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革命是一個進程 — 專訪陳樹暉與周永康 重溯學聯政改之路(一)

廣告
革命是一個進程 — 專訪陳樹暉與周永康  重溯學聯政改之路(一)

廣告

經歷了罷課與雨傘運動,學聯聲名大噪,更一度超越各政黨,成為「最受歡迎政治團體」。不少同學和市民對學聯的認識就是一個關注政改議題、爭取公民提名的學生團體,甚或政治組織。雖然自1984年港大學生會及中大學生會分別去信戴卓爾夫人及趙紫陽,提出「民主回歸」,八九六四後學聯轉向全面反共起,學生組織參與政制討論可說是理所當然,但學聯近年關心政改,卻是從2013年開始。由決定專注政改議題,參與佔中「商討日」,發動學界公投,推出學界方案,發動留守及罷課爭取公民提名,到雨傘運動爆發,不過是短短兩年間的事情。這兩年間,學聯以學生的身份參與政改,使佔中的發生超出大眾的預料,亦令香港的政治版塊出現重大轉變。當中的過程因由,我們邀請了學聯前兩屆秘書長陳樹暉和周永康與我們回顧這兩年間學聯在政改上的參與,而這一切,似乎還須從「佔領中環」說起。

【一、一切從佔中開始】

2013年初,戴耀廷於信報撰文,提出以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港人自決的權利,並提議佔領中環以向政府施壓。2013年3月,戴耀廷與陳健民、朱耀明正式發起「和平佔中」運動,發表信念書,籌備「商討日」邀請市民參與。而當時,陳樹暉剛剛上任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亦是初「上莊」的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學聯常委。「當戴耀廷剛提出佔中時,其實社會上爭議好大,泛民主派亦是觀望態度。」陳樹暉回想說,「但學聯則沒有太大考慮,一來學聯本身就有公民抗命的傳統,對這種方式是完全接受的,二來覺得香港政制問題已拖了近三十年,必須要找一個出路,所以當時周年大會便落了備案,未來一年學聯要專注處理政改議題」。

往後這半年間,學聯發表《學界推動政改運動宣言》及發起聯署,舉辦學界政改討論會,參與佔中第一次商討日,暑假時於迎新宣傳政改。十月學聯更於院校舉行佔中第二次商討日,逾七百名同學參與。「學聯與佔中的關係,一直都是緊密合作的」,陳樹暉如此形容。

// 無理由用佔中來爭取提委會提名 //

但明顯地,學聯在參與佔中運動的同時,亦嘗試將學生的想法帶進佔中內部,進而影響社會主流想法。樹暉坦言自第一次商討日起,已開始思索如何以學生身份推動公民提名:「佔中當時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在商討的過程中,大部份參與的人都是討論複雜的方案。但其實佔中最重要的位置不是方案細節,而是行動的決心。佔中一開始已經是擺出最強硬的姿態,無理由用佔中來爭取提委會提名,唔對題家嘛!所以一定是公民提名的」。果然在院校舉辦的第二次商討日中,絕大部份同學都認同提名權、參選權、投票權缺一不可,約八成同學支持公民提名,學生的意見可謂十分清晰。然而,縱使如此,2013年年尾時社會上對公民提名的重視程度仍然遠遠不足,社會都把焦點放在湯家驊、陳弘毅等溫和方案上。

「開始感受到溫和保守的力量與一些較激進的力量在互相較勁」,周永康認為當時泛民主派與北京在互相「試底線」,於是有不同溫和方案湧現,而獨欠真正進步而平等的方案。「我們在思考如何用學生的身位,將公民提名、議會提名放進大眾認知的基礎,認同要爭取的方向。」政府於諮詢階段初期已表明公民提名是違法,顯然是對進步力量的封殺。而凝聚學界力量,與泛民主陣營中的溫和勢力爭奪話語權,便成為了當時學聯的當務之急。而樹暉亦說得直接:「我們看到佔中開始了一年,基本上大部份支持者都是較為保守的泛民,所以學生更需要進取一點,我們沒有政黨的考慮,我們覺得佔中是要真做的。」於是學聯在第二次商討日後,十二月左右決定推動學界公投。「公投的目的是要擴大學生的影響力,因為這將會是社會上唯一一個方案是公投出來的」。學界公投的議案制定時,開放予所有同學參與討論,最後決定出以「公民提名」與「提委會由一人一票且票值均定下產生」作為議案,於2014年初推行學界公投。結果各大院校均通過議案,「公民提名」自此得到上萬名同學授權,亦成為往後學聯於政改上的堅定立場,後來演變成與學民思潮共同推出的學界方案。而樹暉也在這個時候完成了一年學聯秘書長的任期,他的繼任人是周永康。

// 其實之後的事情,我們當時大多是預視得到的 //

「我這一年,做足所有立場的訂立,往後出現行動時,面對其他人的質疑,可以說我們的立場是由公投得出來的,免除了行動上的後顧之憂。」樹暉將他與周永康做秘書長的兩屆學聯視作為兩個階段。「我這一年是盡力凝聚學界共識,而周永康與岑敖暉的一屆便可以專注於思考行動,不用再爭論是否要公民提名之類的問題。」「但現在回顧,即使做好凝聚共識的工作,亦不等於學界團結的力量能一直維持,畢竟群眾與同學其實更關心即時行動上的表現。」

樹暉這一年的學聯,可說是定下了學聯往後一年參與政改運動的基調,而自學界方案推出後,政改運動的焦點亦開始從和平佔中,逐漸轉移到學生團體身上。樹暉認為這不是一個意外,而是在其計劃之中:「其實之後的事情,我們當時大多是預視得到的,而下一屆學聯厲害的地方在,能將當時預見的東西實現出來。例如罷課,我們在學界公投前舉辦一系列論壇,有打算將罷課這概念提出予同學討論,亦聯絡了一眾「老鬼」分享他們的罷課經驗。」「我們希望能讓同學有對激進行動的思想準備。」

(未完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