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速食世界史——伊斯蘭與西方衝突簡史

速食世界史——伊斯蘭與西方衝突簡史
廣告

廣告

ps. 呢份只係非常簡陋嘅速食世界史好多史實不能盡錄。

pps. 真係冇時間就由第一次世界大戰睇起啦。

ppps. 筆者唔係歷史學者,只係有興趣而已,有錯請多多包涵指正。

前言

這一篇是當今世界最不可不知的衝突歷史,關於世界和平最大威脅--伊斯蘭國是從何而來的。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伊斯蘭組織有關的恐怖主義是對世界和平最大和最普遍的威脅。其中,自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後,伊斯蘭恐怖活動受到世界最大的關注。十多年以後,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成為了另一個最具威脅性的極端組織。從歷史發展來看,伊斯蘭國近年密集的恐怖活動是「九一一」襲擊事件的延續。自「九一一」以來,美國針對中東的反恐的行動沒有一刻鬆懈,但國際間的恐怖活動卻不減反增,歷史說明了這套和平策略有待檢討。可是,九一一以後,主流論述仍然是流於情感表達,鮮有以理性討論為事件發生的原因提供解釋,本文旨在為伊斯蘭恐怖主義從歷史角度梳理一套線性的衝突因素。


早期伊斯蘭的擴張與十字軍東征

中東地區有「世界的火藥庫」之稱,自穆罕默德開創了伊斯蘭教和阿拉伯帝國(632-1258),基督教與伊斯蘭文明已經持續不斷地鬥爭。公元七世紀,穆罕默德領導新政權征服阿拉伯半島、北非和鄰近地區,在638年攻陷原為基督教區域的耶路撒冷,將之宣稱為伊斯蘭教聖地,自此亦惡對基督宗教的朝聖者,被基督宗教視為侮辱。到八世紀,許多原先是基督教的地區變成伊斯蘭國家。伊斯蘭大軍佔據北非以後更取道北非侵略西班牙,經過八百年的抗爭,直至十五世紀,西班牙才完全將伊斯蘭力量趕走。伊斯蘭軍隊同時攻擊高盧(今法國),但被歐洲聯軍擊退,使歐洲未有伊斯蘭化。而在1096年,西方力量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的准許下,以「解放聖地」收復耶路撒冷為理由,向伊斯蘭地帶發動了多次「十字軍東征」,戰爭長達200年之久。十字軍東征期間的戰爭破壞以及軍紀敗壞等問題在佔領地帶為很多殘忍傷害以及負面影響,開啟了東方伊斯蘭世界與西方基督教世界互相對的重要關口。

在歷史角度看,基督教與伊斯蘭的侵略者與被侵略者的關係是難以界定的,自最初以來,兩者不斷重覆擴張與收復,中間在戰事中雙方也進行過無數次種族清洗與屠殺。雙方從自己族群的角度都認為自己是被入侵的一方,收復失地是符合公義的事。兩方從自己的歷史文獻以及經典中都有證明自己的演繹,加上宗教的凌駕力量,這使領土問題成為難解的死結,同時也是危險的藥引。在歷史的仇恨下,國際關係一旦處理不當,便會引爆不可收拾的危機。

第一次世界大戰與鄂圖曼帝國之瓦解

十字軍東征失敗削弱了基督宗教國家的力量,在東羅馬帝國的衰弱下,信奉伊斯蘭的鄂圖曼帝國(1299-1923)國境擴張至東羅馬帝國的邊境、地中海東部及巴爾幹地區。鄂圖曼帝國在1453年征服了時為東正教要地的君士坦丁堡,易名為伊斯坦堡,攻下了塞爾維亞、波斯尼亞、匈牙利、希臘,成為伊斯蘭有史以來最強盛的大國(亦是一些穆斯林希望復興的境況)。1517年,鄂圖曼帝國蘇丹(即國王)塞利姆一世征服了埃及,時任哈里發(伊斯蘭教的最高統治者)的穆塔瓦基勒三世也被俘。塞利姆一世宣布自己繼承哈里發的職位,亦即取得上伊斯蘭教的最高領導地位,之後哈里發稱號便由鄂圖曼帝國蘇丹世襲。鄂圖曼帝國在擴張其間進行了多次民族大清洗和宗教逼害等,將原本有其他宗教歷史的地區全面伊斯蘭化,進行高壓統治。

