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久狗九

久狗九
廣告

廣告

鄭智罵葉鴻輝是狗,可能性很大,這邊廂中國在向世界顯示實力的大日子,那邊廂的國足,面對香港這一市之隊,竟然久攻不下。眼看零比零在即,但對方龍門卻躺在地上拖延時間裝死狗,這雖為球場上的慣技,情急之下,出口傷人也不足為奇;若果鄭智口中的狗有死狗之意,還罵得有理。不過,鄭智不懂廣東話「扮死狗」是甚麼意思,不能為罵狗之說立論,唯有在事後否認。

這種口舌之爭其實沒有討論價值,足球比賽本身不是一件斯文的事,扯衫、掹褲、鬆踭、勾腳,搶波可以去到好盡;為了入波,詐死、插水、上帝之手,無所不用其極。波牛是用來形容踢足球的人,因為他們都有牛一般的脾氣、牛一般的蠻力,斯文的人會選擇打桌球;外國球員開口罵人,F來F往,一、兩句粗言穢語,閒事。

但是,令人氣憤的是,足總主席為鄭智解圍的原因,甚麼把「久」聽成「狗」,這些解釋,不解好過解,幫唔到件事,倒不如說鄭智其實是向葉鴻輝問候689,還算有點創意,說「睡在地上太久」,真的太狗。

說回這球賽,港隊奮力守和,實在令人振奮,香港隊不是一隊怎樣高水平的球隊,港隊是一隊有「層次」的球隊,有不同膚色的球員,這是香港一直以來華洋共處的特色。在中港矛盾嚴重的今天,球員更想為香港爭一口氣,球迷也一樣,雖然實力稍遜,但勝在一人肯走多一步,還有全港市民共同輸出的念力,力保不失。

奇就奇在,中國作為強國,他們在很多運動項目都可以把精英從小訓練出來,為何辦足球,辦了那麼多年還是沒有起色?連救市也可以用暴力,原來還有一些範疇是會難倒強國的。在抗戰勝利70周年這個特別日子,中國選擇了用閱兵的形式來向世界說和平,國足和港隊打比零比零,是上天安排的和平示範。

期待一下場比場,香港人主場,繼續打和就夠了。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