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岑敖暉 Lester

前學聯副秘書長 網誌

社運

反省才有可能扭轉公共討論文化

反省才有可能扭轉公共討論文化
廣告

廣告

近日那幾篇端傳媒的「運動創傷」系例,其實我覺得重點不僅僅是個別的人是怎樣的模樣,其實也是在提供另一個角度,衝擊我們對運動的理解方式,這個衝擊,亦同時包括「理解、判斷一個人」的方法。

我們不難發現,社會點去理解一個人,都是非常平面地理解,例如佢係好就點都係好,係仆街就點都係仆街,不是某一點人是有意無意地如此、我們大部分人同樣如是。不只是別人對我們是這樣了解,你問我,我看到fire的訪問以及橙頭的訪問後,才驚覺自己對他們的理解是如何的不足、匱乏。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好容易以一兩件事去定義、人格謀殺一個人、一件事。而以往我地(起碼我自己)對住呢種人格謀殺、人身攻擊模式是感到到無力的,不知該如何回應,回應的話又從何談起。

跟鍾耀華談起這段想法,他認為:因為我們開始勇於把自己的想法講出黎,但當我們願意講,相互理解才得以開展。

的確,不知如何回應的原因可能是:我們以往都沒有勇氣把自己的想法、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甚麼都「就住就住」。而事實上亦沒有一個平台去讓我們可以好好地「理解」他人,亦沒有一個氛圍、習慣這樣做,甚至在公共討論的習慣中,我們已經習慣了片面理解、甚至一不同意就人身攻擊。

可能當越多的人有勇氣不再迴避、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的時候,理解得以開展的時候,片面的人身攻擊、人格謀殺就可能不再變得那麼可怕,又或成為攻擊他人的武器,我們對不同人的認識可能也可以不再留於這麼的片面。

當然,我們不能依靠個別傳媒去搭建這樣的平台,因為這樣的氛圍、對他人只懂片面地理解的習慣其實也是傳媒有份構建出來。因此,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能否有這樣的反省,繼而才有可能扭轉現在公共討論的文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