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老人政治、青春崇拜或時間之扭曲

老人政治、青春崇拜或時間之扭曲
廣告

廣告

黃之鋒批評香港政壇老人政治嚴重。這話沒錯,站頭排的政黨中人,來來去去都是同一堆面孔,這使得政治不能得到更新,時間的指針彷彿停頓了。因而老人政治的最大罪惡,是阻止社會進步,是對時間的扭曲。

但是除此之外,也有另一種扭曲的方式,它並非死抱位置不放那種,而是恰恰相反,它表現為對青春的無限崇拜,無條件擁戴「純潔」的青年學生,可說是另類的老人政治。

這類人通常是中老年人,都很關心政治,但是卻覺得自己一代已經老了、out了、不中用了,因而在某些情况下,哪怕新一代作了拙劣的表現(甚或犯了錯),他們也彷彿失去了判斷力似的,只會說:「未來靠晒年輕人。」

我當然不是主張成人應該恃老賣老說三道四,但相對於文首第一種老人政治,這難道不是埋藏了逆反式的不對等,夾雜着消費社會中追逐新潮的特權?新、年輕就是好。

這也是世代政治。青春崇拜中,上一代其實夾雜了追悔之情:看見新一代近年的激烈運動中,甘願付出巨大代價和犧牲,由此對比年輕時的自己,發覺並無同樣的勇氣(甚至不曾抗議),於是產生虧欠感,繼而對青年作無條件維護,這種心態因而構成了思想的盲點。

這同樣是對時間的扭曲。如果說老人政治意味着,全社會活在上一代人的永恆過去,那末,青春崇拜則是倒過來,永遠活在新一代的永恆當下。然而,不管是只強調過去抑或當下,時間都被斷碎了。

網絡正是這種即時性政治的最佳代表。在網絡世界,一切都被加速了,話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費、更替、重複:過度的資訊、刺激和衝動,近似的政治注意力不斷的自我加強、匯集和循環。然而,這帶來團結的同時,也帶來分割:那些沒有活在這個新媒體高速宇宙的諸多群眾、地方社群或普通人,注定被甩在後頭,不能share同一個宇宙中催生的激烈政治意念和熱情。

如果說老人太慢,那新人也是太快,無論如何,在老人政治和青春崇拜的兩種捨我其誰中,社會仍是沒有建構出更共同的時間原則,縫合不了斷碎的時間。

文章刊於今天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