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鄒崇銘

任教香港理工大學,社會學博士研究生,專注於經濟社會學的研究。著有《以銀為本:7評香港產業及人口政策》、《用消費改變世界》、《墟冚城市》、《僭建都市》、《住屋不是地產》等書。 網誌

規劃

星光大道被消失記

星光大道被消失記
廣告

廣告

康文署聯同新世界發展,將自梳士巴利花園開始,經星光大道,一直延伸至連接紅磡鐵路站的所謂尖沙咀海濱「優化計劃」,在8月提交城規會審議,並在收到逾300份反對意見書之下強行通過。在面對強大輿論壓力下,康文署於9月中表示,會與新世界就「優化計劃」進行公眾參與活動,就「具體設計和日後的運作安排,加強及深化公眾的了解及參與」;但又同時宣佈,星光大道將於10月8日起封閉,「該處橋樑結構建於1982年,至今已落成三十多年。由於自然損耗及橋台上設施老化,故須進行整修及改善工程以應付訪客和運作需要,工程約於2018年年底完成。
」

10月7日晚上,有報章記者致電康文署新聞主任,查詢星光大道封閉的具體安排,對方以未能聯絡有關同事為由,未有答覆記者提問。結果星光大道在個多小時後的午夜時分,已被不知從何而來的工程人員,率先用紅白水馬和白板圍封起來。圍板上則寫上康文署的告示,指在工程期間,原置於星光大道上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女神銅像、「世紀之星李小龍」銅像、「香港的女兒梅艷芳」銅像及麥兜銅像等,將暫時遷移至鄰近的尖沙咀東海濱平台花園。

10月8日早上,當我們到達星光大道時,發現仍有不少中外遊客前來,對星光大道突然封閉感到愕然。在藝術館門外,則停泊了兩輛寫有「德昌工程」字樣的私家車,佔用了梳士巴利花園的主要通道。當筆者上前質疑此屬違例泊車,並致電尖沙嘴警署要求受理之際,工程人員指已經建築署申請,但卻未能出示泊車許可證;他們又一度詢問藝術館的職員能否泊進其範圍,但遭對方拒絕。

螢幕快照 2015-10-09 上午11.22.26

由於從西起梳士巴利花園,東至尖東海濱公園,一段長達800米的主要海濱通道突遭圍封,所有遊客和行人,只能繞道洲際酒店及重建中的新世界中心外圍,期間需經過多個地盤入口,迎面均為大型泥頭車出入。展望未來三年,要從文化中心步行往尖東海濱,皆難免困難重重,險象環生。

螢幕快照 2015-10-09 上午11.22.38

根據康文署的通告,原置於星光大道上的銅像和手印等,將暫時遷移至鄰近的尖沙咀東海濱平台花園,由十一月十五日起供公眾參觀,該處亦暫名為「星光花園」。從尖東海濱經過行人天橋,便能到達這個位於西鐵尖東站上的平台花園。它原是一個位於地面的公園,在西鐵興建後地面已變成尖東巴士總站,而平台花園則成了替補的休憩空間。這個欠缺樹木、座椅、位置偏辟的花園,今天即使在午飯時間,亦只有四、五名市民在閒坐。倒未知未來銅像和手印移至此處,又能否將平台花園起死回生?

IMG_20151008_133100

順帶一提,9月中
康文署新聞稿曾指出:「待工程完成後,銅像和所有明星手印將重置於尖沙咀海濱。」為什麼新聞稿指待工程完成後,銅像和所有明星手印將重置於「尖沙咀海濱」,而不是「星光大道」呢?究竟「星光花園」乃如官方所言只屬暫時,亦或明修棧道之餘,最終卻暗渡陳倉,趁三年後市民記憶變得模糊,便改口將它轉作永久設施呢?碰巧在早前提交城規會的文件中,亦隻字不提銅像手印的具體擺放位置呢?十一年前打造的「世界級旅遊景點」,未來又會以怎樣的方式處置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