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一群無博士學位的學人

廣告
一群無博士學位的學人


廣告

感謝陳坤耀和李國章等港大校委的「啟發」,坊間開始留意所謂博士學位的意義。關於無博士學位的學人,已多有述說。例如錢穆(賓四)先生、唐君毅先生、陳寅恪(鶴壽)先生等,都是無博士學位的學人,鶴壽先生更是連一紙文憑也缺,地位卻無比崇高。然虧待無博士學位者之風氣,早已有之。例如賓四先生曾被校董會刁難,鶴壽先生亦然。但歷史告訴我們,刁難者的一時氣焰,蓋不過有實學者之風韻。

除了以上先賢外,特別想講述兩位本人特別敬重的學人。當然,都是無博士學位的。

本人修讀政治學,但對中國哲學頗感興趣。啟蒙書籍,要數牟宗三先生的小書《生命的學問》,以及《中國哲學十九講》。《生》不是嚴謹學術著作,真要學習牟先生的學術堂奧,就應該要讀其巨著《心體與性體》。(本人不才,只曾讀過該著作極小部分。)牟先生在《生》書中講述了自己的心路歷程,以及哲學理路。從字裡行間可以讀出牟先生的狂氣,不怕批評梁漱溟、直斥馮友蘭。牟先生在另一書《五十自述》中,狠批馮投共,是「良知由假定轉而為泯滅,於以見他那一切知識學問全成了黏牙嚼舌之工具,毫無靈魂可言。」但在天地之間、大學問中、孔孟二聖前,卻保有謙卑。牟先生是性情中人,聽聞也曾與另一位無博士學位的大師勞思光先生有所爭吵。但爭論的,都是學理。牟先生嫉惡如仇、心直口快,卻又無博士學位,陳坤耀前校長肯定對其非常不屑。

另一位無博士學位的學人,乃大儒蔡元培校長。孑民先生可謂華人大學校長的典範,數十年以來,無出其右。先生幼承庭訓,考的是科舉,官拜翰林院庶吉士。但舊教育竟然孕育新思潮,令其投身革命事業。其後到德國留學,未有考取甚麼學位,便於一九一七就任北京大學校長。一句「思想自由、兼容並包」,開創北大自由輝煌年代。先生堅拒政治干預學府,曾謂:「我絕對不能再做不自由的大學校長: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學的通例。得意志帝政時代,是世界著名開明專制的國,他的大學何等自由。那美、法等國,更不必說了。…… 又不能用正當的辯論法來干涉了,國務院來干涉了,甚而甚麼參議院也來干涉了,世界哪有這種不自由的大學麼?還要我去充這種大學的校長麼?」劍橋大學博士李國章,連幫孑民先生解鞋帶也不配。

無博士學位而又位居大學要津者,或學術地位崇高者,大有人在。除上述外,還有:傅斯年(前北京大學代理校長、前國立臺灣大學校長)、蔣法賢(聯合書院首任校長)、凌道揚(崇基學院第二任院長、聯合書院第二任院長),和戴義安(前香港大學校長、副校長、教務長)。

陳坤耀、李國章、盧寵茂、廖長江之流,或許有學術知識,卻絕無學養識見與風骨。陳文敏教授應該感到高興:被這班人否定,實在是人生一大榮譽。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