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送你一杯長島冰茶

廣告
送你一杯長島冰茶

廣告

文:張莉莉

長島冰茶,以冰茶取名,實以四種基酒,即伏特加、琴酒、蘭姆酒、龍舌蘭酒,再加可樂和檸檬調製而成的一杯雞尾酒。長島冰茶是烈酒的一種,每種基酒濃度是百分之四十,縱然沒有紅茶的材料,也有紅茶的色澤和味道。據說,長島冰茶起源於20年代美國禁酒令期間,一次警察破門而入打擊私酒販賣,酒保為求自保,於是把所有基酒一併調製,並加上一片檸檬,聲稱是冰茶,倖然逃過一劫。

置身諾士佛臺的樓上酒吧,淺嘗一口長島冰茶,嗯,果然易入口。四周播放柔和的音樂,桌上有一點燭光,人又少,洋溢一片和諧的氣氛,多麼的靜謐,一個寧靜的晚上。樓下的人在叫囂,在吵鬧,擠在狹窄的通道,為著Happy Hour而歡呼,渴望一醉方休,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將會有更多未知的困難,天一亮,又要糾纏掙扎在無止境的人事紛爭裡,案頭上的工作再多還得去做,不如就這樣安睡在燈紅酒錄的世界裡,借一瞬間逃脫釋放。

那麼,《可惜我是水瓶座》的主人翁,在喝長島冰茶時,心情是忐忑不安嗎?還是沉溺逃脫之中,繼而浮游在忘我的世界,擺脫所有傷春悲秋的憾事?在雞尾酒當中,長島冰茶的酒語是讓我喝醉,別讓我心碎。對於不勝酒量的人,也許喝一杯長島,也足夠酒醉有餘。可惜,偏偏要賣醉的人,拿來長島冰茶,酩酊大醉,只是為了換來半晚安睡。忘情狂飲之後,原來只能換來短暫的安睡時刻,一眨眼又要清醒起來了,天亮之後,世界還是沒有變樣,傷心人還得繼續傷心下去,可憐人自有可憐處。水瓶座裡面寫,十年後抑現在失去愛人,到頭來結局同樣唏噓,無論是幾時分開,其實大家還是有緣無份,無法開花結果,一早就緣盡於此。醉了,彷彿比現實要來得清醒,原來戀愛並不是人們常說的所謂時間問題,是時候釋懷了,都過去了,不應再會,不應回去。

同樣由楊千嬅主唱,同樣以酒入詞,是電影《千杯不醉》主題曲《我的醉愛》。水瓶座寫,「要是回去/沒有止痛藥水」,所以便要用長島冰茶來止痛,借酒麻醉在感情上的創傷,即使痛楚依然,傷口依然。同是藥水,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的醉愛》裡所寫的藥水倒是感情的催化劑,酒飲下去,是單戀的藥水,是相戀的藥水,暗戀別人的心亂如麻之情,倒是昭然若揭。縱然主角平日千杯不醉,望進愛人雙瞳倒是心醉神迷,無法自拔,連腳步也變得輕浮,站不穩了。

周國賢《半醉人間》亦以長島冰茶入詞,整首歌描寫酒吧裡的眾生相,以小見大,與同名電影故事互相呼應,人們愛酒,但結局帶出純淨的清水卻比酒更耐喝。酒醉的世界雖好,但清醒的世界也未必壞。長島冰茶有紅茶的味道,酒味淡,本來容易人口,詞人倒是語帶雙關,說「長島內苦澀太多」,比喻迂迴曲折的感情路,你我以為深愛過,但距離還是太遠,大概是淺酌兩口長島冰茶,那微微的苦澀已觸動了味蕾,痛得欲人肝腸寸斷。酒醉之後,世界呈現一種朦朧美,人人都風光,迷離聲色,酒後的宿醉可能更醉人。

《半醉人間》裡提到的另一杯雞尾酒,血腥瑪莉,以蕃茄、辣椒水、伏特加調製而成,氣味絕不芬芳,聽說沒有調酒師能為同一個客人調過兩次血紅瑪莉,亦是大有典故的雞尾酒。相傳血腥瑪莉是指李·克斯特伯爵夫人,是中世紀波蘭國王斯達芬·巴托瑞的表妹。故事是說一個英俊的男子來到她的家借杯水喝,怎料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對他一見鐘情,自他走了之後,她終日茶飯不思,面色日漸蒼白。女管家於是不停找尋年輕貌美的女孩,將她們殺死,李·克斯特伯爵夫人飲用其血液,並用血來洗澡,使其美貌一直維持下去,希望有一天能再見愛人,縱然她最終在浴室裡被燒死,等不了所愛的人。念念不忘到了極致,既執且迷,成了一種病態,無可救藥。抑或,本能逃出萬尺深淵,卻選擇了依戀到底,緊抓不放。

記得《小王子》裡的酒徒,終日賣醉,桌上除了一堆酒瓶和空瓶,就再沒有其他。之所以喝醉,是為了忘記喝醉的可恥,將一切記憶置諸腦後,自身不斷循環在輪迴之中,是一池無底的深潭,不想自救,亦無需自救。

喝酒,淺酌便算適可而止,酒醒微冷,不必太多,一杯長島冰茶剛剛好。

送你一杯長島冰茶。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