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子悅

教育實驗學社傳媒聯絡人,前學民思潮發言人 網誌

政經

少壯不努力 老大鍾樹根

少壯不努力  老大鍾樹根
廣告

廣告

先戴個頭盔,我的中英文也不是特別好,但肯肯定與人正常溝通,至少我不會把shame讀成same,更加說不出what are is your這種句式。不過,當大家把重點放在鍾樹根的語文能力時,有沒有想過真正令他如此可笑的原因是甚麼?

一個語文能力有欠缺的人不代表他沒有其他才能。正如有人擅長繪畫,有人擅長運動,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才能。而一個成熟的成年人理應大方得體地承認自己並不完美,有優點也有缺點,才能有進步。這個老生常談的道理,難道鍾樹根沒有聽過嗎?

鍾樹根堂堂一個立法會議員,博士和香港大學校委,竟把自己跟剛升上大學一年級的學生的語文能力作比較,指自己考英文的話不會比一個大一生差。博士,「你知唔知羞恥點寫呀?」

好吧,你說議員的職責是服務而不是考英文。那麼請問你又服務了些甚麼呢?中共?權貴?抑或是你那個「People's Republic of Hong Kong」?

而你身為一個議員,本應致力讓市民有更好的未來。但你卻跟社會未來的棟樑說現實就是這樣,而不去理解現時社會的狀況和政府的問題,無視問題的根源,反對衝擊立法會反對佔領,但你知道市民為何這樣做嗎?請別單純將問題推卸到年輕人身上。鍾樹根啊,年輕人就是認清了政府的真面目,明白有些事只能由我們自己去爭取,這還不夠現實嗎?如果你的現實就是幼兒教育也是一門生意,我們就只能打破它,我們不要讓它成為我們,成為下一代的現實。

那個節目的主題是「廢青」。鍾樹根一開始便說不認為有廢青的存在,但從他言談間,不時能感受到那種對年輕人的鄙夷不屑。他強調自己的一代跟現在一代的成長有不同,他的年代是被人拒絕的年代,物質供應及機會都很少。對,現在的物質條件固然比上一代豐盛,但這並不能因此定性下一代是嬌生慣養,當你心底裏已用俯視的角度看年輕人,那麼你必然會被時代唾棄。

年近六十,喝了鉛水也近六十年,人也成這樣子。不曉得鍾樹根有否在每次喝水前先開喉一分鐘?沒有?不要緊,現實嘛,接受吧。不同職位自然有其相應的能力要求,現在被人說中弱點,又接受不到現實了?其實我只是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