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延遲的畢業

延遲的畢業
廣告

廣告

如果從此世界多了一分鐘,有填詞人會選擇在世界繼續與愛人揮霍時間,增加身邊人更愛自己的憧憬。過去的我,寧選擇逃避也不願接受有延長的可能,把留班事實的自負之感伸延,仰望前路人皆是惺惺相惜的同屆生,俯瞰後來者更是拚命追上的師弟妹,我卻站在原地,還未找到一個較好的出口。在茫茫大海中,我只能握緊搖搖欲墜的燈塔,唯一的依傍。

秒針分針滴答滴答地走,即將告別廿年學生身份,離開逐年按部就班的植苗溫室,進入一個汰弱留強的數字市場,叫我再次喚起對熟悉環境的響往。關於多了的日子,我曾以為是孤立無援,原來餘光也能帶點温暖。碰上的師弟妹同樣地似同儕般對前路既抖震又擁憧憬,我也不似活於第三世界;留下的餘孽也未見得唯我獨尊的難相處,幸而能令這次加時再賽的我們,心理質素得以調和。

花上廿年時間,若然投於職場上,我大概不失為資深的一員,但如今我卻是初生之犢。的確,我未有揭開下一頁的勇氣,但時間從來也是催人成長的源頭,驅使崇尚回想慣性的我,不能再堅守葉公好龍的想法,唯如何實踐下一步才是唯一不離地的上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