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網誌

社運

去年今日,我還很討厭中出羊子

去年今日,我還很討厭中出羊子
廣告

廣告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很討厭中出羊子(原名鍾銘麟,當時網名之一為「楊芷晴」)。

那陣子我幾乎每日放工後就落旺角佔領區報到,最痛恨他穿個涼鞋去旺角舉牌,「十二點衝十字路口」,有些旺角村民真的去衝了,點起火頭的人卻不知所蹤?心想︰「什麼昭明公主嘛?!就只懂叫人去做爛頭卒,自己卻躲起來指點天下?」然後村民頭破血流。

及至前些日子在面書上看到羊子參與區選的消息,他那誇性別的打扮、出位的言論、出格到不為世人接受的宣傳方式,無不成為眾人指責甚或恥笑的對象。我一開始與眾人一樣抱著「食花生」的心態,心裡卻偷偷地漸對這個人改觀。

第一,他有勇氣出選。無論你是否能接受他的方式,他用他的方式去做了實事,打破了我對他安坐大後方而指點天下的印象。

第二,他提出用性感少女表演去驅趕旺角跳舞大媽。你可以鄙視他手法低俗,但我覺得這是很聰明的做法。利用「消費市場」的自然淘汰代替強行(甚或暴力)驅趕,這是用「最小對抗」去解決問題的辦法。順人性而行相比起逆人性而為實在高明太多,遠勝強行驅趕大媽的治標之法,因為治標之法總會反彈的,只是時間問題。

說回日前羊子因偽冒電郵案涉洗黑錢被補,電腦被警方收去「作調查」,其中不合理之處,首先是區選完結沒幾天便高調拉人,時間巧合為之一怪。其次,不得不提羊子的背景是電腦工程師,甚至有人稱他為電腦奇才。廿四歲之齡的他,已靠電腦知識活躍於社運界多年;電腦水平至此的人,會用詐騙電郵這種下三濫的方式去犯罪的不合理,此為怪之二。

筆者寫字小有一段日子了,左中右的社運圈朋友都各結交了一些。你可以笑我天真,我真心欣賞不同光譜的朋友各自在其崗位的工作,無論背景如何,真心做實事的人都會嬴得筆者的尊重。

我雖不認識中出羊子本人,但你問我這件事值不值得關注、內中有沒有疑點?答案卻都是肯定的。

區選剛落幕,政治打壓立刻上場,筆者認定這是親共陣營的「補飛」之舉。除了這樁之外,還有青年新政面對的抹黑。青年新政自不待我去言說了,反正從來綿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之又少。你當然可以說城邦派樹敵太多,面對大家共同又強大的敵人,還是活該抵死咎由自取。但眼見不公卻噤聲、食花生甚至落井下石,不就是藍絲「先撩者賤」的說法嗎?

筆者還天真,不相信社運界果真如此,私怨行先。

我不敢奢望這篇文能引出多少聲音(noise),又有多少人願意去聲援羊子,但起碼我依著我的良心寫字。

圖源︰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e-paper/20151125/large/14484664...

作者Facebook:遊走在宇宙邊緣

廣告