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網誌

教育

同學,罷課吧!

同學,罷課吧!
廣告

廣告

昨夜社交媒體被同一個消息洗版,港大校委會否決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陳文敏不獲委任並不叫人訝異,叫人訝異的卻是背後的原因。宛如文革式批鬥復活了一樣,「來吧!我們來說說為何討厭這個人,然後把他定罪。每個人都要說,不說你就是叛徒!」什麼我跌倒了他不問候,論文搜尋次數低這些荒謬理由紛紛出籠。這些低智商校委為何謬論連篇都臉不紅氣不喘?原來港大校委會內新簽了一份保密協議,只有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才能對外透露會議的任何內容,其他與會者均不得泄露。

今日報紙頭版刊出的這些轟動內容,是港大學生會長馮敬恩冒著被處分的風險而公開的。好一個學生會長,作為whistle-blower「鳴哨者」,雖是違反了保密協議,卻是盡了一個學生會長應有的義,把這些荒謬絕倫的會議內容公開,讓世界知道這個決定背後的不公,馮敬恩才是維護港大利益而義無反顧的那個人。相反,那些低智能校委以為用保密協議就可以綑綁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可能性就大錯特錯了,這一世代的勇敢是他們所不能想像的!並非你要他不說就不說,你要他如此行便如此行。去年入秋之際波瀾壯闊的那場社會運動,不管你叫它雨傘運動也好、叫遮打革命也罷,也是以同學的罷課為序幕,由大學同學所帶起的。

繼媒體淪陷、法制被特首超然後,那紅艷艷的魔爪,經已移動到學術界之上,這大概就是他們口中所謂的「青年工作」吧?而筆者內心冀盼,甚至社會也冀盼,同學最少能幫忙守住學術界,學術界是培養你們這些勇敢年輕人的香港最後雕堡。筆者很抱歉常常要你們打頭陣,而我們這些成年人往往守在你們身後,有若去年的罷課運動,筆者雖然在後,卻是盡心與同學們同行的。如今成年人又要借助你們的勇氣,與其只在網上洩忿式的「問候盧寵茂」,不如以實際行動表達你們的不滿。

「同學,罷課吧!」此時不罷,更待何時?

(圖源來自網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