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Pang

想做一個正常的讀者,謹此而已 網誌

環境

寒冬不再寒

寒冬不再寒
廣告

廣告

上星期日是立冬,可惜大概沒有會感到冬季的來臨,街上的行人依舊是短袖衫加短褲,連穿著秋裝的也沒有。天文台錄得近二十九度高温,而市區街道旁大概有三十度或以上。翻查天文台在立冬當天的氣溫紀錄,這比起歷來最高温的2008年還差半度左右,但已足夠成為自天文台有紀錄以來第五熱的立冬。

而且,這並不是間中一日的天晴炎熱,而是由九月持續到十一月都只得寥寥無幾的涼快日子。夏天的感覺一直未能散去,秋天的感覺也遲遲沒有到達。事實上,香港的春秋兩季正逐步縮短,秋高氣爽這說法能適用的日子越來越少。氣候變得極端之餘,縮短的時間也未有平均分配到冬夏二季,而是一面倒的成為夏天,氣候變化的影響已觸及你我的身邊。

將廿四節氣的平均氣温舉列出來,氣候變暖的情況便變得顯而易見。天文台的網頁可以找到自1947年的氣温及雨量紀錄,並計算了三組三十年平均的氣温﹙1961-1990,1971-2000,1981-2010﹚,以首尾兩組比較,廿四節氣中有十四天,當天的平均氣温錄得上升,五天下降,餘下五天則不變。上升得最多的為小寒,足足多了1.1度,而跌幅最大的是小暑,卻只有0.5度。1的確,只看廿四天五十年的氣温紀錄,可能不足以在統計學上構成一個有決定性概率的結論,但也別忘記,這些數字中間只隔了二十年。這個趨勢繼續下去的話,到2100年全球氣温將會上升四度。2

四度的氣温代表的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境象?拿澳洲的大堡礁作例子,於1998年當時出現了大規模的白化現象。科學家們探索白化背後的原因,發現利用人造衛星量度的海水表面温度,能準確預測白化會出現在海洋的哪一部份。原來當時的温度比起以往正常波幅的最高點要高上一度,與珊瑚蟲共生的蟲黃藻因不能適應高温而死亡,而蟲黃藻是珊瑚有顏色的原因,也是其主要的養分供應者。結果就是珊瑚礁的大片白化,伴隨而來的往往是未能復元而逐漸步死亡。

珊瑚礁的消失只是其中一個氣候變化的後果,極端與及反常的天氣如颶風,暴雨,旱災,動植物因來不及適應而絕種,以至水平線的上升所帶來沿岸地區的淹沒,全部都並非我們可以承受的。更重要的是,所有這些問題的持續性很強,現今的科技讓人類可以大量釋放温室氣體,卻沒法把其有效率地由大氣層移除。這一代造成的破壞,其實是由下一代來承受。故此,我們最低限度的責任,是不可讓温室氣體超越不可逆轉的臨界點,而這需要大刀闊斧減排的計劃以及勇氣。如印第安諺語所言,We do not inherit our land from ancestors, we borrow it from our children.

Note:
1. 二十四節氣氣候, 香港天文台
http://www.hko.gov.hk/cis/statistic/24_solar_term_c.htm
2. 世銀警告全球續暖化 2030年前恐增1億窮人, AM730, 10 Nov 2015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88751

對珊瑚礁有興趣的朋友,推薦修讀澳洲昆士蘭大學的網上課程:
https://www.edx.org/course/tropical-coastal-ecosystems-uqx-tropic101x-0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