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Pang

想做一個正常的讀者,謹此而已 網誌

國際

新加坡與香港

新加坡與香港
廣告

廣告

上星期新加坡的大選,人民行動黨可說是以壓倒性姿態勝出。這未免令一眾爭取自由的人士失望,其中包括的不僅是新加坡反對黨的支持者,當中也有身在香港,經歷過傘運而希望同路人能夠成功的我們。畢竟,香港與新加坡的政治制度,文化傳統縱有不少的差異,兩者於近百年間的遭遇又何其相似。既同是英國的殖民地,戰後依靠同樣開放的貿易政策帶來經濟起飛,面積細小連食水也不能自給自足,而卻都成功擠身世界的一流大城市之列。今天,香港和新加坡的市民同樣地面對政府逾權的事實,處在高牆的對立面,無力感充斥在兩地的民主派之間。

人民行動黨的地位在新加坡一直都是不動如山。縱然政治打壓持續存在,言論自由也沒有被放寬過,但新加坡的經濟發展,特別是政府對民生訴求的處理方法,一直受到市民的讚賞。所以,雖然人民行動黨的議席數目因選舉規則的傾斜而不合理地高,但其實支持者的數量從未少過一半,選舉當中亦極少出現舞弊的情況1。2011年反對黨首次歷史性地在議會選舉中取得6席﹙總數共87席﹚,人民行動黨還是牢牢地握著超過六成的選票。以六成選票獲得九成議席當然顯示出選舉規則對執政黨的傾斜,卻也是一個非常明確的訊息,展現出其現今政府的民意基礎極其豐厚。

本來,承著上屆選舉的突破,反對黨大有機會再下一城。在互聯網普及的今天,對於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以及公平公正的渴求,在各個現代城市裏只是有增無減,新加坡政府控制傳媒,甚至控制法庭的做法招致的反彈亦越趨明顯。

只是,李光耀的逝世大大喚起了人民對這個政黨的感情。瞻仰遺容的人數之多,以至於民眾要通宵排隊,亦要延長開放時間,可說是前無古人。這一整個儀式將國民對李光耀的景仰昇華至近乎宗教水平,李光耀不單只是新加坡的國父和英雄,而是只要在他的肖像附近,都應抱著必恭必敬的心態應對。而且伴隨而來的是連串紀錄片和節目,歌頌李光耀對立國的貢獻,其他聲音則一概被拑制,這亦是余澎杉被拘留的原因。選舉從來都是以贏取選民感情作目的的鬥爭,陳水扁於2004年的槍擊案,正是因為牢牢的牽動了選民的情感而轉化成選票的例證,對李光耀的追憶,同時也幫助了人民行動黨的選情。不斷重覆的歷史政績回顧,正是最有效的政治宣傳,由這個角度看的話,反對黨的失敗便變得毫不意外。

可惜,無論新加坡的統治模式如何成功,都難以成為香港應予以效法的論據。威權統治之所以能在新加坡行之有效,除了強烈的國家認同外﹙李光耀逝世後的一連串活動正是建立認同的最佳方法﹚,更直接的原因是其政府除了在日常生活的某部份施加壓制外,在其他福利民生事項都能迅速地對市民的意見作出反應。反而,無論是中國也好香港也好,往往以為經濟發展可蓋過一切。觀乎近來政府官員面對質詢時掏出的理由,除了經濟,還是經濟。自由行如是,佔中如是,三跑如是,新界東北也如是,連陳佐洱提到澳門上海也只是以經濟掛帥,完全忽視一個城市的其他需要。中國現今更是將這種經濟惟一論延伸到極致,視野狹窄之餘,也不知道有多大部份進入了官員與權貴的口袋。這種做法要像新加坡一樣得到市民的真心認同,未免是天方夜談。

Note:
1. Singapore Overview 2013, Freedom House
https://freedomhouse.org/report/freedom-world/2013/singapore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