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一定要「撐自己人」?誰才是「自己人」?由MotoGP決戰談起

一定要「撐自己人」?誰才是「自己人」?由MotoGP決戰談起
廣告

廣告

二零一五年的Moto GP已經在十一月八日落幕,最後一站由起步帶至終點的西班牙車手、Yamaha車隊的羅倫素(Jorge Lorenzo)贏得全年總冠軍。而同屬Yamaha車隊的車神羅斯(Valentino Rossi)雖然由最後一排出發,但也能追至第四位完成賽事。不過,賽前在全年積分榜領先的羅斯卻因此將總冠軍拱手相讓予隊友羅倫素。

羅斯要在最後一行起步,不是因為他在排位賽出錯。而是跟在倒數第二站的馬來西亞站賽事的風波相關。當時羅斯與本田車隊的馬基斯(Marc Marquez)發生碰撞後,後者退出賽事。賽會不認為這是意外,而認定羅斯是故意撞向馬基斯。羅斯有甚麼動機呢?原來他在賽前指控西班牙人馬基斯在之前的澳洲站有協助同胞羅倫素之嫌,間接令他在爭取全年總冠軍的路途上困難重重。最後羅斯被罰三分罰分。連同之前的一分罰分,羅斯就只能在最後一站西班牙華倫西亞站在最後一排起步。

在華倫西亞,當羅斯追上第四位的時候,羅倫素就已經領放。而在羅倫素身後的就是馬基斯和另一位西班牙籍的本田車手柏度沙(Dani Pedrosa)。三人形成一個領先集團。羅斯追至第四位時,已落後領先集團逾十秒,要再提升名次已是無望。他要奪得全年總冠軍,只能期望羅倫素意外退出,或者被馬基斯和柏度沙超過,以第三名完成賽事。但鬥到過終點,一路緊隨羅倫素身後的馬基斯都未有明顯試圖超車的動作,最後羅倫素如願既奪分站冠軍也奪全年總冠軍。馬基斯、柏度沙和羅斯則分別是分站的第二、三、四名。

羅斯在賽後直斥馬基斯有如羅倫素的保鑣一樣。由於羅倫素、馬基斯和柏度沙都是西班牙人,羅斯更指賽果是西班牙人合作的成果(a Spanish stitch-up)。有趣的是,羅倫素除了反指羅斯輸不起外,亦提到:「他們(指馬基斯和柏度沙)知道我在爭冠軍而他們是西班牙人,這對我有利。如果是另一場賽事他們可能會嘗試超車……丹尼(即柏度沙)做得好,因為他其實可以嘗試以瘋狂的方法超車。我們是西班牙人而總冠軍留在西班牙。如果這事在意大利發生,而羅斯身後是兩位意大利人,情況也會一樣。」(http://goo.gl/qMTGDM)

你認為羅倫素的說法合理嗎?簡單來說,他就是說「撐自己人」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撐自己人」更可以是比公平競技更重要的。這種想法令人想起一些大陸球迷要求香港隊在「民族大義」的旗幟下放中國隊一條生路的言論。因為用他們的觀點,香港人其實也是自己人。如果港隊球迷純粹因為「我是香港人」或者是香港人的身分比中國人的身分更重要而不滿這些言論,那麼如果這種港隊球迷如在大陸長大,或許言論就跟他們看不起的人沒有兩樣了。我們不認同這種言論,理據應是因為我們應堅持,在「撐自己人」之上,其實還有更重要的原則和價值。在運動場上「撐自己人」當然合理,但不代表我們認同要用無所不用其極的方法為自己人爭取勝利。

另外,這番風波亦帶出另外一個問題,到底誰是「自己人」?羅斯和羅倫素其實是隊友,而羅倫素跟馬基斯是效力不同車隊的。如果自己人是指同隊而非同一個國籍的人,那麼馬基斯在「撐自己人」的原則下,就算不為自己,也應為了車隊上下的榮譽而全力爭取越過羅倫素。我不是說馬基斯真的「放水」,但羅倫素那番話背後的另一個含義,就是國族的身分比起隊友的身分更重要。這一點相信大家也不會那麼容易認同吧。否則如果下個月的足球世冠盃由巴塞隆拿和河床合演決賽的話,阿根廷籍的巴塞隆拿球員馬斯查蘭奴豈不是應該放軟手腳(他更是出身於河床的球員)?

國際賽的邏輯就是要大家用自己的地域身分/認同去決定自己選擇支持的隊伍。於是香港人撐香港隊,大陸人支持中國隊就很理所當然了。但其實國族、地域、城市認同不是我們集體認同唯一或者最重要的認同歸宿。如果馬基斯和柏度沙真是在保護羅倫素奪得全年總冠軍,那麼他倆的行動就不但有違公平競技的精神,更是背叛了本田車隊上下成員給予他們的支援。

或者在香港出生、香港長大的梁振英會突然表態支持港隊。那九十分鐘我們或許不介意和他有共同的立場,但如果你參加過佔領運動,你會當他真的是自己人嗎?當然不是。那些因為聲援香港佔領運動而失去自由的大陸人,當中或許有中國隊的球迷,難道他們又不是自己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