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我們是否只能飲鉛水

廣告
我們是否只能飲鉛水

廣告

「唔緊要㗎,咪大家一齊飲鉛水囉。」
「我飲得開心又身體健康,你理得我。」

以上對話,是投票日的凌晨,在啟晴邨票站內發生。在梁婉婷(獨立,但獲福建社團聯會推薦,你懂的) 已穩陣勝算的時候,李庭豐(民協)的助選人員,即小弟我,與梁婉婷的助選人員對話。稍後的對話包括「最緊要唔好有街外人人嚟搞事」、「我哋邨啲嘢你出面人理得我鍾意」、「細時飲鏽水,大時飲鉛水,都係健健康康」。心情稍為有點躁,亦免於無謂的鬥嘴,稍後我主動離開結束了對話。

今次選舉自然有人歡喜有人愁。傘兵、年輕候選人大捷,保皇大佬和泛民大佬俱敗,預示整個民主運動的素人政治和改朝換袋,也為689三年政績送出成績表。

只是,或如上面的對話,似乎在中共的陰影下,我們只能繼續飲鉛水?

中共不是萬能,但還是有掣可扲

我們知道,中共不是萬能。你要重點打擊幾個區,就會放生了深水埗和沙田(兩區都近半數)。然而,對於他要重點打擊的區域,卻真是「有掣可扲」:一扲掣,就能勝出。

超級區議員的何俊仁、馮檢基最終以些微之差落敗。一些傳聞將接班選立法會的第二梯隊,如民主黨南區的羅健熙、柴文瀚,選前已有極大壓力。葵青尹兆堅、屯門陳樹英,民協副主席任國棟,都告敗陣。特別是尹兆堅,區內新增1300選民,對手便增長了1200票,令人心寒。

我更關心鉛水邨。

鉛水邨要如何分析,其實很難說。《蘋果》的專頁選了啟晴、葵聯、榮昌、彩福、牛下,指五區四敗。認真一點計算,鉛水邨的結果不甚尋常,也不是「沒有帶挈選情」如此簡單。

佐敦谷和牛下相對較不突兀,畢竟黃偉達2007年也只有1697票,上屆已以142票敗於顏汶羽,形象亦沒有顏汶羽年輕鮮明(顏汶羽近年更成為青年民建聯主席);張姚彬本就依著鄰區的民建聯觀塘支部主席陳國華,陳歷屆自動當選,早就全力支持張姚彬的工作。

但較需注意的,比如榮昌邨、葵聯邨,其實民主派也有增幅,對方增幅卻比己方大。結果吳劍昇也只是險勝,對方甚有「扲掣」之嫌。至於「鉛水第一邨」的啟晴和德朗,雖是新區,結果更是拖至74:26的境地。

當然,啟德兩區和牛下是新區,也就是兵家必爭久地。早前已傳聞啟晴邨李庭豐獲保皇黨「二星待遇」,昨天日間已見常有黑色七人車載不似香港人的陸軍裝助選團到區內為梁婉婷做勢,一隊助選團被認出自秀茂坪調配而來,而且直到晚上仍在拉票。一般我們以為,保皇黨數夠票就會收工。所以選舉晚九點幾,見對方仍在開檔,我還以為形勢尚可,結果原來對方一早數夠票,卻仍要將投票率迫上54%。

考慮到啟德兩區的狀況,而且富昌、葵聯兩區不自然增長,我感到的是,對方追求的,不只要贏,更要贏到開巷、贏到你絕望。讓你沒有意志再參選,亦無法將鉛水事件得到民意授權繼續煲大。

昨晚馬嶽在FACEBOOK問假如啟德沒有發現鉛水,選情會否不一樣?其實鉛水的問題不是市民關不關心鉛水「帶挈選情」的問題,而是如李庭豐在臉書上說,「紅色資本極權哪會讓願意道出真相的人得到權力」。

排擠還是同化,議會還是街頭

帶點情緒,昨天跟那幾個梁婉婷助選團鬥嘴時差點衝口而出一句「你搞掂啲鄉音先再講」,但作為左膠的心底當然對搞族群矛盾有點道德障礙,講不出聲。

早前立場新聞的專題,統計指新移民與投票撐保皇黨沒有明顯關係,不過新家園協會和一眾新香港人的推動下仍是不容小覷。

大家都明白,參加民主選舉卻責怪選民,是政治不正確、不可說出聲。但又大家心裡明白,新移民區、基層區、老人家,卻總避不過蛇齋餅粽的吸引力和資訊不足之下的被愚弄。稍為有點憤怒的是,你千方百計逃離大陸的三聚青氨、頭髮豉油,卻甘之如飴地為了幾包大米去飲鉛水?

同化年幼的新移民容易,學校和網絡會將他們塑造成有公民認同的香港人。成長的,卻很難。而最終繼續成為保皇黨的票倉。要排擠,還是要同化?

但如果議會失效,或明知議會仍是讓中共予取予攜,仍要繼續下去嗎?但資源和社區的網絡、議員僅餘有用的身位,不可棄;街頭運動,亦要面對79日雨傘運動之後的街頭運動失效。

所以路要如何走?還是只能選擇繼續飲鉛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