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整筆撥款的錯(1)︰欠缺規劃的社福業界

廣告
整筆撥款的錯(1)︰欠缺規劃的社福業界

廣告

原圖:蘋果日報

近期,社工薪酬待遇再次引起爭議,不少非政府機構(NGO)的社工表示薪酬沒有與公務員薪酬架構掛勾,更說是大幅落後;而近年,亦有不少社工畢業生表示難以尋找工作,找到對應學位的社工職級更是困難。

到底,現在的薪酬待遇、支薪情況是否合理?政府有否提供足夠資源,以提供足夠合理工資的職位,給予入職的社會工作者?社福業界的規劃問題有多嚴重?我們必須正視!

薪酬被脫勾 同工不同酬

香港現今的社會服務大部份由政府資助的NGO提供,社工亦大多於NGO工作,如社工註冊局2015年10月數字指出,11996位社工於非政府機構工作,比2091位於政府機構工作的,多近6倍(註1)。社福機構多年來為社會大眾提供服務,其重要的角色及位置無容置疑,理論上,無論於政府工作或政府資助的社福機構工作,理應有同樣的薪級架構作掛勾,可惜,尤其自2001年整筆撥款推出後,NGO的社工薪酬與政府架構的相距甚遠。

事實上,社署有提供「非政府機構一般職位之薪級表」,作為支薪的參考,以2015年4月的薪級表為例(註2),一名助理社會工作主任(Assistant Social Work Officer , ASWO)的起薪點為Point16,即$28,140;社會工作助理(Social Work Assistant, SWA),的起薪點為Point9,即$19,169;而福利工作員(Welfare Worker, WW)的起薪點則為Point7,即$16,890,而薪級點一般會按年「跳point」向上調整。若讀者是現職NGO社工,大概難以獲得相應薪酬,大概知道情況有多不公平。

而這個情況有多普遍?筆者沒有最新全港NGO社工的薪酬,公開資料中,有社總於2014年發布的《非政府社福機構薪酬及福利機制研究報告》(註3),他們於2013年訪問1153名員工,發現學位或以上社工的起薪點中位數只有$16,825(當年薪級表中ASWO的起薪點為$25,685、SWA為$17,485)、福利工作員則為$10,7905(當年薪級表中WW的起薪點為$15,410)(註4),與薪級表架構相差甚遠,甚至每月相差幾千元,出現嚴重的不合理待遇,而且情況普遍。

欠缺人手規劃 相應職位不足

從另一角度,社署於2015年7月,公布《社會工作人力需求系統2014報告書》(下稱《報告》(註5),當中指出大部份畢業生未能尋找到相應職位。報告中評估了每年業界的新增供應(大概為當年畢業生人數,扣除不入職人數)及需求(大概為機構當年需要新增的人力需求及提供的職位)。

過往十多年中,學位職位在大部份時間都是需求多於供應,即機構提供的學位職位少,學位畢業生多,如2013/14年度,學位職位新增需求只有498個,但可供應人手則有782個,相差282個(圖1),後果便是學位的畢業生無法找到學位職位。

反觀,文憑職位的供應在過去十多年,都有職位提供多於畢業生需求的情況,例如在2013/14年度,文憑職位需求是662個,供應為446個,相差216個,即機構提供的文憑職位較多(圖2)。而整體而言,所有社工職位的供求則相對接近(圖3)。

螢幕快照 2015-10-26 下午3.25.54
圖1︰學位職位的需求與供應

螢幕快照 2015-10-26 下午3.25.49
圖2︰文憑職位的需求與供應

螢幕快照 2015-10-26 下午3.25.43
圖3︰所有社工職位的需求與供應

這種相應職位供求不相稱的情況,從另一組數字能顯示當中問題,《報告》中統計了學位畢業生能否於首年獲得學位職位,其比例由2008年的54.8%大幅跌至2013年的20.9%!(圖4)即只有五份一學位畢業生能於首年獲得學位職位!而文憑/副學士畢業生首次獲得文憑職位的比率於2013年亦只有34.7%!(圖5)即大部份文憑/副學士畢業生無法獲得相應的職位,而情況亦相當普遍及嚴重!

