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孔令瑜:再向特權和小圈子選舉大聲說「不」!

孔令瑜:再向特權和小圈子選舉大聲說「不」!
廣告

廣告

文:孔令瑜(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2017年特首選舉,負責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將於明年底產生,選委會人數將維持1200人,但小圈子選舉的不民主本質,多年來仍舊不變。在1200人當中,其中宗教界選委就有60席,天主教香港教區、中華回教博愛社、香港基督教協進會、香港道教聯合會、孔教學院及香港佛教聯合會在新一屆選委將各佔10席。過去多年以來,天主教區基於反對小圈子選舉,以及不願介入政治事務為理由,一直只作「被動」配合,藉此突顯選舉制度的荒謬,和藉此機會教育群眾。

事實上,早在草擬基本法的諮詢階段時,教區已經對選委會選民中劃有宗教界表示質疑。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公署於九七年七月發表了教區對參與第一屆立法會的選委會的看法:「按普世天主教近代的教內共職,宗教界應致力推動彼此間及與社會間的和諧共融」文章指出,選委會中的宗教界席位對無宗教信仰者不公平,而只限於六宗教,亦對其他宗教不公道。

選舉權利是每一位市民應該享有的基本公民權利,亦即必須普及、全民和平等,才能確保所有市民的意願都能平等地透過選舉自由表達。因此,我們認為,立法會作為一個反映民意、監察政府的議會,其議席實應全部由直選產生;而行政長官,作為香港特區的首長,更應該是由全民直接選舉產生,可是目前只是由1200人的小圈小選舉產生,絕大部份的香港市民,只是可以從媒體了解行政長官的選舉,既沒有提名權,亦沒有投票和選舉的權利。
  
然而,目前的立法會七十個議席中,只有一半是直選議席,另一半是由功能組別選舉產生。在這個制度之下,大部分市民均被剝削了平等的選舉權利。 即將於2016年及2017年的立法會及行政長官選舉,在人大2014年8月31日設定的框架下,不公平的選舉將持續下去。
 
天主教杯葛選舉委員會
  
根據《立法會條例》,立法會選舉中選舉委員會宗教界界別分組,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在內。一直以來,天主教香港教區清楚指出並不贊同選舉委員會的安排,並希望將來《基本法》予以修改。然而,教區又強調要接受《基本法》,及尊重個別信徒的參選權利。因此,於1998年第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教區決定以「被動配合」的方法產生選舉委員會宗教界別的七名天主教委員:一方面透過總鐸區組別、教友組織組別、教區委員會及機構組別進行報名、篩選及互選,另方面則強調信徒是以個人身分報名並由基層團體審核及篩選,而並非由教區當局挑選或提名,名單上的信徒也不代表教會。
  
結果,天主教界的「選舉」反應非常冷淡,一共只有15人報名,其中教區委員會及機構組別更完全沒有人報名。在這些報名者當中,最後產生了七名天主教委員,以「個人身分」加入當時由八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雖然教區最終在首屆立法會選舉中作出了「被動配合」,然而其不贊同選舉委員會的立場自始至終並無改變。

因此,當時教區助理主教陳日君在99年3月下旬,致函特區政府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表明由於不合乎天主教政教分明的傳統,教區不應該參與選舉安排。一個保持獨立、不與任何政治體系糾纏在一起的教會,才能在社會上有效地發出道德的呼聲。此外,陳主教在其他場合與政府有關官員會談時,亦重申教區不贊同以選舉委員會的方式選出立法議員的制度,因為這是一個不公平、不公開的選舉制度;他提出最好的改善方法,就是由特區政府推動修改《基本法》,把選委會的六個議席,全數交出,由直接選舉產生。陳主教說,若特區政府堅持不肯修改《基本法》,教區將請政府另作安排,直接負擔統籌篩選天主教徒出任選委會成員的責任,教區只負責審核報名者的信徒身分。若提名的人士數目超逾該團體的獲配席位數目,則交由選舉主任以抽籤方式作最後決定。

陳日君主教當時對有關安排表示「滿意」,稱這是「更被動的配合」。

多年以來,天主教教會褒揚民主政制,「民主政制,由於能夠保証人民得以參與政治抉擇過程,及保証被統治的民眾有機會選出向他們負責的統治者,並得在適當時以和平方法更換他們,故此獲得教會高度評價。」(教宗真福若望保祿二世《百年通諭》1991年,46節)

