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今夜星光還會璀璨嗎

今夜星光還會璀璨嗎
廣告

廣告

星光大道,曾經是香港的一大地標,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遊客來港遊覽。星光大道的手印、沿途維港兩岸的風景,以及背後所代表的輝煌一時的歷史,世界各地的遊客慕名而來,欣賞維港的風景,看着地上的明星和名人的手印,感受着曾經輝煌鼎盛的電影氣息。可是,時間過去,星光大道對世界各地的旅客吸引力漸減。另一方面,中國遊客漸多,以致星光大道過於擠擁,烏煙瘴氣,更加令國際遊客卻步。政府為了「吸引更多遊客」到訪,決定翻新星光大道。只是這項工程沒有進行招標,便交予新世界發展。一項動輒三年的工程,竟然不公開招標,以「夥伴合作」的形式欽點私人發展商。

香港貴為法治之都,每事都講求符合法律,「按本子辦事」。當事項牽涉到大量的金錢交易時,更需要嚴格跟從機制,按照法律進行,以避免出現私相授受的情況。在平常的政府大型工程項目,政府必定予以公開招標,以尋找最低價格的公司承辦項目,從而一方面爭取最高效益,一方面避免出現利益輸送和枱底交易的嫌疑。此項措施行之有效,亦為香港的公營機構建立了一套良好的守則,讓整個社會能夠有序運作,防止貪污舞弊的出現。今次,政府竟然無視招標程序,以新世界為星光大道的發展商和管理者為由,很「自然」地把今次的翻新項目交予新世界,以「夥伴合作」的模式,「合作發展」,實現「雙贏」。政府作為最大的公營機關,更是最大的監察者,竟然打破自己所訂立的規條,利益輸送,徹底的把官商勾結放到枱上。

政府在解釋此舉時,直指「夥伴合作」關係能夠互惠互利,達致共贏的目標。政府指新世界在發展星光大道的同時,可以順帶發展附近地區的新世界商場,透過規劃,引導更多的遊客由星光大道往旗下的商場,從而催谷人流,讓尖沙咀和紅磡的旗下商場能夠「丁財兩旺」,「一舉兩得」。說得冠冕堂皇,「夥伴合作」關係夠強化公私營合作,推展社會發展。事實上,香港社會不見得能夠在今次的「夥伴合作」關係中得到甚麼的好處。首先,工程沒有經過公平公開的招標,根本不能夠讓所有的發展商都有平等的機會參與其中,無法得知是否由最合適的承建商負責經營和發展,社會資源不知是否由最適合的人所支配。第二,縱使今次的翻新費用全是由新世界支付,並不牽涉公帑的使用。但是,利益輸送不單是指公帑的輸送,還需要看當中延後利益的輸送。延後利益,在商界中是一個吸引參與發展項目的動力。今次項目的延後利益,可謂不只千萬。發展商可以藉着星光大道的翻新,配合附近旗下的商場,打造成一個新的「星光大道商場區」,讓遊客能夠很「容易」由星光大道轉往商場。這樣下來,星光大道便為新世界的商場注入不可想像的人流,所帶來的額外收入遠超工程支出,當中的延後利益,根本不可想像。

香港講求的是公平、公開和平等,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平等的機會和公平的待遇。從大型招標到小型的貿易,我們都期望過程是公平公開公正。自廉政公署成立以來,市民對貪腐舞弊的恐懼降低許多,深信廉署能夠為香港把好廉潔的大關,守住核心價值。「官商勾結」似乎距離很遠了。可是,自回歸後,「官商勾結」突然重臨香港。董建華以商家身份上任、短樁事件、領匯上市、數碼港事件和新鴻基貪污,通通都震憾香港人的心,直指政府向大財團輸送利益,私相授受。在事情曝光後,政府竟然三緘其口,毫無澄清或解釋,只是置身事外,意圖撇清關係。

最近的星光大道事件,當中的枱底交易更加的顯示出今屆的政府是全依靠利益輸送去籠絡商賈,爭取支持其施政。早在梁振英競選時,新世界集團的管理層經已力挺其參選,而其他大財團則為其對手唐英年站台。在梁振英成功當選後,政府便慢慢的向其競選團發放「酬金」,由東北發展開始,向新世界輸送大量的利益,鞏固其支持的力度。至於不支持的集團,梁振英便在商業上處處打壓,欲以權勢去收編財閥。王維基不欲與現屆政府同流合污,便遭梁振英打壓,以行政手段否決王維基的免費電視牌照的申請。梁營獲得大量的利益輸送,親共但不親梁的獲得梁振英的「青睞」,反梁或反共的則是受到連番的封殺。地產商及大財閥眼見梁振英公然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惟有紛紛歸邊,期望能夠得到青睞,在政府手上得到些許的甜頭。「官商勾結」,就是這樣鍊成了。

星光大道本來是香港的星星,在黑夜中照耀着香港;廉潔和公平,本來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在香港人的內心中閃閃發光。可是,自回歸以來,香港的「官商勾結」情況愈來愈嚴重。從小至地區性的小型項目,到大至數以億計的大型建設或發展計劃,都被蒙上了「官商勾結」的陰影。眾所周知,中共政權慣於透過給予大量金錢利益,收買大財團,換取他們盲目的支持和絕對的服從。然而,中共竟然高調地透過特首輸送利益予本地大財團,以換取對港共政權的支持,把香港所奉行的一切全部推倒,意圖用這種方式把香港牢牢的控制,維護所謂的「國家安全」,實質中共的目標只是要同化香港,把香港一切有可能發展成為「反對勢力」的集團絕對的壓制,甚至予以剷除,意圖收編一切有影響力的組織。梁振英的所作所為,一部份是向中共獻媚,替中共箝制香港的命脈,把香港管治成一個順從的城市;一部份是為了個人的利益,為未來連任鋪路,意圖在香港繼續胡作為非。未來兩年在梁振英的管治下,中共只會加強對香港的管制,無論在經濟、教育或是民生上,都會軟硬兼施,高壓控制,務求「維穩」。

香港,這一顆因為廉潔和公平而璀璨國際,成為東方的一顆明珠。現在,卻疲中共玷污,蒙上了塵埃,不能夠再發光發亮。香港,今夜星光還會再璀璨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