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因為游蕙禎,我背叛了太太

廣告
因為游蕙禎,我背叛了太太

廣告

攝:Gundam Lam

11月22日,早上,黃埔花園某單位。

「老婆,我哋去投咗票先食早餐。我等咗黃埔變天呢一日好耐。」我興奮說。

「好呀。」老婆微笑,然後冷冷道:「記住,投二號。」

「二號?你記錯了,係三號。」

「唔係,係二號。」她的語調更冷酷。

「二號係梁美芬喎。」

「就係投梁美芬囉。」

「點解呀?我哋唔係一早講好咗投游蕙禎㗎咩?點解仲要我哋呢區對住梁美芬多四年?點解有新面孔都唔投呀?」

我掩飾不了激動。但太太只冷冷道:「Come on,James,依家係選舉,唔係選美。」

「我唔係因為佢個樣而投佢呀,係因為佢係黃絲呀。上年你都同我一齊撐黃絲㗎,點解你仲要投鼠芬?」

「我上年係撐黃絲,但我同樣只係撐黃之鋒,唔撐周庭㗎啦。」說到這,太太也有點激動。

「鼠芬上年講咩你記唔記得呀?佢話要收兵,成立志願軍對付班學生呀?你咁都投佢。」

「你太政治化了。游蕙禎依家唔係都係喺度收緊兵咩?我見到佢對住你笑,你同佢打招呼,又對返佢笑。」

「佢落區拉票唔通當選民仇人咁呀?我對返佢笑係因為我支持佢,我有禮貌咋喎。」

太太怒吼:「咁點解咁多年唔見你對梁美芬打招呼吖?你唔對梁美芬笑吖?你仲話你唔係因為人靚女?」

我忍不住怒吼:「痴線㗎。大佬,咁多年喺個區幾時有見過梁美芬呀?」

太太登時語塞,隔了數秒,開口說:「James,總之我好認真同你講,我同梁太、霍太、陳太佢哋成班黃埔婦女會,已經傾好咗,一定唔會投畀果隻狐狸『禎』,連啲老公都唔可以,我哋仲會發散晒同啲街坊講,寧要鼠王,不要狐禎。如果畀人知道我老公唔聽我支笛,我以後點喺呢區立足?」

我們的對話到此為止。我覺得,彼此也沒有甚麼好說。

去到票站,對住張選票,看見那個鼠樣,我,竟然生起一個萬惡的念頭:我要背叛太太。

這麼多年來,我都是個好好先生,甚麼都依她,也沒有騙過她,但今天,我萌生了騙她的念頭。

當我看到選票上的游蕙禎,一個如此年青貌美、象徵香港未來希望的候選人,我堅定了還在猶豫的想法。

出了票站,太太問我:「投了二號嗎?」

我點頭,說:「我一向都遷就你㗎啦。」

這時,太太雙手纏着我的臂彎,甜甜的說:「老公真係好抵錫。」

因為游蕙禎,我第一次背叛了太太。

翌日,我到茶餐廳吃早餐。其中一枱的男孩子,在熱議「滅鼠失敗」,游輸了三百票,很可惜云云。但另一枱師奶,卻歡懷地吃,聽到人家討論落敗的游蕙禎,竟按捺不住興奮的笑容。

我很氣憤。好,既然老婆這麼喜歡對住鼠芬,我就去買一打蒼鼠回去養,等佢對到夠。

放工後,我去魚街買了一打蒼鼠,和一個特大的蒼鼠籠,用CALL4VAN叫了一架貨VAN托它們回家。

「黃埔東?收多二十元。」貨VAN司機冷冷說。

「吓?點解呀?」我很愕然。

「心照啦,盲佬。選民係應該受罰嘅。」

我的心在淌血。有誰知道,我為了游蕙禎,為了黃埔東,為了全香港,背叛了太太,含淚投票給游蕙禎呢?算吧,這種委屈,我承受得了,我只希望,蕙禎BB不要放棄,你不是輸給梁美芬,你只是輸給討厭政治、自卑自大的港女。我只希望,以後的每場選舉,還可以見到你和你的團隊,千萬不要放棄......

想到這裏,眼眶濕了。淚,不知是為游蕙禎流,為黃埔東流,還是為香港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