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ristine Chan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東北被告點諗 4】「社運慣犯」梁穎禮、嚴敏華

【東北被告點諗 4】「社運慣犯」梁穎禮、嚴敏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編按:去年反新界東北示威者,在6月13日「衝擊」立法會,13人被落案起訴。這宗「東北六一三案」開庭第四天,被告懷著怎樣的心情進入法庭?來自不同家庭背景、政治圈子的他們,每個人面對的壓力又是什麼?香港大型抗爭及群眾動員暫告一段落,抗爭者面對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檢控及思想衝撃。這單看似非凡的非法集結及強入進入立法會的案子,背後卻反映著議會與人民之間的關係?

【東北被告點諗】村民周豁然:法庭冷氣最殘酷 「村長」黃浩銘:已經做好坐牢準備
【東北被告點諗】被告初哥林朗彥、朱偉聰
【東北被告點諗】招顯聰:沒有什麼可以失去 陳白山:當局要報復

破壞社會安寧的梁穎禮

「這是我第6、7單的,全部都是同類單件,破壞社會安寧。」聽者大概都會以為會梁穎禮經驗豐富,理應沒有壓力。「唔係呀,依然有壓力。一嚟係因為東北超級大的事,係全港最大的迫遷案。二嚟因為自己的樂團就快有show,擔心多天審訊,超級唔安心。」他認為,被控告是不會有經驗累積,特別這一次是在新立法會大樓外土地運動的大型群眾動員。他又特別提到,見到葉寶琳進入立法會抗議都會「無端端」判坐牢,都有點壓力。

反東北運動之後再到佔領運動,兩者的氣氛並不一樣。「六月時,本土派依然很伶仃,會理解現場左傾社運人士的邏輯同運作模式。雖然在離開時都有點紛爭,但是我不是特別把焦點放到與本土派的矛盾之中。其實與本土派對立面無咁強,大家都在社會運動當中找社會改變的模式,去阻止拆遷。」會否覺得被拘捕的多是「左膠」,而不是本土派?「被控告的人都是被動的,是警察揀人黎捉。」

「相比起高鐵運動,大家那時都在同一題目找同一敵人,以不同方式切入運動,而不會與其他團體對立。現在不同運動參與者會在同一議題切出小戰場,意識形態的論爭,來趕走人。我們當時常常會稱那些人作虛右,他們不一定是右翼,反而可能是在旗號、符號之中尋找身份認同,去參與社會運動。我自己不是一出來就是什麼,都是有一定偏差之後去修正自己。就正如所謂左翼,光譜都很大很闊;而每個人都在想如何介入運動。FM101就是在少媒體的環境下出現,而之後多了媒體,大家又去做其他野。」他強調,社運是講持續性,意思不是要壟斷,而是要看長遠的社會發展,對社會經濟的影響。這些問題是要慢慢想。

「我依然覺得最頂的矛盾是在政府那裡,係佢地先挑動矛盾。右翼的政府都是以民粹去做武器,以仇恨、憤怒去建立他們的論述。所以,個問題唔係我有無恨,而是他們本來很多仇恨。我心目中沒有對立面。」

小辣椒嚴敏華

社民連成員嚴敏華早在13年七一遊行因咬女警而被控襲警,雖然早有坐牢經驗,但她說這次審訊比較長時間,覺得「法律用詞艱深如同平行時空語言」,還是有點困擾。任職私人公司助理的她這十天不能上班,「老闆沒有給予壓力,已經叫支持同體諒。」嚴指她老闆最近賺少了錢,面對租金壓力,都明白社會扭曲,沒有抱怨嚴參與抗爭。

另看:『小辣椒』是如何煉成的?——嚴敏華專訪

她特別提到,面對今天鋪天蓋地的政治檢控,民間的法律支援系統卻成熟了很多。「以前自己一個人被控,只知道唔好亂講野,被人係警局困了很久。今次雖然都在警局困了一段時間,但法律支援快了很多,而且還提供了很多有關法援的資訊。」原來,當天她只是在facebook打了一個被拘捕的status,就有「東北告急,無你點得?」的義工聯絡上。他們把同案15位一一聯絡上後,就一同約見律師,準備案件。「以前根本找不到律師,根本無辦法得到資訊,唔會個個咁神心主動搵你。」她以當時人的角度想,多次打壓至少帶來了公民團體的發展,不再害怕被警察「屈」。她同時告誡抗爭者:抗爭前要多留意法律團體的告示,認識自己的權利,好好保障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