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順民者昌 逆民者亡

廣告
順民者昌 逆民者亡

廣告

區議會選舉總算塵埃落定,戰果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包括策略上刻意低調處理選戰的中聯辦統率的土共和建制派,以及不敢高舉雨傘運動旗幟動員群眾的主流民主派,以至空口「革命建國」的偽勇武本土派(如熱血公民之流和弱雞城邦本土派),全部估計落空,或損兵折將,或全軍覆沒,總之政治形勢分析全不及格,完全脫離民情,自取其辱,可說活該。

泛民派錯判形勢

平情而論,土共和建制派對政治形勢的估計,比泛民和偽本土派更符合現實,因為他們心知肚明,如果投票率大增,一定對種票和擁有所謂鐵票的土共和建制派候選人不利,因而刻意低調處理選戰,期望少人投票;689政權更全面配合,有關區議會的宣傳可說是回歸以來最少,居心何在,路人皆見。

反之,泛民錯誤判斷形勢,以為佔領行動失敗,不少市民會對長期佔領不滿,害怕失去選票,所以不敢組成聯合陣線,高舉延續雨傘運動的精神,並且全力支持年輕新世代的「傘兵」參選,全面圍剿土共和建制派;結果老鬼幾乎全軍覆沒,只有在實踐上走本土民生路線的青年泛民才得以保住和成功奪得席位。

至於口頭激進、實質充當土共和建制派B隊的偽勇武本土派熱血公民與只有一名騎呢候選人的城邦本土派,以為以愚民的政治論述包裝便可呃取選民支持,加速泛民滅亡,由他們取而代之,成為英美政治代理人,以及政治環境因土共坐大而更趨惡劣,有助他們誣衊為「港豬」的港人覺醒,有利「革命建國」,他們竟然呼籲選民投票支持土共和建制派當選,除了在屯門成功拖垮「老鴿」何俊仁之外,根本一無是處。

熱血公民6名參選人總得票數只有3006票,而騎呢的中出羊子鼓吹「建國」則只有172票,選舉當日中出羊子還因沒人撐場助選而發脾氣離場,兒戲之程度,根本視選民如阿斗,侮辱民眾的智慧,如果還可以得到選票支持,實在無天理。

可憐一些一生全無成就的「菠蘿雞」政評家為了取悅「國師」,還好意思說人家是要為明年立法會選舉部署做研調,不知所謂的程度,形同白癡。請問只得172票,除了讓中出羊子籌組(一樓)鳳閣外,還可打着「城邦建國」的旗幟參選而奪得立法會議席嗎?

今次的投票率高達47%,投票人數147萬,是區議會選舉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不能不說是雨傘運動的效應,實屬民眾尤其是新世代覺醒有以致之。不見經傳的政治素人、「傘兵」突襲成功,17人參選,8人當選,共得7萬多票,其中又以徐子見、楊雪盈和鄺葆賢以初生之犢的姿態,擊敗民建聯的鍾樹根、新民黨的王政芝和西九新動力的劉偉榮最令人鼓舞,說明染紅的赤區和建制派的重地並非牢不可破。因為人心思變,民眾尤其是教育水平高的中產對土共建制派極度厭惡,力足支持有熱誠、有幹勁、有理想的新世代打敗既得利益者。

主流民主派戰績不比從前,幾個知名度高的大佬級人馬如何俊仁、馮檢基、陳家洛都飲恨。雖然有鎅票因素在內,但選民厭惡墨守成規、不思進取的泛民大佬文化,亦有目共睹,連涂謹申也幾乎陰溝裏翻船,足見老化的民主派尤其是民主黨的元老級人馬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應該退位讓賢,由新一代接棒。事實上,今次「乳鴿」的戰績不差,除了羅健熙、區諾軒、柴文瀚成功衞冕外,還有12名新人勝出。

中西區的許智峯和吳兆康、空降上水石湖墟的林卓廷和觀塘區的莫建成,均擊敗建制派的強敵,證明他們雖背負民主黨的惡名,但選民也願意給予革新的機會,寄予厚望。民協馮檢基與民主黨何俊仁、涂謹申3個超級區議員同屬中聯辦重點打擊的對象,前兩者雖然落敗,但民協仍有16人成功當選,包括4名首次參選的新世代,仍可力保深水埗的江山。如果這些主流民主派痛定思痛,懂得反省,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所有老將均願意放棄競逐連任,支持新人接棒,還有可能帶來一番新氣象,保住泛民的席位,否則前景堪虞。

民建聯表面上是大贏家,連同自動當選取得議席最多,但實際在中聯辦全力種票和鐵票下,幾名主將鍾樹根、葛珮帆和資深區議員黃容根、陳雲生相繼落敗,連王國興若無獨立候選人分薄票源,亦可能岌岌可危,說明人心所向,土共始終難得港人尤其是中產的歡心。除非「新香港人」愈來愈多,即使飲鉛水亦因「蛇齋餅糭」和害怕改變的維穩心態而仍向建制派靠攏,否則要管治香港,休想矣。

建制派有隱憂

溫和本土的新民主同盟大勝,16人參選,取得15席,任啟邦還成為票王,連同「傘兵」取得7萬多票,顯示本土意識抬頭,「港人優先」已成核心價值,是未來本港政治發展的重大影響因素。這些真正立足香港的本土派,與打着勇武本土旗號、實質旨在課金搵食的熱血公民、以「城邦自治」妄圖向中共獻媚靠攏的城邦本土派等偽本土派,是完全兩回事;後者以個人事功為主要目標,妖言惑眾,只有低智、沒水平的流氓無產階級才會盲從。

這些都是被壓在社會底層的社群,境況本來值得同情,但受右傾機會主義迷惑,只是自在(Being-in-itself)而非自為(Being-for-itself)族群,政治上並無進步作用,注定只會遭野心家愚弄,最終在無聲無息中滅亡。中出羊子便是一個典型例子,連「老點」他出來競選的「國師」陳雲在選舉日也不出來站台催票,公然把他出賣,這些政治「盲毛」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總結今次區選,港式民主還是有用和有希望的,而人民的意願和力量絕不可輕侮。順民者昌,逆民者亡。沒有什麼教訓比這個更值得各個政黨政客記取了。

原文刊在信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