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規劃署改劃小欖綠化地帶 隱瞞迫遷200居民

廣告
規劃署改劃小欖綠化地帶 隱瞞迫遷200居民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近年展開被指為「盲搶地」行動,大舉開發「綠化地帶」。獨媒調查發現,規劃署在改劃屯門小欖附近一幅綠化地帶時,並未向區議會如實交代須迫遷逾20戶、涉及逾200名居民。屯門區議會支持項目後才知悉事件,去信城規會反對,但城規會秘書處竟無將屯門區議會的反對信列入申述摘要中,民主黨區議員朱順雅批評城規會「取巧」、故意隱瞞。

11951548_1458885791108182_4166842719018362108_o

規劃署在1月6日首次就修訂《掃管笏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諮詢屯門區議會,其中修訂項目A為將小欖新村所在的5.3公頃綠化地帶,改劃為「住宅(乙類)2」用地,擬建2,000個住宅單位。在該文件中,署方並無提及將迫遷在該綠化地帶上20戶、逾200人將被迫遷,僅在「發展的影響及評估」(4.2段),提及該地樹木生態時附上一句「東部有多間寮屋」,指該處受到人為干擾,在會上亦僅指該處「居民不多」。屯門區議會在不知就裡下,沒有反對該修訂,規劃署則視為屯門區議會支持。

螢幕快照 2015-09-11 下午1.49.54

朱順雅向獨媒表示,她在1月的會議後調查涉及的改劃用地,發現小欖新村在範圍之內,涉及逾200人,村民才驚悉事件。大綱圖在3月13日刊憲並展開城規會諮詢,屯門區議會在5月5日再討論有關修訂,多位議員批評規劃署誤導。有區議員在會上指規劃署從未諮詢鄉事委員會及相關的村代表,並指該地原屬掃管笏村管理,但在1996年小欖村成獨立鄉村後,位處兩村中間的小欖新村成為「孤民」,不知應屬何村管理。

11884082_1458885701108191_4827469045007626026_o
圖:朱順雅與村民開會(來源:朱順雅facebook專頁)

民主黨區議員朱順雅亦在會上批評規劃署刻意將事件蒙在鼓裡、故意欺騙。根據會議紀錄,規劃署屯門及元朗西規劃專員林智文在回應時竟表示,因該村屬寮屋,並無村代表可作諮詢,建議他們直接向城規會表達意見。屯門區議會最終通過去信城規會,表達反對意見。

螢幕快照 2015-09-11 下午3.11.16

區議會的反對意見在城規會諮詢期結束前一日(5月12日)傳真至城規會,然城規會及後公佈的申述摘要,竟並無將區議會的反對意見列入摘要中。朱順雅在8月24日去信城規會主席周達明查詢,城規會在9月7日回覆,稱會夾附在規劃署擬備的規劃文件內,但未解釋為何未按慣例將文件列入申述摘要,朱順雅已再去信城規會追問。

螢幕快照 2015-09-11 下午1.36.51

朱順雅向獨媒表示,規劃署稱找不到村代表諮詢的說法荒謬,居民曾向她表示,在展開修訂前有不少規劃署人員到現場「踩線」,認為規劃署早知該地有一整條村,批評署方不可能無法找到村民直接諮詢。她又批評城規會不將區議會文件列入申述摘要中,認為城規會只將區議會的意見夾附在規劃文件中是「取巧」,令公眾無法查閱。她指一個議會的意見能左右城規會委員的決定,認為規劃署及城規會是故意為之。

小欖新村的寮屋居民原居於樂安排海水化淡廠原址,1972年收地建廠,居民獲搬遷賠償移居至現址,當年曾獲承諾不再迫遷。獨媒記者到小欖新村現場視察,親手建村的李生和李太回憶指,李生時任推土車司機,受僱於邱德根經營的小欖石礦場,於是自用推土機在附近興建泥路、平整屋地自住,又在旁邊建棚養鴿養雞。1972年被收地時,他們獲2000元搬遷費。 李生及李太稱,當年理民府(民政處前身)官員向村民承諾,小欖新村現址屬綠化地帶,並不會發展,村民以後可以安居樂業,如今卻在沒有諮詢下被二次迫遷。

P1290357

城規會將於9月22日聆訊是次修訂,規劃署署長則將於9月15日到訪屯門區議會,朱順雅會續向城規會及規劃署署長表達反對意見,屯門區議會大會當日,居民亦會派出十名代表,並由當區區議員、新民黨的蘇炤成在其他事項提出動議,要求區議會去信城規會,必須將屯門區議會反對改劃的意見放入申述摘要內。

螢幕快照 2015-09-11 下午1.41.3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