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走在十字路口的工黨

走在十字路口的工黨
廣告

廣告

自從今年五月保守黨的卡梅倫意外勝選,一陣倫敦知青味道工黨黨魁文立彬引咎辭職後,工黨便出現了嚴重的路線之爭。

文立彬辭職後,本應由形象相近,走溫和路線的般咸(Andy Burnham)呼聲最高,力壓另外兩位右傾女參選人,前影子財相波爾(Ed Balls)的老婆高柏(Yvette Cooper)以及屬走中間路線貝理雅派系的堅度(Liz Kendall)。然而曾強烈反對貝理雅出兵伊拉克,屬黨內著名左翼份子科賓(Jeremy Corbyn)中途殺出,忽然令整場選舉變得熱鬧起來。

本來屬於黨內少數派,而且年屆六十六的科賓在選舉中不太看好,不過隨着選情發酵,輿論開始左傾,科賓的支持度翻了幾翻,更爬過了般咸,成為頂頭大熱。

事實上文立彬在上次大選後期,已愈漸呈左傾,更向傳媒大亨梅鐸挑機,雖然贏了不少掌聲,但最終仍無緣唐寧街。不同論者指文立彬走得不夠左,或走得太左而落敗,至今仍未有定論。

科賓是旗幟鮮明的左翼份子,是工會領袖出身,曾主張廢除皇室及把北愛交還愛爾蘭,又聲言要起訴貝理雅的戰爭罪行。他政綱包括創立國有投資銀行用以促進經濟及削赤、鐵路及能源國有化、停止三叉戟飛彈計劃、興建公屋、實行租金管制、取消學費、制訂法定維生工資等等。這些左翼政綱則令黨內主流派懼慄不已。

兩名前首相貝理雅及白高敦已經接連發炮。貝理雅指若然科普成為黨魁,工黨不會像八三年或一五年那樣落敗,而將會是大敗,更可能會亡黨。白高敦則指科普將把工黨變成永遠的反對黨。要知道工黨在八〇年代初正值工運年化,左傾風盛,卻接連敗給戴卓爾夫人的保守黨。黨內中間派不滿黨政遭左翼勇武派把持,脫黨另組社會民主黨,後來與自由黨合併成今天的自由民主黨。科普若成為黨魁,或可能觸發另一場分裂危機。

不少本來是綠黨及工會成員臨選舉前加入工黨,希望助科普一臂之力。有趣的是有保守黨員號召黨友加入工黨,送工黨上黃泉。右翼的獨立黨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更明言希望科普當選,指他當選意味住綠黨亡黨,不忘幽默一番。

由於大量申請入黨報名,工黨代黨魁夏文(Harriet Harman)考慮推遲選舉,以防有人滲透該黨,左右選舉結果。

工黨的路線問題,早已於七十年代末呈現。七九年在保守黨在大罷工中勝選,工黨經歷了十八年的在野歲月。當中曾有左派路線當道,卻沒有為工黨重奪執政權。直至貝理雅上台,廢除了黨內社會主義公有制的黨綱,並創下九七年的大勝,至此工黨的路線問題才暫時穩定下來。然而貝理雅跟隨美國出兵伊拉克令其蒙上污名,而且兩大黨愈漸相近,亦令選民大失所望,紛紛轉投小黨,比工黨走得更左的蘇格蘭國家黨橫掃工黨在蘇格蘭的議席,綠黨得票率也比去屆大幅增長,今年的大選兩大黨得票便是戰後以來最低。

自歐債危機以來,英國經濟一直未如理想。不少低下階層對保守黨的緊縮政策也怨聲載道。科賓參選以來,不斷強調要回歸工黨濟弱扶傾,致力公平社會的創黨精神,抨擊該黨近年面目模糊,愈來愈像保守黨。他決心在英國經濟不景,貧富懸殊下重走八十年代的社會主義道路,或許正符合時代的需要。

然而科普的當選,也可能造就保守黨再多坐十八年江山。而且由左傾風在黨內引起的震盪,亦會令黨出現分裂危機。這又令人想起鄧小平的名言「要警剔右,但主要是防左。」這也在作為香港民主旗艦的民主黨裡似曾相識。九七後匯點派及少壯派之爭,以及近期新民主同盟與黃成智、狄志遠等溫和派另起爐灶。路線之爭,豈不是所有大黨都要面對的難題嗎?

貝加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