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社工,不做私院推銷員

廣告
社工,不做私院推銷員

廣告

特首於《施政報告》中提及將預留約8億元推出「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下稱「院舍劵」),原打算於2015年9月推行,然而,「院舍券」變相鼓勵長者入住監管不善的私營院舍(如劍橋露天沖涼事件),亦是明益私院公司及老闆,不少前線社工、長者、護老者及議員均質疑「院舍券」無法為長者提供真正的選擇和幫助,提出反對。

政府在社會及團體壓力下暫時擱置推出,但預計在整理資料後將會再次推行,屆時,不但私院可將8億「袋袋平安」,社工更會被迫成為私院推銷員,未能實踐社工價值 - 為服務使用者(client)提供最好福祉

「錢跟人走」假選擇 變相「錢跟市場走」

近日,社工復興運動 - 反「院舍券」社工陣線就此進行「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意見調查(下稱「調查」),訪問了152個社工、護老者及長者等,其中以社工為主,調查結果能一定反映社工的意願及情況,值得參考(詳見「參考」)。

「調查」結果顯示,近七成人反對推行「院舍券」,即使是試驗計劃也不應推行,反對的原因包括「院舍券」要求長者退出綜援制度及中央輸候冊(近八成);亦認為應將8億帑用於資助院舍及社區照顧服務。

事實上,即使是在私院中較好的甲一級院舍,仍有逾六成受訪不滿意,認為應改善人手比例、服務質素及環境等,審計署《第六十三號報告書》亦清楚顯示,甲一院舍住客人均面及護士人數等,都比資助院舍少約一半。政府一直強調「錢跟人走」是增加長者的選擇,但事實上,所謂的「選擇」根本不是合適長者安老的理想出路,一堆爛橙,給你一張爛橙券,怎會是增加選擇,也莫說是增加消費者的權利,其實只是市場化的手段,最後得益的就是私院公司或老闆,尤其在沒有利潤管制的情況下

安委會黑箱作業 社工迫做推銷員

安老事務委員會(安委會)負責制訂、統籌及落實香港的安老政策,亦是今次積極推動「院舍券」的部門,不過,委員會成員全部任行政長官委任,主要由商界、私院代表及專業人士組成。或者你家中有長者、父母將會或已經是長者、或工作每天服務長者,關心長者福祉,但有份制定政策嗎?

不,政府的政策制定一向由上而下,而且甚少真心公開諮詢市民意見,今次「院舍券」,社工很大機會成為政策的執行者、護老者及長者是受眾,但部門對他們的諮詢卻非常不足,如「調查」顯示,八半半受訪者認為政府對社工及服務使用者的宣傳及諮詢不足;近七成人認識甚少或全不認識安委會的成員,而逾九成受訪者認為成員應包括長者、護老者、社工、社福機構。

「調查」亦有問及「院舍券」對同工的影響,大部份人表示擔心增加工作量,如「增加不必要行政工作」、「增加行政壓力」等,也有受訪者擔心「為私院打工,找生意」、「與社工角色有衝突」等等。「院舍券」的推行,社工不但被迫成為市場化政策的執行者,額外行政工作之餘,也做了政府的幫兇;而大的問題,是社工會成為私院的推銷員,向長者推銷不理想的商品,於心可忍

居家安老為本 院舍照顧為後援

「居家安老為本 院舍照顧為後援」是政府書面上的政策方向,然而,至今只淪為口號,實踐上卻背道而馳。隨著人口老化,長者的服務需要不斷增加,但政府寧願每年派糖給上層及中產,儲備過萬億,也不盡早改善(尤其基層)長者服務,大部份長者都不願意入住院舍,希望在社區及居家安老,因為最需要改善及投放資源,該是社區照顧服務包括上門送飯、清潔、日間照顧中心等,而對於身體缺損程度較嚴重的,應提供規格較好的資助院舍,至於私營院舍,尤其現時欠缺監管,實在不是長者的安老選擇,更不應投放資源給私院公司及老闆。「院舍券」實不應推行,社工,也不應成為私院的推銷員

作者為前線社工、社工復興運動成員、香港政策透視執委、影子扶貧會成員

參考︰
陳紹銘︰別讓虐老成為生財工具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6173
社工復興運動 -「院舍券」問卷調查報告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b6y08r
東方︰7成社工長者反對推院舍券 指欠彈性無選擇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51004/bkn-20151004135355784-1004_0082...
無綫新聞︰近七成社工及護理員不贊同院舍券試驗計劃 http://news.tvb.com/local/5610e07c6db28cd94400000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