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傘兵東涌戰鄧家彪 「唔想選舉淪陷。」

傘兵東涌戰鄧家彪 「唔想選舉淪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梁漢威(Jimmy),出身建制家庭,928當日戴著防毒面具上街,傘後從事傘兵參選的協調工作,,到最後一刻決定參選離島區議會逸東邨北選區,阻止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鄧家彪自動當選。「去到14號,離島得番兩個位(自動當選),不如(自己)頂上。做傘兵協調,就係唔想選舉淪陷。」

一早思考、臨尾才終於頂上,家庭的因素很大,Jimmy出身於建制派家庭,家人一直反對他參選,去年雨傘運動亦早有分歧,「928嗰日,我同屋企人一路食飯一路睇新聞,巿民食催淚彈,見到家人食花生咁,我當堂反晒碗入咗房,掙扎咗好耐出唔出去,咁啱喺我隔離掛咗個war game防毒面具,個面具好似同緊我講『你用我啦試下我得唔得啦』,卒之就帶咗個防毒面具出中環。」

這個防毒面具發揮了無與倫比的作用,驅使Jimmy走到更前、更遠。當時金鐘地鐵站已經封鎖,Jimmy由中環走過金鐘,身處人潮當中,有女學生對他說:「你S級裝備唔係企咁後呀?」他就回答說自己都想去前線,但是人流太擠擁。那個女學生就大聲叫道:「大家讓開呀!有前線呀!」瞬間摩西分紅海,Jimmy唯有在兩旁人潮中,一直向前走。

整場雨傘運動,Jimmy總是身處前線,都因這個防毒面具而起,「我係被逼上梁山。」有一次,Jimmy累了,就在夏愨道坐下來休息,身旁有人正在搬運食水,一次又一次,於是成了其中一個物資站的成員。逼上梁山或許就源於一個義字,運動有用得著他的地方,他就身先事卒。

單挑鄧家彪,他坦言最初有想過放下3000元按金,不讓他自動當選就算。後來再仔細想,他做傘兵協調就是不想選舉淪陷,即使勝算很低,仍可以透過區議會選舉宣揚理念,希望對自己有所交待。區議會牽涉的撥款,可以多建幾層樓,也可以讓老人家溫飽,他開始認真思考選戰怎樣打,譬如他希望印一款空白的單張,邀請巿民填寫願景,本來區議員是不用存在的,巿民應該更主動參與社區發展。

Jimmy在參選欄填上演藝工作者這個身份,希望透過個人專長,也為社區帶來一點創意,他以往曾經教戲、撰稿、構思微電影,也做過不少散工,例如倉務、跟車,生活僅夠糊口。雨傘運動期間,他亦辭職投身運動,,到及後協助傘兵協調,各種瑣碎的開支花掉他的積蓄。「窮唔係好大鑊既事,窮係人為災難同政策傾斜引起,我哋做咁多嘢亦係防止緊斜傾,自己覺得有意義,唔一定搵到大錢先似人,點解要搵大錢呢我又唔係好明喎。」

Jimmy曾多次感到失望、嘗試放棄,「我唔明其他黃絲帶去晒邊,一個咁窮咁辛苦既人都堅持緊,明明高峰期係廿萬人佔領,但我所知唔少人係掛咗黃絲帶,但之後吃喝玩樂甚至選民都唔登記,咁佔領係為咗趁熱鬧?雨傘熱潮?如果連出嚟既理念原則都搞唔清楚,又可以點改變到香港未來呢?」

Jimmy誠意呼籲大家出來投票,他認為選票可以比佔領發揮更大影響力,「民主並非最完美,但是這一票可以改變未來,亦符合民主。每一步行緊,我都用我自己血汗希望換來下一代幸福,睇行到幾遠。」

2011年區議會選舉,工聯會鄧家彪以2,691票,擊敗民主黨的郭平連任離島區議會逸東邨北議席。鄧家彪是在2007年首次參選並勝出,2012年起出任立法會(勞工界)功能組別議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