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布市場檔主突被指非法經營 顧客對逼遷感可惜

廣告
布市場檔主突被指非法經營  顧客對逼遷感可惜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食環署早前在未有諮詢區議會及公眾下,欲收回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限期為今年年底。有布料檔檔主日前在社交網絡開設專頁,呼籲公眾關注布市場「被關閉」一事。專頁在星期五更聲稱政府人員指因牌照持有人已售出牌照,其租用的檔口已屬於非法經營,需立刻遷出。獨媒記者訪問了涉事檔主應利布業檔主何應,他表示已向區議員求助,並希望能繼續經營布料市場。記者採訪其間,不少顧客皆認為欽州街布料市場價廉物美,對被關閉一事感到婉惜,慨嘆同類型的布料市場已經越來越少。

ho

何應:牌主突然賣出牌照,無奈非法經營

應利布業檔主何應向記者透露,他設立「深水埗布市將被關閉」專頁,希望公眾能積極關注事件。他認為布市場具潛在價值,政府應該保留,再作發展;如果政府逼遷,令販戶四散各處,只會令本土文化消失。何表示欽州街小販市場多年來一直都有政府收回重建的傳聞,而他並沒有持有檔口牌照。他批評政府收回布市一事上只與牌主商量。

食環署現時批出的固定攤位小販牌照中,指明牌主(即固定攤位小販牌照持有人)可視乎需要,經署長批准下僱用一名或多名助手,協助牌主處理業務。

何強調政府並沒有向他接洽,只單方面與牌主商量後,牌主便將牌照售出。在前天(9月9日)突然有兩名食環署職員來到布市場,限令何應在一日內清空檔口遷出。何當時大惑不解,致電牌主查詢,才得知牌主已將牌照交回。何應指牌主之前不滿政府開價8萬元收回牌照,堅持牌照價格應與觀塘舊區重建時的12萬看齊。「牌主變卦前後沒有和我溝通過。」何先生估計牌主應該接受了政府的8萬元將牌照售出。何應補充指,本來和攤位牌主是每年續約一次,但自食環署打算收回布市場後,改為要求牌主每月續租,逾時便要提交文件證明自己並非故意不續租,令許多已上了年紀的牌主不勝煩擾,最後選擇將牌照交出。

IMG_4113

食環署職員在星期四曾經催促其遷出,並指政府已經收回牌照,其檔口屬非法經營。何指當時雙方的氣氛緊張,「我根本不想遷出,我還想經營下去。再講呀,一日時間讓我何從收拾?」

何曾向民協當區區議員衛煥南求助,衛向他表示會將情況反映給食環署。何強調自己對實際情況所知甚少:「係政府逼我犯法。」何又批評政府毫無誠意處理問題。他要求保留布市,繼續讓布販經營。他認為即使政府提出原區安置,布販檔位四散區內各處,只會無助經營。「布料市場必須像現在這樣聚集起來營運,才凝聚到固定客源定期光顧。獨力經營的話,很容易支撐不住而結業。

何表示雖然自己有心保留布市場,但也承認目前各檔主對布市去留意見不一,假使政府強行關閉布市,他質疑各檔主未必能團結起來應付。

50多歲的何應是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的布販,七十年代從順德「游水」來港,自19歲起便在深水埗當布販學徒。他在欽州街經營布市30多年,布料生意起起跌跌,80到90年代環境最好,後來歷經九七回歸、金融風暴和03年沙士,經營慘淡,直到近年生意才逐漸好轉。何應指現時布料生意多倚靠學生客,有時也會有公司採購布料作展覽或廣告等用途。「現在才勉強維持生計及家人生活。」

poly

記者採訪期間,不少年輕人專程到布市場買布。其中就讀理大服裝及紡織學的何小姐表示知道欽州街小販市場即將關閉,何小姐喜歡到這裡挑選布料,織製和設計衣服,通常是為了交功課,她指市場布款種類多,價格相宜。她指市場內部份布款比較難找到,對此感到十分可惜。

ia

任職護士的陳小姐表示,自己不時會到此挑選布料,指閒時喜好織製衣服,她知道市場即將關閉,指香港越來越少布料市場,日後可能要依賴網上訂購。但她認為布料市場可以讓自己親手試驗布料質素,價格也算便宜,「淘寶」等網購不單成本比布料市場高,更有貨不對辦的風險。陳小姐亦喜歡這裡的布販檔主有人情味。

siuki

而就讀兆基創意書院的莫小姐與黃小姐則表示會定期來到小販市場購買布料,主要為了應付設計衣服等功課,或者有時為了興趣而買布料練習。她們都知道布市即將關閉,認為現時香港同類型布市已「買少見少」,基本上只有深水埗有較豐富的選擇,她們也認為網購不及實地購買布料般有保證。「我們可以摸摸布料。」而價錢便宜,款式種類也多,她們對布市關閉皆感到可惜。

記者:陳子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