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ADDENDUM:將摧毀推向極致

廣告
ADDENDUM:將摧毀推向極致

廣告

文:張莉莉

插上耳機,安靜好幾秒,歌者在無伴奏之下由「真想帶你見見我剛識到的她」一句開始演唱,直到「試圖再努力愛」,一下子,什麼都沒有,歌聲止住了,如同午夜夢迴,如同低聲細語。心息了。發現過往十年只有自己一直迷戀美化過去的假象,再沒有喜歡哈囉吉蒂的少女,曾經喜歡過的人已經無端改了姓,披上嫁衣,執子之手獲得幸福。是時候釋放。CD一開首的耿耿於懷唱到一半便戛然而至,早已為結局埋下伏線。歌者開始說故事,電影上映了,耿耿之後,念念不忘。

十年來輾轉反側,難以入夢,要靠睡前服藥才能勉強入睡。服藥之後,迷迷糊糊,女孩的樣貌也變得模糊起來,他不禁生出一句疑問「模糊輪廓後是特別美好嗎」。詞人語帶雙關,假借服藥幻象之名,實寫十年來把回憶美化,即使十年前心愛的人有任何缺陷,在回憶的洞口裡,一切都是完美的。在歌者眼中,迷戀一個人達十年之久,每晚都情不自禁地想起對方而不能安枕,就像被施了咒術那般下了降,縱是如此,他依然自欺欺人,在睡前服道出一句「明白你只在彌留的一剎/願意待我好/卻不會/再夢回」,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不能自拔。遺憾,自己在對方的生活當中根本沒有了影,在羅生門裡,前度回應「迷戀蔽眼才給美化」,她什至指出對方夢裡每夜遊蕩的纏綿黑影,本來就已經安葬,無關痛癢,心如止水。對方有沒有睡前服藥,又與己何干,畢竟都已經過去了,為何還要重提舊事。

說好到冰島觀極光,看藍鯨,聽北歐式配樂,最終也只有自己獨身一人兌現承諾。雷克雅未克一曲,電音不少,高音部分亦非常多,當中固然不乏一連串不協調和弦,聽者會感受到冰天雪地的感覺,編曲一流。約定與對方一起同遊的冰川火山,統統都未訪未闖,一如單魚座裡所寫,「何時火/何時冰/仍無聲 /仍無反應」作為伏線,而雷克則是照應,自己在意的東西, 在別人眼中原來只是不值一提的瑣事 。

一段安葬了的關係,應該何去何從?雷克雅未克說,要將掛念安葬在白雪中,把十年的掛念與記憶都鎖在寒天雪地中,一切到此為止。人人都說,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然而事實卻是,不是天下情人都求重逢重溫美夢,想要重修破洞,破鏡重圓更是不可能,現實殘酷於此, 無必要有太大期望。終於看清楚了,原來一直堅守冰島,一直想兌現約定的,只是歌者未能放下執念,還留在原地呆呆地等, 而對方漸行漸遠, 在視線中慢慢消失。

雷克雅未克最後以目黑的故事作結,拉闊聽者與歌者的視野,同樣的故事有很多,在生活任何一個角落,都有一樣的遺憾上演,其實用不著把自己的遭遇看得太大,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然而我聯想起漢城沉沒了這首歌。同樣是黃偉文填詞,周國賢主唱,漢城又是在十年前改名,裡面的故事還是沒有浪漫史,剛好與「情人話/重返的都市/無端改了姓」語帶相關。

十年故事過去,時時想念同一個人,對於現任情人來說,一如瑕疵裡說,若能放下執念,這美好一剎大概可以殺死自己,即使關係猶如等大石開花。可惜,單魚座卻往相反軌跡走,他說「得一剎美好/卻殺掉一生的感性」,因為得不到的從來矜貴,就算,舊愛像噩夢,歌者心甘情願「仍然愛」,縱然愛極仍無聲, 在某種意義上可能是一種宿命。

多少年的執迷不悟,多少次的千呼萬喚,思憶太重,變成病態,病入膏肓。由單魚座所寫,「半世有傳聞話我痴/卻沒有辯駁那本領」,去到羅生門「被傳聞談論的瘋子挽著手」,最後雷克寫「殺不死依存症」。歌者說,「由人去/磨滅我抑鬱症」,是走火入魔的, 但又能如何呢?不過是一廂情願,解鈴還需繫鈴人,心病還需心藥醫,赫然發現,解脫的方法早已在掌握之中,水杯裡的熱水溢出了,自然就會放手,只是自己知而不行,自以為別人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麥浚龍 指Addendum這張碟要摧毀十年前的男孩,不可能有完美結局,當雷克雅未克派台,許多人批評男孩竟然釋懷了,整個故事不符合暗黑,破壞力不足。所謂摧毀,其實不一定要殉情,要有人死了才算摧毀。人最苦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得到了。整張碟鋪墊四首歌作為伏線,感情就更強烈了。十年的故事,總是離不開念念不忘,期望太高,愈以為必有迴響,現實卻摔得更重更痛,原來別人根本沒有把你放在眼內,什至已經記不起你了。是生抑或是死,已經不重要了,幻想破滅,什麼都沒有留下,一無所有。這才是教人苦的,生存也罷,一切令你賴以生存的動力一下子粉碎,從浪漫幻想回歸悲劇現實,所有的心神已經完完整整地被摧毀了。

及時的釋放,其實對別人來說,也是一種祝福。放下執念,命裡有時終需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原文刊在刺青雜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