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社運

香港.博茨瓦納

香港.博茨瓦納
廣告

廣告

去年,陳健民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根據一項民意調查,連非洲也有七成人認為民主便是追求人權,參與決策和投票權,有七成半的非洲人民支持發展民主。真叫人驚訝,印象中,非洲人民是貧窮和落後的,之所以陳健民會這樣寫:「連非洲也有」。他們對民主的認識和渴求,竟然是這樣普遍的。

最近,戴耀廷在一篇文章中說:「香港社會可大體分為藍、白及黃三營」,「白營是非藍非黃,站在中間。藍、白、黃的比例大概是4.5:1.5:4」。就是說,在香港渴求民主的人只佔4成,比非洲人民差遠了。換句話說,我們撞口撞面的,包括父母兄弟姊妹親戚朋友同事,他們多會是藍白絲帶的人,多麼令人沮喪,多麼叫人難過。

美國斯坦福大學政治社會學教授Larry Diamond撰述了《民主轉型22講》,書中提到曼德拉90年出獄時,撒哈拉以南的民主國家約佔10%,但不到十年,撒哈拉以南大約48個非洲國家,差不多都舉行過多黨選舉。

政治學家設計了4個簡單選擇題問非洲人民,去測量一個國家的民主要求,對民主的渴望。舉例,第一題是:民主是否總是更好的/有時威權統治更好/你不在乎,第二題是:你是否會說挑選領導的最好方法,是通過選舉決定誰來統治?/選舉可能危險,令國家面臨暴力、危機與衝突。支持民主的,在南非是72%和76%;博茨瓦納在這兩題都超過80%。

經過許多年多次民調的綜合數據,Larry Diamond 有這樣的感受:所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公眾民主訴求架構驚人地廣泛、有活力和韌性、多維度,令許多觀察家驚嘆,因為他們按現代化理論來看,對民主的期望如此高,只會在較發達和富裕的國家,而非撒哈拉以南非洲。但這裏的狀況卻引人注目:國民再窮也會說,我們要民主提供的保護、自由、選擇和問責,我們其實足夠聰明,來認可究竟要不要它。

不久前從報章得悉,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的旅遊冒險專家,費盡心思選出2016年必遊國家,博茨瓦納排首位。博茨瓦納的介紹是這樣的:明年獨立50周年的非洲南部內陸國,只花半世紀由貧窮小國蛻變成非洲首屈一指民主、進步、穩定的國家,難得在追求經濟增長之餘未犧牲天然美態。

究竟誰才是落後呢?香港,車水馬龍,真普選卻遙遙無期。一幕幕荒誕劇接踵上演,由官員、學者、商界精英、教授、醫生以至大學校長擔當演出,誓要將香港的歷史巨輪向後推,推向黑暗,推向恥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