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不認命的工會人(二)】別遺忘有人在為你聲沙—黃惠民

【不認命的工會人(二)】別遺忘有人在為你聲沙—黃惠民
廣告

廣告

文:嘉瑩

提起2013年的碼頭工人罷工,相信不少人仍有印象,不過,早於2007年,其實亦有一場大型工人運動──歷時36日的紮鐵工人罷工工潮,除了成功爭取工資回升至合理水平和工時回復八小時外,也令部份參與者的生命拐了個彎,在該場工運擔當骨幹份子、現為紮鐵業團結工會理事長的黃惠民(阿Man)就是其中一人。事隔八年,阿Man對此記憶猶新,畢竟這可謂他正式加入工運的起點。

歷史會過去,但有些事情仍然不斷重複,例如資方對勞工階層的剝削,而工人往往是被忽略的一群。今年約60歲、入行30多年的阿Man憶述,紮鐵工人於1997年每天工時八小時,工資為1,200元,但自2000年起薪酬持續下跌,工資減至700-800元;再無減幅空間後,資方轉而延長工人半小時以至一小時的工作時間,而當時的工會對此沒有阻止。工人的不滿一直累積,終於在2007年8月爆發第一次大規模罷工。

阿Man表示,罷工正值會考放榜,因此行動一開始不受關注。他仍然記得第一次遊行是在八號風球下進行,由於工友與職工盟、街工等協助工人的團體並不熟悉,而他本身認識團體的一些代表,於是在該場遊行擔當兩者的溝通橋樑,並自發擔任糾察,與警方交涉,他笑言自己是「全場唯一的糾察」。遊行過後,阿Man擔任的角色日益重要,他獲工友選為工人代表之一,有份參與和資方的談判,多番拉鋸下,工人每天工資增至860元,回復八小時工作時間;獨立工會「紮鐵業團結工會」亦正式成立,有別於當時支持資方的工會,它有效反映工人聲音,向資方爭取合理待遇。在工會理事長的任期內,最令阿Man滿意的爭取並非薪酬升幅,反而是成功說服資方,讓工人在早上享有15分鐘休息時間。筆者滿腹疑惑,阿Man解釋,在酷熱天氣下從事體力勞動相當吃力,尤其是香港上午沒風,有工人曾因中暑而死亡,這15分鐘看似小事,但對工人來說,其實是一帖「救命符」。

阿Man膚色黝黑,一副硬漢模樣,但問到在工運印象深刻的卻都是小事情,例如在07年紮鐵罷工第一次遊行,工人路經廣華醫院時因為不欲騷擾病人休息,大家都不叫口號;在罷工現場,工人因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不到場而情緒激動,更有人躺在馬路上以示不滿,前來交涉的勞工處代表擔心工人會失控襲擊她,他當時回說:「其實很簡單,工人的要求很卑微,他們只需要理會和關懷。」結果如他所料,代表表示關注事件,會盡力協助工人後,「工人開心到呢,大家和平散去」。硬漢內心還是有柔軟的部分,把人放在心上,看到他們的善良和需要。

鐵漢柔情,提起太太時笑意更濃。他憶述罷工期間,工人不敢得罪老闆,於是由他負責面對傳媒。不怕得罪資方嗎?「最多轉行,最主要是太太支持我的行動。」阿Man於2000年離婚,失婚經歷和經濟壓力令他人生陷於低潮,幸好在社區工作認識現任太太,在她的鼓勵下重拾自信、重新振作。他說太太對社會事務很熱血,與他持相同信念,支持他參與工運,以及在佔中期間響應職工盟呼籲,參與罷工行動超過60日,二人在佔領區負責後勤工作,阿Man更是在金鐘清場中被捕的其中一人。

在訪談期間,阿Man每隔10多分鐘就會咳嗽,原來這也跟07年那場罷工有關。阿Man說,他在罷工首兩天叫口號至聲沙,此後嗓子沒好轉,因一直要和工人溝通,惟在嘈吵的罷工現場下,要大聲說話,他笑言「真的很可憐」、「我的嗓子壯烈犧牲了」,現在說話時間一長就會聲沙和咳嗽,也唱不到一些歌,「從前最愛唱韓紅和劉歡,但再無辦法上某些高音。」犠牲的當然不只歌聲,最高峰時他試過在街工和職工盟等五個組織擔任崗位、一星期開九個會議;也試過在07年罷工期間被九龍城反黑組找上門,以「懷疑教唆工人罷工為由」,要他在警署由晚上七時待至凌晨三時。

想起阿Man提過小時候就讀教會學校,基督教「人人平等」的價值觀對他影響很深,於是問他為什麼投身工運,是否因平等的信念紮根心中,加上自己的工人身份,對工人產生同理心,不忍大家被剝削,他嗯了一聲,說:「如果你單單剝削我,我反而沒大問題,因我是一個不太計較的人,但如果你剝削的是一大班人,我就會據理力爭。」這樣子的付出力度值得嗎?他微微一笑,說他的座右銘之一,是「施比受更有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