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比陳文敏教授影響力大二百倍的李輝,是何許人也?

廣告
比陳文敏教授影響力大二百倍的李輝,是何許人也?


廣告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今日豪言謂,自己的學術影響力比陳文敏教授高二百倍。又聲言所謂公義非常複雜,不是大學生可以理解。究竟李輝是誰?

假若你在二〇一二年反國民教育時有留意一些論爭,應該會記得他。其曾在《明報》撰寫〈不要把孩子和髒水一起潑掉!〉一文,表示「所謂『洗腦教育』純屬欲加之罪,實欠公允。而很多反對國教科的人,其實並沒有真正看過完整的課程指引。他們恐共、恐中的表現更加印證出國民教育的必要性與迫切性!」另一文〈國民教育科風波背後——用生態系統理論分析反國教科運動成因〉,更是充滿洞見:「從議員到大中學生,都拿想像當現實,用感覺當真理,喪失理智和理性思考。」、「是次反對國教科事件中,只見到抗爭、絕食及反對派單一的聲音。任何人如有異議,都會被罵為『無恥』。這何嘗不是他們在對社會大眾洗腦?!」、「打着民主反民主。羞辱謾罵堅持理性討論的人,以民主自由的名義剝奪別人的言論自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二〇一三年六月,嶺大同學反對鄭國漢任校長之時,李輝特別在facebook(Philip Li)分享了周融的文章〈當政治審查在香港落地生根〉,並點評之:「香港的大学生其实已经被洗咗脑,新一代香港红卫兵正在形成,打着民主反民主,用政治审查推倒一切建制,“炮打司令部”,拿无知当有型,用无理斗真理,this city is dying...」

六月,李輝又在fb發表對佔領中環的見解:「我经历过文革和六四。香港目前正走上类似的轨道。文攻武斗的结果就是中环的清场。或许这就是佔中发起人想要的结果。但牺牲的往往是无知与无辜的人。发起人却可以躲到美国主子的背后继续逍遥快活。可怜的群众,被人当枪使,当棋子耍,却如义和团般,高举旗帜盲冲。2016年7月再看此帖,看历史是否重演。」

九月,李輝想要到港大的美心餐廳食晚餐,但因為人太多,所以轉移到山下的壹粥店。但該店竟然倒閉了,所以決定到西港城食迴轉壽司,但該壽司店竟然也倒閉了。(可恥!)李輝感觸良多,表示:「感想一:港大管理层非常令人失望。连学生吃饭问题都解决不好,校长实在无能。感想二:学生会诸公成为扯线公仔,整天挂住搞政治斗争,为何不为学生争取吃饭的权利?每天把民主挂在嘴边,请先解决民生问题吧。」

有關陳文敏教授獲推薦任副校長,李輝也特別發表文章〈尊重院校自主 還我平靜書桌〉,痛斥陳教授:「港大共有10 個學院,法律學院只是十分之一。但是,僅這一小部分,你也沒曾管理好。你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真正的學術建樹,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你在任法律學院院長時,帶頭鼓勵『佔中』,捐款處理不當,既破壞了法治,又違反了校規。...... 我們實在難以相信你有資格或者還有顏面擔任副校長。即使你僥倖當上,又當如何服眾?」當有人質疑不少外國名大學(哈佛、劍橋)的法律學院院長也無博士學位時,李輝如此回應:「博士头衔是表面的。背后的严格的博士论文研究才是核心。缺乏PhD study 训练,如何知道什么是学术研究?你读完了PhD就知道这之间有天壤之别。」(李輝的PhD是在香港大學讀的。)

由此可見,李輝從一而終,充滿睿智,實是港大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學者。欽敬欽敬。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