。

和平之道:拋棄仇恨、人情為首

談到和平,公主娘娘的孖生姐姐道姑亦提到要絕情,但卻是負面地要求其徒、由舒淇所飾演的聶隱娘要絕情,方能執行刺客任務。道姑要求聶隱娘刺殺魏博君主田季安。田季安是剛愎自用、耽於逸樂的無能君主,卻是聶隱娘的表兄。聶隱娘原應嫁給田季安,入主宮廷,位置卻被元氐所奪。師傅道姑要求,加上田季安是一名暴君的情況下,聶隱娘原本可大條道理殺田季安,了結曾被逐出魏博權力核心的私冤,但她選擇以德報冤,可輕取田性命的她沒有下毒手,反而救了田的妃子及其兒子性命。電影開首,被聶隱娘放過一馬的君主,在聶轉身後隨即施襲;被聶留下性命的田季安,見妃子倒下便在事情也沒弄清楚前,便向旁邊的聶報復;道姑面對與其想法背道而馳的徒兒聶,施予無恥偷襲。聶隱娘面對上述的報復行為,皆只作出防御,武功蓋世的她完全沒有報復、反擊的意圖。

聶隱娘放棄殺田季安,考慮的是田一死,幼子繼位,魏博必被唐政府乘虛而入,使戰爭爆發,因此即使田為暴君亦不可殺之。聶隱娘不單沒有仇恨之心,更重視親情、且能體恤魏博百姓,假若她如道姑所期望般放下人倫之情,定使魏博生靈塗炭。

因為人倫之情,聶隱娘對魏博百姓生命有情甚至對魏博有情而不殺暴君田季安。聶隱娘搶救田之妃子、田季安放棄向其妻子報仇、磨鏡少年務生命危險而路見不平出手救助素未謀面的人、甚至聶隱娘不向偷襲自己的絕情道姑還擊...亦是由於各種的人倫關係。

面對暴君,基於魏博福祉,基於唐政府乘虛而入的可能,即使能輕取亦不可取之,反映侯導心目中的「和平主義」。在台灣當權的如何腐敗,基於台灣福祉,為免虎視眈眈的「外敵」乘虛而入亦不應反抗之。

不以刺殺作反抗,那應當如何自處?眾所周知,侯導一向對日本有情意結,愛看日本電影,崇拜小津安二郎更拍下紀念他的日語電影《咖啡時光》。舒淇於《千禧曼波》以日本作最後依歸,今次聶隱娘雖則不是赴日,但亦與全片唯一的日本演員妻夫木聰所演的磨鏡少年離開魏博。侯導沒有拘泥於華人血統、或是台灣國民的身份,他是屬於世界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