鄂圖曼帝國之強大與衰落對今天的中東局勢影響深遠。鄂圖曼帝國的中東地區的控制長達數百年,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各國希望從衰落的鄂圖曼帝國手中瓜分擁有大量資源的中東地區,積極籠絡各地新政組織輸入革命並滲入影響力。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鄂圖曼帝國瓦解,英國劃分界限,形成了現在的敘利亞、約旦、埃及、沙地阿拉伯、伊拉克、伊朗、利比亞待國家並扶植一些新領導人和成為各國的殖民地,受英法意等國控制,幾乎是任人魚肉。

這時期的國際政治決定奠定了現在的和平局面。巴黎和會(The Paris Peace Conference)中的《色佛爾條約》(Treaty of Sèvres)徹底瓜分鄂圖曼土耳其的領土。顯然地,這些以「和平會議」為名的國際協商並非是有誠意地為了締造和平努力,這些決定是各國只為了自己的最大利益出發,將戰敗國的領土任意分割,完全忽略了民族自決的原則和人民意願。更重要的是,苛刻的和約對伊斯蘭世界造成了極大的侮辱,鄂圖曼帝國作為伊斯蘭文明在歷史上最強盛的國家,一下子被割去了近乎所有領土,並落入西方烈強的操控,使他們的民族感情和尊嚴受到極大的創傷。對西方殖民者的憎恨開啟了一些極端組織畸形的弱者反抗心理,例如在1928年創立的穆斯林兄弟會,由原初以宗教教育為主的團體,自1936年之後,因為反對英國的殖民統治,成為近代伊斯蘭世界最早的政治反對團體,宗旨是以《古蘭經》和聖訓為基礎,在現代社會復興伊斯蘭教,建立伊斯蘭國家並實施伊斯蘭教法。穆斯林兄弟會中的激進份子以及其他極端伊斯蘭復興主義者力圖運用一切手段,推翻伊斯蘭世俗主義政府,他們「把西方的帝國主義、東方的共產主義、以色列的猶太復國主義以及盛行於世的世俗主義視為伊斯蘭教不共戴天的敵人而加以討伐。」暗殺和恐怖活動變得經常和密集化,而且他們正在儲蓄的力量日益俱增,藴釀日後的大型恐怖活動。

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與「九一一」襲擊事件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儘管中東的局勢沒有停止動蘯,但國際間的焦點放在德國的擴張之上。第二次世界大戰使世界政治格局翻天覆地,一方面大國無力再控制的中東地區亂上加亂,戰爭的破壞使原來主導地世政治舞台的歐洲大國退下高位,取而代之是超級大國美國與蘇聯。中東問題亦轉移至被這兩個國家擺佈,這兩個國家的鬥爭直接促成了日後的「九一一」襲擊事件。

美國與蘇聯的冷戰以及他們對阿富汗的干預,使阿富汗戰爭(1979-1989)孕育了日後的「九一一」事件。首先,阿富汗的位置對於蘇聯而言,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阿富汗位置處於蘇聯進入溫水海洋的最近通道,對蘇聯擴張勢力有重要作用。1797年,蘇聯出兵入侵阿富汗,對美國的國家戰略而言,她決不能允許阿富汗落入蘇聯的勢力範圍,阿富汗問題成為了美蘇兩霸平衡勢力而在中東地區展開的一場較量。為了反抗蘇聯的入侵,阿富汗組成了「聖戰者」群體,號召世界各地的穆斯林組成了志願軍,這些戰士中的這中一幫人便是日後塔利班武裝分子和阿爾蓋達組織的前身。美國當時全力支持了阿富汗的抗蘇武裝,在阿富汗戰爭期間向反蘇武裝力量提供了約30億美元的援助,包括向賓.拉登的團隊提供了2.5億美元的軍援,包括幾百枚FIM-92刺針飛彈等,對蘇聯造成嚴重打擊,最後成功抵抗了蘇聯的入侵。

