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麥哲倫

筆名麥哲倫,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時事. 現為香港科幻會執委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網誌

社運

雨傘打開了一年,你準備好勇智抗争未?

雨傘打開了一年,你準備好勇智抗争未?
廣告

廣告

攝:Gundam Lam

假如?

自2014年9月28日,香港人打開雨傘防摧淚彈到現在己一年,79日的佔領抗争己經完結,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在2015年6月18日在立會的鬧劇下否決。

假如歷史改寫,我們真的有權以公民提名特首,我們是否準備好,運用這提名權重奪政府?

多謝中共!

也許我們要多謝人大常委,他們用831的三度閘,赤裸地說出中央對落實真普選根本沒有誠意,也對打破香港人對於公民提名等於的有民主的幻想。

公民提名其實不夠用

歷史是沒有假如的,現在我們的區議會和立法會不是公民提名嗎?但是這兩個議會尊重民意嗎?決策是為香港好的嗎?似乎只有公民提名是不夠的,哪麼香港的政制問題出在哪裡?
回到佔領現場我們可以找到答案。

佔領現場是烏托邦
佔領開始十多天後,有人期待和政府談判,有人為長期佔領抗去發展佔領區,我們把佔領區清潔得比港府還好,我們自豪於國際社會的是自律及互愛。我們敢對全球說,香港人值得有一個民主的政制及尊重民意的政府!
但是烏托邦不是民主社會的搖籃。

問題是我們不是"建制派"

當時的行動己進入了膠著狀態,大家不離場,滿以為這樣規模的長期佔領可以令政府就範;大家不升級,不想進一步抗争影響民生。
不過,真相是大部份佔領的民眾都是因為保護學生而行出來,他們傾向接受雙學的領導多於佔中三子及政黨,可是在缺乏大型抗争經驗及各種原因下,民眾抗拒在佔領區建立一個有效的決策制度,慢慢變成大家口裏說沒有人代表我,但心中郤期待有英雄出現,提出一個萬全的計劃去突破困局。
大家似乎忘了出來佔領,除了為學生,也是為了香港要一個好制度。

鬼影處處

當時的佔領現場,有一股和烏托邦相反的氣氛,就係人人都是鬼,正所謂衝係鬼,唔衝都係鬼。
有人討厭這種氣氛而退場,不過這種氣氛反而是是發展民主及法治的基礎。
正因為我們不應信任跟別人及執政者,所以我們要用制度把關,以法限制執政者的權力,利用機制和平更換執政者或政策,只用拆大台的方式表達不滿,而未能借機會定立機制。

香港政制的問題,除了中共外,很大部份出在我們身上

在政治及社運上,我們心態上未準備好"善用"制度,這源自於我們對自己的公民權利及法律知識太少,就算有公民提名特首,如果選了出來,我們不參與,不利用自己的權力及機制去監察,都是沒有用的。

今年區議會,你準備好未?
我們這種心態,正影響區議會及立法會上的運作。例如當選的議員不是你所投的,我們當然可以說他/她不代表我,但制度上他/她卻是代表你的。我們有權去他的辦事處表達意見,要求解釋投票理據,參加她/他舉辦的活動宣傳自己的議題,甚至參與區議會的會議。

善用現有制度,勇智抗争
勇武只能勝人,同中共這個不是人的國家機器比武力,比野蠻,大家認香港人有勝算嗎?
所以香港人與其強身健體,勇武抗争,以武制暴,不如認清自己的權利及香港法律,勇智抗争,以知制愚。

我們要對抗大陸化,要的是制度,要的是每個人比中共及建制派更能善用制度的知識及智慧。如果制度是荒謬,我們就要利用那制度向香港人展現它的荒謬!令大部份香港人走出來迫執政者改變。

我們不能依賴議員/領袖代自己爭取,因為議員/領袖們的人數及能力根本有限。唯有我們參與組織,自己或夾實領袖發起行動,一步一步提升行動的規模和激烈程度,由簽名到靜坐,由靜坐到遊行,由遊行到罷工,按大部份公民對行動的心理準備去提升,最終不只是政策改變,而是群眾主體性的發展,由社區到工作場所到底邊個先係話事人,要奪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