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在恐懼的時候我們最自私

廣告
在恐懼的時候我們最自私

廣告

“馬來西亞爆發瘋狗症了!”

這句說話也真挺駭人,一般市民在沒有太多深究下,認為顧及人類安全,立即將所有流浪狗殺掉是十分合理的做法,就正如爆發了禽流感就要將所有活雞毀滅。

但我想先了解一下所謂「爆發」。當地發放的消息相當混亂,至今仍未知是否有人真的確診染上了瘋狗症。只知在大馬北部此起彼落傳出不同的數字,彷佛大難臨頭。 事情是大概這樣的,在八月十九日,馬來西亞的玻璃市證實發現了感染了瘋狗症的狗隻,之後到鄰近的吉打市,再而到檳城。較可信的數字是至九月十八日止,證實染有瘋狗症的狗隻為玻璃市22隻,吉打市5隻,至二十一日,公眾被狗咬傷事件則有59宗(未有證實是有瘋狗症的狗),而檳城至昨日止,則肯定有三名市民被患有瘋狗症的狗隻咬傷。而最重要是,據當地衛生部長斯里蘇巴馬廉於十九日表示,至目前為止,根本並沒有人感染瘋狗症的確診病例。

從坊間(主要是互聯網)訊息的混亂,可以看出市民的驚惶失措。當然,瘋狗症是致命的,恐慌在所難免。 但在恐慌時我們不是應該更冷靜,更理性嗎? 在瘋狗症重臨的一個星期,幾個市縣的領導都「當機立斷」的展開了全面的撲殺流浪狗行動,而且很多是現場即捕即殺。至九月十八日止,玻市、吉市與檳市已捕殺了2140隻流浪狗,檳城的獸醫局更要每日派出為數80人的捉狗隊,當中包括有獸醫在內,每日要以殺一百隻流浪狗為目標,一旦有狗只,即使是有主人的,在沒有主人陪同下,出現在住宅建築範圍外,一律格殺勿論。希望盡快毀滅全城2萬5千隻流浪狗。

我先放下自己動物維權的身份,不從保護動物的角度出發,但這個因為恐懼而近乎藥石亂投的做法,是理性嗎?是專業嗎?是合乎世界標準嗎?是唯一的選擇?還是只不過可以讓自己安心一點的自私行為? 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嘲諷說:”很多人在瀏覽過網絡諮詢後,自以為對狂犬病很瞭解,惟州政府不會因為這些"路邊"專家而改變初衷,或收回殺狗令。” 但我肯定相信, WHO世界衛生組織應該不是“路邊專家” 吧!

我翻查WHO世界衛生組織對瘋狗症的相關指引,對於應對瘋狗症,完全找不到有捕殺狗隻的建議,從未出現過“kill”“cull” 的字眼,反之,世衛多翻指出,瘋狗症是100%可以透過注射疫苗而斷絕其傳播途徑的。 即使在爆發瘋狗症後,若不慎被疑有瘋狗症的狗隻咬傷,世衛的指引是立即清理傷口及注射疫苗,這樣可以有效防止出現瘋狗症症状及避免死亡。 在世衛的官方指引裡你會不斷重複的看到vaccination!vaccination!vaccination!vaccination! 世衛現時在多個尚有瘋狗症的國家推行瘋狗症控制計劃,重點仍然是vaccination!從不動刀槍。

問題只不過是,當你捕捉了狗隻之後,你選擇給他打一支防疫針還是選擇乾手淨腳的開一槍,或活生生的將牠打死。前者已經科學證實了可以控制瘋狗症的擴散,而後者除了為捕殺者帶來一剎那的「痛快」外,還有什麼?

大馬最後一宗瘋狗症發生於上世紀的1992年,更於2012年後宣布大馬為“零瘋狗症”國。 是次瘋狗症重現,專家相信是經由鄰國如泰國傳入玻璃市,再蔓延到檳州。我們鄰近中國內地,有想過我們會有瘋狗症再臨的一天嗎?漁護署的高官們,是時候看看世衛的指引了:為流浪動物防疫吧!

世界衛生組織相關連結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099/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