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體育

香港隊

香港隊
廣告

廣告

一天傍晚,在小巴站排隊回藍澄灣。小巴站沒有圍欄,只在地上油了黃線,排在我前面的一家四口,小弟弟四五歲,大姊六七歲。突然,距隊頭兩三步的小巴站牌處,圍上了幾個大陸遊客,吱吱喳喳,也許是在討論這小巴可以到他們的酒店(比隣藍澄灣)。大姊指著他們大叫:「爸爸,爸爸,中國人啊!」那爸爸馬上揮舞右手,擺出想搭順風車的手勢,對著他們發出來自喉頭的吼叫:「啞!啞!」那幾個遊客吱吱喳喳地跑到隊尾排隊。

中國人,韓寒說:「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要靠中國人先在中國爭取到民主,然後惠澤香港,可是椽木求魚?。李怡最持這看法:「這是追求大陸民主並望由此導致香港民主的民主派,和立足本土的民主派,兩者的根本區別」,借球迷唱:「We are Hong Kong」指出:「只接受我們是香港,而不接受我們是中國香港」。

李怡叫我們不要去六四了:「89年確實使香港人對中國產生了愛恨交纏的感情,這感情妨礙了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意志,只有放下包袱,才能為香港民主出一分力。」他引用權威說:「精神錯亂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做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

六四是我們到墳前上一枝香,懷念我們尊敬的人,重複一年上一枝香是精神錯亂?如果六四是建設民主中國,七一是建設民主香港,那我認識不少心理不平衡的人,他們又去六四又去七一。如果去維園可以幫中國有民主,為什麼我們不去?根本不會有人這麼離地地想,先幫中國有民主,然後香港自然有民主,民主從來不會自然降臨。

方志恒說要革新保港:建立一套以社會為中心的民間自治意識,實現公民社會的自我培力。

陳祖為說自己是溫和者:於制度上特別看重不同權力、不同價值之間的制衡 。

李啟迪說:香港人應該獲得自治的權利,她可透過自決的道路,獲得獨立的主權國家地位。

香港隊,這麼有層次的球隊,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還有中國人的入籍兵。我們都是香港隊,這麼有層次,有港獨、中國香港人、革新保港者、溫和者…我們都想構建一個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可惜前路困難重重。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中有兩句歌詞:Beyond the bar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 Then join in the fight that will give you the right to be free ! 國足來了,我們萬眾一心,共同抗敵;共產黨來了,我們萬眾一心,共同抗敵。現實是,梁振英已經來了。

戰爭早已開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