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港鐵飲醉了

港鐵飲醉了
廣告

廣告

近年翻起報章,港鐵屢次傳出負面新聞,一來是加價連連,二來是關於行李問題的雙重標準,鬧出全城討論,加上在有圖有真相的時代中,港鐵難以否認,企業形像跟現屆梁班子不約而同般差。

喝醉了,因為似醉行兇般非理性地執起規條做事。先是女生的古箏,教練的桌球棍,大提琴,嬰兒連車也統統被拒入內。相比下,寬容水貨客或自由行將火車作貨車用,顯然是極大諷刺。執起行李規章,意為乘客的安全只好拒絕這些非貨物的大型阻礙物進入,一次被離開,一次收警告信,對於大多數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港人,當事人選擇離開,旁人拍片附和。試想想,當時人拿起這個阻礙物離開地鐵站,的士難截又拒載,唯恐巴士司機又以規條限制登上,除了冒險召叫URBER就只可徒步回程。

真的喝醉了,因為充耳不聞般的醉後皇帝。所謂車廂空間和候車通道的承載定義,只有它可以作最終決定權。關於定義,標準視乎職員對實際情況的判決,情況近似加價一事,必要和升幅視乎公司對預期業績的差額,造成常加未見減的風氣,令獨醒的我們只好跟隨。關於優惠,就被冠以社會責任的名堂,客氣又積極地宣揚。網民不甘示弱般的團結,發起由大圍站行動至馬鞍山站運動,但似乎未能叫醒酗酒的它。

身處鐵路為主巴士為輔的城市,您如何避免跟醉酒的人共處,甚至拒絕被臣服,因為明早上班上學的您又要搭車了,無奈地飾演他人口中的港豬。或許港鐵是中國詩人一 李白,或許結局同樣,或許水中撈月成為港鐵的下場。

一段關係的對立,一個只會檢討的機構,一屆未有為民發聲的政府(,更可笑是身為最大股東也只會沈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