螢幕快照 2015-10-26 下午3.25.36
圖4︰學位畢業生首次獲得學位職位的比例

螢幕快照 2015-10-26 下午3.25.30
圖5︰文憑/副學士畢業生首次獲得文憑/副學士職位的比例

這說明甚麼呢?這種不對稱的供求情況,主要受兩個因素影響,一是機構提供的職位數目,二是學院提供的畢業生數目,是機構沒有提供足夠的相應職位?還是學院提供過多畢業生?理念上,社會上培訓更多社會工作者,或讓更多人接受社工教育本為好事,不能簡單說社工供應過多,然而,若然社福界、社工教育界及社工學生,普遍認為學生在學習、受訓及實習多年後,應能尋找到相應的職位的話,則就學位提供的配額上應先作好規劃!

而筆者更關心的是,機構有否提供足夠的資源,提供相應的學位或文憑職位,還是在整筆撥款機制下,機構因財政考慮,在沒有人手規劃、在服務價低者得競爭的情況下,將本應由學位職員提供的服務,壓低至文憑職位,再將原本的文憑職位進一步壓低,令畢業生在尋找工作時無奈地做與學位不相稱的職位,變出現更多「Degree做SWA,Asso做WW」,甚或更壞的情況。

社福資助不足 整筆撥款錯配

對此,政府的回應會是,整筆撥款制度讓受資助社福機構的高靈活及自由性,去分配人手職級及調整員工薪酬,然而,以上社工薪酬及學位職位不相稱的問題,正正是這種「自由」、「彈性」帶來的惡果,而問題源頭更是政府對機構的資助不足及整筆撥款制度安排。

雖然政府經常高舉社會福利的開支每年增加,表示已投放百億計資源於社會福制,然而,若我們仔細分析政府的財政撥款,以2014/15年度為例,雖然社福預算開支為563.6億,然而其中逾七成,405.6億,為社會保障的開支,即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等公共援助;而經常運作開支中的「個人薪酬」只有約25億(註6),而近年薪酬開支增幅亦一直低於社會保障及整體社會福利的開支。政府給予資助機構的資源不足,加上在整筆撥款下欠缺人手編制,可說是以上問題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自2000/01年度整筆撥款推出後,業界一直出現同工不同酬、欠缺人手編制、服務惡性競爭、行政工作沉重等問題,情況不但打擊員工士氣,更影響服務質素,變相令服務對象受害。社會工作者,應以服務對象的福祉為優先考慮,不過同工的權益亦應受到關注,畢竟大部份社福同工也是生活在壓力甚大的香港社會中,同樣面對開支大、消費高、工時長等問題;而且兩者並無矛盾,合理的待遇也是同工能投入工作的基礎之一,爭取合理的撥款、有效有制度、公道的對待,最終也希望改善服務,讓服務使用者能得益。

社會福利規劃、增加資助撥款、修改撥款機制、重訂人手編制,乃社福業界的當務之急!敬請社福同工們積極關注!

(關於整筆撥款令機構及同工造成的影響,遠遠未能在本文反映,在此只能拋磚引玉,有望各同工於不同範疇反映各自面對的困難,並同心就推動社會福利的重新規劃及改革。)

作者為前線社工、社工復興運動成員、香港政策透視執委、影子長策會成員

註︰
社會工作者註冊局統計數字(2015年10月)
非政府機構一般職位之薪級表(2015年4月1日)
社總於2014年發布的《非政府社福機構薪酬及福利機制研究報告
非政府機構一般職位之薪級表(2013年4月1日)
社會工作人力需求系統二零一四年報告書
財政預算案 – 預算 (170社會福利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