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 專訪自由工作者 S

廣告
「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 專訪自由工作者 S

廣告

文:吉暝水

一日可以怎樣劃分?上晝下晝?上班下班?談放假,我第一時間想起朋友 S。幾年前,我們剛剛畢業,周末就是周末,甚麼都不用理的菜鳥時代,他已經比我們早熟,周日都繼續工作。記得那是一個年末的一個午後,我們一群大學同學約在尖沙嘴午飯,飯後大家搭地鐵各自去玩,豈知在開向中環的地鐵車廂上,S 很誠實地說:「其實我返公司。」

當年,我覺得星期日都要工作,是一件很瘋狂的事,卻沒想到幾年之間,我們都 7×24,可真要多謝科技和網絡。從會計師樓走到自由工作者,大家都以為 S 終於「升仙」了,個個都羨慕到不得之了的時候,但他跟我說事情沒那麼簡單,「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嚕~」

大概一年多前,好久沒見的 S 突然約食飯,還要是 8 點鐘的晚飯。我一度以為他是不是要結婚了,派帖?不料那消息如同炸彈一樣叫人驚訝,「我辭左職啦!」S 一口氣喝下半杯啤酒,一手抹去嘴邊的白泡。我打量了他一下,果然是瘦了很多,難不成是生病,開始替他擔心起來,「你……無咩事呀?」

S 說,會計師樓工作沒有大家想像中好,尤其像他們這種菜鳥級數,只有加班的份兒,卻沒有加薪的機會。「飛的返屋企係好小事,朝早收工都無乜野,係公司訓都唔係未試過。」當日他是這樣形容,所謂 peak season 的「生活」,他直言:「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只有返工同放工嘅分別。」趁著專業試臨近,S 決定辭職,專心考試,也為了身體著想,「屌,口臭到我自己都頂唔順,仲虧過啲阿伯!」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而路卻在這個時候,走出分岔口來。正當 S 閒賦在家,努力準備考試時,做市場營銷的朋友介紹了一份 freelance 給他,改變了 S 的生涯規劃。自認是宅不是毒的 S,遊走於各在論壇、討論區,也在 facebook 管理過幾個足球相關的專頁,朋友介紹的 freelance 正是他熟悉的範疇,「就係見係屋企做都得,自己又做慣做熟,所以想諗住幫下手。」

從寫 feed 開始,S 在家工作漸成一種生活模式,翻譯、校對之餘,偶然也會 part-time 做做會計工作,「Outsource 得出嚟嘅,梗係 in-house 唔想做嘅野啦,即係垃圾或者屎。大家聽見我份工可以係屋企度做,個個都好羨慕,你試下丫,我完全 get 唔到 enjoy 個位係邊度?!」

有 job 盡量接,幾乎是每一個 freelancer 的生存方式。從來不知道 job 從何來,更不知道下一份 job 幾時又到,畢竟沒有月薪的工作,S 必須要「多啲嚟密啲手咁做」。做足半個月沒有休息又試過,半個月沒有工開也不是新奇事。這種一時 chur 到行,一時 hea 到爆的工作頻率,不是人人受得來,而他早在會計師樓訓練有素,「當時我以為我果行係咁啦,原來我錯撚左,錯撚曬,成個香港都係咁痴撚線嘅!」

年多前,S 曾經感嘆人生只剩上班下班,而今日工作可以在家進行無礙的時候,他更走不出 home office 的模糊界線。初衷是為了改變,一年下來,他卻改變不了甚麼,我問他可有後悔,他大笑:「係嘅,係無乜分別,但起碼我可以係屋企做,一手打機,一手打字都無問題,但打 J 就難啲啦,哈哈哈哈!」

我們都笑了,笑到最後慢慢滲出淡淡的無奈。又或者開玩笑,是我們唯一可以應付荒唐世界的態度,乾杯!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