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雨傘運動感香港禮崩樂壞 傘兵教師戰觀塘月華

雨傘運動感香港禮崩樂壞  傘兵教師戰觀塘月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被視為深紅區域的九龍東,地區政治長期為建制派壟斷,泛民政黨亦不願多派人在此區出選,改變重任落在多名傘兵身上。與出選平田及藍田的吳志輝游美寶一樣,出戰月華選區的陳錦威(威SIR),也是在雨傘運動期間,從街工在佔領區設立的街站認識社運,進而再多走一步的「傘兵」。

陳錦威(威SIR)手執教鞭十七年,他笑言幼時天真,認為做生意賺大錢就幫到人,於是做生意,又認為教書可以扶助小孩成長,於是教書。他初中開始學寫電腦程式,寫出一盤生意,業餘兼任電腦教師,後因美國911恐襲及金融風暴導致生意失敗,就全職教書直至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顛覆了威SIR過往對警察的迷思,在「旺角黑夜」,威SIR看到新聞,連續幾晚到旺角支援,親眼目睹警察「走犯」,以往對警察和秩序的迷信通通打破。威SIR有朋友被六、七個警察打,反過來他朋友被告襲警,罪名成立。

為了參與社會抗爭,半年前威SIR轉任半職教師。對於一個中產家庭而言,轉職無疑是一場冒險,生活不再安穩,家人亦不同意,何況兒子僅有六歲。對威SIR來說,這其實是轉換跑道去「教書」。「教師呢份職業係要攞個心出嚟,點解以前做生意都兼任教師,就係相信教書可以幫到人。」威SIR的媽媽也是教師,教過幼稚園,所以他相信身教才是最重要,因此決定參與區議會選舉。「依家社會風氣敗壞,講大話、賊喊捉賊,例如警察打人,掉轉頭話示威者襲警,整個社會風氣就係一個指鹿為馬既社會。」他希望以身推動社會改變

太太、父母及其他家人一致反對威SIR參選,他在社區擺街站,亦感到無人理會,威SIR曾經一度「縮沙」,然而鉛水事件、港大副校長任命事件以至傘後的政治清算,令他重新思索,「喺香港坐埋同一條鉛,穿咗窿,個個驚走去修補會出意外,怕共產黨搞、怕秋後算帳、怕失去工作,個個都驚,但始終要有人做。」

威SIR認為,區議會選舉是一個機會,在這般時間,一般巿民也會關注多點社區事務。威SIR說不怕輸掉選舉,只寄望把理念宣揚開去,盡一己之力扭轉社會風氣,在威SIR眼中,參選就如教書,一班有幾十個學生,一個選區也就是數以千計巿民。他認為月華雖然是中產選區,然而金錢背後也有貧窮故事,也有劏房和天台屋,他自己也十分懷念昔日在藍田邨長大的鄰里關係,那份人情味,守望相助。

威SIR對兒子的寄望,也就反映他的信念。他不奢望兒子未來很成功、很富裕,但希望他是一個好人,行得正、企得正。「群體社會講求私利,不擇手段是最可悲的」。道德這個詞語或者很虛,暴政下的社會風氣更難逆轉,卻是威SIR不惜轉職也要堅持下去的信念。

觀塘區議會月華選區現任區議員徐海山已報名參選,徐海山上屆以2,132票擊敗1,035票的林志釉。現任40歲的徐海山是新移民,中學時期在福建中學就讀,考進中文大學後,曾與現任西貢區議員何民傑組莊競逐中大學生會,便是在中大著名的「綠野仙蹤對中大友莊」事件,徐海山當年的內閣被視為親中,最終在選舉中落敗。徐海山2003年首次參選,並在2007年成功當選月華選區民選區議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