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參加「更生先鋒計劃」的邊緣青少年

參加「更生先鋒計劃」的邊緣青少年
廣告

廣告

「更生先鋒計劃」這些工種,都不會由一般的工作人員負責,就算有份參與都是不重心。而這些是更生事務組的工作範疇,這些同事,大家就稱他們為「福利官」。

從事監房工作幾十年,監房很多工種都接觸過,就是更生組工作,或者以前稱善後輔導組,差不多全個監房唯一不需要穿制服和不需要當夜班的同事。早在三十年前,曾經真心希望加入這個組別,更在工餘時間報讀GCE A Level 的「社會科學」的證書,希望能夠藉著學歷去爭取成為一個福利官。這個做法當然失敗,因為他們選擇福利官不是單憑學歷。

再加上工作上根本沒有機會給時間自己溫書,當年還以為自己是十八廿二。首先就是考試不及格,要讀多年,根本當時的工作沒有給員工增值的態度,和今天比較就差很遠。這個年代,只要你提出想讀書,希望得到安排,通常都會遷就,但又要視乎你在長官心目中的位置,因為在2001年到公大讀書都不獲得特別安排。

因此,在從沒有接觸過這些工作,根本就沒有切入位去討論這個題目,只能靠舊同事和舊客仔的介紹,從網上資料來為更生先鋒計劃作簡介:「懲教署除了提供安全的羈管及合適的更生計劃外,還致力與不同學校和社會服務機構緊密合作,積極推動社區教育,向學生和青少年灌輸正確的價值觀,使他們成為有責任感及奉公守法的公民,藉此減少罪案發生。」

曾經參與過就是帶學生和一些重犯傾計,當時我是在赤柱的甲類犯人組工作,據所知這些學生都是一些邊緣學生,而懲教署又會找來一些「犯版」,這些「犯版」會是一些讀過下書,真心說得出一些教導學生的說話,效果如何,就不得而知,唯一給我的印象就是他們進來是尋找出名犯人,例如問下會不會見到林過雲,一些更說出一些社團大佬的名字,看來這些學生真的很邊緣。

一位曾經做過「犯版」的網誌作家,給我一個留言:「之前喺東頭同大欖受,每個禮拜都會有一班學生嚟參觀。大欖仲揾我做『犯板』,對住班學生講感受,褔利官叫我有咁恐怖講咁恐怖,因為入得嚟參觀都係差佬挑選過,都係壞學生,長大好可能會變壞人。我睇班學生一臉青綠,眼神迷惘,對我講嘅嘢無乜感覺…都係唔見棺材唔會流眼淚!」

可能從沒有真正接觸過更生工作,所以,對於一些可以改過的個案見得不多,只會見到一些,以監獄為家的人士。再加上我這些「壞孩子」,對部門的政策有所質疑,因此,看的東西和一些官僚或者從事更生工作的同事看法有所不同,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