爭取普選的腳步不止息

於九七年回歸不久後,由幾個基督宗教團體發起的「基督徒團體關注選舉聯席」發表聲明譴責政府,將宗教界變成社會上的一個利益界別,讓宗教界擁有「政治特權」,是一錯誤安排。 雖然當時亦有評論指教會亦需要尊重個別信徒參選的權利,讓教會與各界人士進行更多溝通和對話,以利社會進行更進步的改革?然而政府給予選委會的所謂「參選權利」,其實是一特權,是建基在剝削其他市民權利的基礎上,對於不公義的特權,我們應加以勸阻,而無需予以捍衛。屈服於現狀,才會令我們喪失改變現狀的力量。

第二屆特首選舉前,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公署就選舉委員會的安排曾發表通告,「如有信徒自願報名參與,教區當局只需負責核實其信徒身分,並將報名者名單轉交宗教界界別分組的選舉主任。」教會將報名和選舉的責任交回當局處理,不願同流合污,亦符合「低調、被動配合」的原則。而教區秘書長李亮神父於2006年11月接受公教報的訪問亦重申「被動配合」的做法,以表示教區對現時選舉制度的不滿,教區希望香港盡快落實一人一票的普選,但現時的選舉制度未達到這標準。

縱使我們拒絕參與小圈子選舉,並以此行動抗議選舉制度的不公義。但有關的討論和倡議工作並沒有因此而停止。

於2012年7月24日,香港天主教教區向香港市民發出「具誠意的交談、有承擔的行動──有關普選及公民抗命的緊急呼籲」,呼籲香港政府盡快就政改方案作諮詢。「緊急呼籲」指出,香港市民不能實質地參與選舉政府首長及市民的參政代表,肯定地造成對基本公民權利嚴重而時續的不公義和侵犯。同時,民主政制是體現香港社會福祉的必然條件。此外,教區亦表明假如政府不回應公民追求公義的訴求,「公民抗命」則成為公民爭取權利的合理方式。

於2013年年底,正委會和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於2013年舉行了「天主教——普選商討日」,當時約有180位教友參與商討,絕大部份的參加者均為天主教教友,只有少於五人是來自聖公會。

在商討過程中,所有參與者都認同,基於信仰而關心政制發展是理所當然的,因每人都是按照天主的肖像而造的,生而平等,所以選舉制度亦應合乎人人平等的原則。教會的社會訓導、教理及主教的講話都反映了教會應關心社會福祉、教會對民主制度有正面的評價,因人們透過民主的程序去管理大地萬物,是履行上主給人類的使命。教友同時也是公民,認為現時社會上有不少不公義的事情發生,是源於選舉制度的不公平,透過普選可改善社會的不公義、剝削和制度暴力等問題。

至於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及2017年的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參與商討日的教友當然都知道天主教會的「被動配合」,並對此表示認同。參加者指出,目前的1200人所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是個小圈子選舉,其成員是一些傳統的既得利益者,代表性不足,不足以反映民意,而且很容易被操控,無論在法律上和信仰上都難以符合公平的原則。 此外,由於選舉委員會違反平等票值的原則,其界別的劃分和比例亦不公平,即使改革了目前的組成亦難以符合普及而平等的提名權。政治制度應同時保障少數及弱勢者的權益,而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必須兼容不同人的意願,亦需平衡長遠和眼前的利益。因此,即使無法立即取消此選舉制度,亦必須擴大提名委員會的民意基礎和代表性;將整個界別分類,由所有從業員投票並選出提名委員會,同時亦要改革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有與會者提出改革要令中央放心。

「建立法定的政治機構,為全體公民無分彼此地提供日漸改善而又有成效的機會,俾能自由而積極地參與制定國家基本法律、管理國家政務、確立各機關的職能範圍,以及選舉執政人員,均為完全符合人性的事。」(梵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1965年,74、75節)

於2017年的特首選委會選舉前夕,我們有必須重讀這段歷史,讓教友明白教會的鮮明立場,和抗拒小圈子選舉的原則。誠然,教會和教友有責任關心社會、關心政制發展,但無論是選委會或是行政長官的選舉方式,都是違背民主選舉的原則,抗拒參與並非消極的做法,只是更突顯教會對特權說不的勇氣。

「我若輕視他們的權利,天主起來時,我可怎辦呢?他若追問,我可怎回答?在母胎造成我的,不是也造了他們?」(約三十一:13-1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