可是,這場美蘇以阿富汗作為磨心的勢力較量可謂後患無窮。首先,阿富汗戰爭聚集了世界各地的熱心聖戰份子,戰爭勝利後,他們擁有來自軍事授助的大量資金以及卓越的軍事經驗,更重要的時擁有成功擊退強敵的光榮地位。經歷了蘇聯的入侵,他們對非伊斯蘭世界更存有極大戒心。十年的阿富汗戰爭結束使一班習慣了戰鬥的「聖戰者」需要找尋去路,他們一些人返回過去的正常生活,但有好一些習慣了戰爭的前士兵被招攬進了賓·拉登所建立的阿爾蓋達組織。蓋達組織在1988年阿富汗戰爭後期創立,成立初期的宗旨是抵抗蘇聯對阿富汗的入侵。蘇聯於1989年撤出阿富汗後,其宗旨改為「消滅全世界入侵伊斯蘭世界的西方國家,以建立一個純正的統一的伊斯蘭國家」。九十年代以後,賓·拉登因為不滿海灣戰爭後沙地阿拉伯皇室的被培殖的親美政策、不滿沙特阿拉伯的西化和經濟上的殖民化、不滿美國社會對伊斯蘭教的褻瀆、轉而採取激烈的反美立場,針對美國發動了一系列的恐怖襲擊,由1998賓·拉登正式展開一個全球性運動「討伐猶太教和十字軍國家的世界伊斯蘭戰綫」(the World Islamic Front for Jihad against Jews and the Crusader),由1998年汽車炸彈襲擊美國駐肯尼亞大使館起,準備更大規模的恐怖襲擊,在2001年便策動了震驚全球的「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

九一一反恐戰爭與伊斯蘭國的興起

九一一事件的後續問題與伊斯蘭國的興起可謂亦是一脈相承的。「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將反恐列為首要任務,所為受害者亦有其認受性作出武力回應。首先美國在2001年出兵阿富汗,目標是粉碎賓·拉登的阿爾蓋達組織以及為他提供庇護的塔利班政權。並宣佈將伊朗、伊拉克、朝鮮、古巴、利比亞和敍利亞支援恐怖活動的國家視為邪惡軸心國,威脅要對他們進行政治、外交、軍事和經濟等多種制裁。美國的反恐戰爭又以預防恐怖活動為理由,因薩達姆政權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於2003年出兵伊拉克,可是其出兵的正當性受到爭議,有論者相信美國出兵的真正原因是為了維持霸權的需要,目的是控制中東的石油資源。

美國的反恐行動帶來更大的激進組織強烈的反彈,極端組織發展至更瘋狂和畸型的地步,滋長成為了今天最棘手的伊斯蘭國。與阿富汗戰爭相似,伊斯蘭國趨生於伊拉克戰爭,伊斯蘭國起源自伊拉克戰爭中的聖戰份子以及前薩達姆旗下的軍人,聲稱針對美國的聖戰是因伊拉克戰爭而起。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發起,組成和重組自多個激進組織,曾是阿爾蓋達組織的一個分支,後來因伊斯蘭國的血腥和殘忍情度超過了阿爾蓋達的底線,後者宣佈與伊斯蘭國劃清界線。伊斯蘭國目前的佔領地正日漸擴張,多個據點處於戰爭狀態。

同時間,最為國家關注的是其對佔領地極端兇殘的管治手法、對異見者的屠殺、恐怖活動、發放血腥恐怖活動片段以及高調綁架和殺害各國人質等。伊斯蘭國已成為目前世界最危險和難以解決的和平威脅,在2015年2月,美國宣佈對伊斯蘭國開展為期三年的軍事行動,目標是在避免大規模的入侵和佔領下追捕敵方頭目,或從武裝分子手中營救美國人員,但仍無法阻止其擴張,現時敘利亞戰事仍然激烈,同時造成大量難民湧向歐洲與世界各地,日前一張難民兒童陳屍土耳其海攤引起世界更大的關注。

歷史陳述到這裏暫結,相信是非自有公論,不管過住的仇怨如何,希望日後人民應得的公義得到彰顯,願世界和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