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港醫保計劃不應盲隨星國

港醫保計劃不應盲隨星國
廣告

廣告

人口老化的議題近年不時提起,根據最新估算本港於2031年每四人有一人滿65歲或以上,長遠而見經濟負擔將會日漸沈重,不止於此,本港公院病床使用率遠高於私院,可見醫療負擔和政府責任是不容忽視的程度。然而,跟隨新加坡的醫療融資方法,強制要求在公積金內部分款項撥入保健戶口,唯恐惹來市民對其財富分配權被削弱而爭論。同時低收入人士難以有同等的保障,最終令更多市民覺得政府對貧富不均問題無能為力。

推出醫保計劃是勢在必行且不能再拖,了解到計劃會涉及保險界風險與政府承擔成正比,中產人士交稅壓力與對政府不滿增加,甚至公院人手流失率跟政府挽留人材成本壓力增加。但計劃不得以因少失大,若然因此跟隨星國增加醫療儲蓄戶口的私人資金比例,相信在港實行時只會惹來空前般強烈反對,再一步增加貧富距離。

知己知彼,還是最好考慮因素。參考澳洲,以退稅方式驅使百性買醫保。至於低收入人士應給予更多醫藥資助,無論公院或私院,就似現時實行的老人醫療卷。參考瑞士,港府應立法及成立法定小組,規定每個定居香港的單位需購買醫保,保險公司既不能拒保並劃一保費,設立限定差額由政府補貼,使承擔風險相若,計劃可以長遠發展。

一項健康管理,使大眾得以安心,政府運作可順暢,為其中社會保障的一種,市民確實掌握健康並由自己抉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