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凌駕三權 催眠港人

廣告
凌駕三權  催眠港人

廣告

「香港不是三權分立,而是三權合作」、「各級法官和司法人員都是『治港者』,治港者愛國是『基本的政治要求』」、「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這些說話,七、八年前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講過,去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也用白紙黑字,赤裸裸的印了出來。

無論是當年的習近平,還是去年的《白皮書》,至少在表面上,無法改變香港司法體系的獨立運作,反而激起香港人更大的反感。張曉明等權貴還是念念不忘,鍥而不捨,相隔一段時間就發表歪論,目的是為了甚麼?

京官不停念念有詞「三權合作」、「特首超然」,目的是企圖對港人產生催眠作用,聽慣了,久而久之,就會變得非敏感化(desensitize),雖然未必認同,但至少不會有太大反感,即使成為事實,也不會有強烈反彈。葉劉淑儀之類的保皇黨,對媒體解說,張曉明的言論「冇乜新意,唔使擔心」,其實是配合京官劇本,協力將港人推入催眠狀態。

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不只一個京官權貴說過了,當然沒有新意。但張曉明所說的,早已超越習近平和《白皮書》的說法。按張曉明說法,特首的特殊法律地位「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是甚麼意思呢?特首的權力位置,「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別行政區的三權之上」又應如何理解?

特首凌駕三權,是否可以指使執法部門打擊政敵、維護盟友?從警察濫捕濫控示威者,輕輕放過違法的藍絲,似乎已經看到端倪。

特首凌駕三權,是否可以指揮立法會議員如何投票?建制議員的投票取向,已心甘情願屈從在官員的指揮棒下,連選內會主席,建制議員也說要問問政府如何投票,自己的腦袋棄而不用,全無獨立思維。

特首凌駕三權,剩下來的,是否等同可以指揮法官如何判案?目前還未看到有如此明目張膽的迹象,但假以時日,此情此景,難保不會發生。

將中共思維搬來香港

張曉明有關特首凌駕三權的表述,充份反映共產黨思維。黨委書記,行政立法司法一把抓,公安武警國保特務由共產黨指揮,法院也是由共產黨開的,要抓誰判誰關誰,甚至殺誰,都是黨說了算,法官只是黨的傳聲筒,判決體現黨的意志。張曉明思路,完全是中國共產黨的那一套,說着說着,以為就可以把大陸整套制度搬來香港。

香港政治體制,尤其司法獨立面對空前威脅,身為香港律政司司長的袁國強,理應挺身捍衞。但袁司長非但沒有這樣做,反而輕描淡寫為張曉明辯解:「應該以客觀持平態度看張曉明的講法,不要斷章取義,無限放大。」「特首如土皇帝,這絕對無可能,相信亦不是張曉明的意思。」令人無法原諒的,是袁國強早前接受新華社訪問:「理解《基本法》,最重要是不可從單一角度觀察,既應該從香港角度看,也應該從中央角度看,否則不可在『一國』的框架下維護『兩制』的共存。」等於要香港人接受歪理,更要常態化,造成見怪不怪的麻木效果。

若然港人對衝擊香港核心價值的歪理毫無反應,聽之任之,香港離末日之期不會太遠。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